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42温暖和寒冷一线之隔

    “我这里已经在办手续,正常三天之内就会批下来,我明天找一下关系,应该下午就能批下来了,批下来后我打电话给你,不出问题,我明天就应该能到你那的。”顾凌擎说了下形成。

    白雅笑了,想到他明天就能够来,她还挺兴奋的。

    明明,今天才分开,她却感觉分开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你吃饭没?”白雅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吃了,我刚才也打电话下去了,明天金源市警察局的局长会去门口接你,你全权负责这个案件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具体情况等我明天看到资料再说,我今天看了下,他们房间外面有监控的,如果监控不坏,不仅找出凶手容易,说不定还有意外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凌擎应了一声。“还有一分钟,你开下门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白雅止不住狂乱的心跳,难不成顾凌擎来了。

    她迫不及待的下床,走到门口,朝着猫眼外面看去,没有人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就到了啊?”白雅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猜想你肯定没有吃饭,金源市的狮子头,竹包肉和烤乳鸽挺不错,我给你定了状元楼的,以后别不吃饭。”顾凌擎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定的?这么快。”白雅诧异。

    “之前跟你通完电话后,我就定了,我估计你会先回酒店,另外,狮子头,竹包肉是状元楼的名菜,他们早就准备好了,乳鸽也是半成熟,所以,到你那里很快。”顾凌擎话音刚落,门铃响起。

    顾凌擎笑了。

    白雅从电话里面确切的听到了他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应该来了,你想吃饭,吃完饭后睡不着,欢迎打电话给我。”顾凌擎的声音里透着宠溺。

    白雅的心里也暖暖的。

    他这么为她着想,她又怎么忍心拖着他不睡觉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白雅应了一声,挂上了电话,开门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制服的人站在门口,彬彬有礼的说道。“您好,您的外卖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白雅接过外卖,放到了桌子上,打开。

    顾凌擎给她定了一份竹包肉,一份狮子头,一份烤乳鸽,一份麻婆豆腐,还有一瓶牛奶。 这男人,心细如尘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带着满满的幸福感,吃了很多。

    洗了澡,上了床,没有打电话给顾凌擎,打开了电视,随意的看着。

    手机响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是一个陌生的来电显示,狐疑的接听。

    “你这算什么意思,把我拉黑了?是改变了选择?”苏桀然开门见山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顾凌擎拉黑的。”白雅解释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不是和顾凌擎分开了吗?你那么听他的话,分开了也继续拉黑着?”苏桀然阴阳怪气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神通广大吗?我今天刚到金源市,我朋友的前女友死了,所以,早就忘记你在黑名单里面的事情了。”白雅口气不太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雅,别告诉我,你跟我多要了三个月时间,就是为了治好吕行舟的儿子?”苏桀然狐疑。

    “他答应给我那么多钱,我以后要和我儿子在一起,肯定要多赚钱的。”白雅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别的想法,不然,我都不一定保得住你,小天想你了,要跟他视频吗?”苏桀然后半句,口气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要。”白雅立马从床上坐起。

    “接一下。”苏桀然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立马接了视频,看到了手机里面那一个小小的人儿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好想你,你今天怎么没有来看我?”小天奶声奶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小天,妈妈在金源市出差,三个月后回来,到时候我们可以每天都在一起了。”白雅一直盯着小天,怎么看都不够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看下我今天画的画。”小天把今天画的画放到摄像头前面。

    白雅看到了画上有金色的太阳,绿色的树,红色的苹果,青色的草坪,各种颜色的花,还有多彩的蝴蝶。

    一条马路上,一男一女和一个小孩手牵手走着。

    女的上面写了妈妈,小孩身上写了我,男的上面写了苏爸爸。

    白雅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小孩的思想很简单,他们的情绪也会通过画画表达出来,当画面是彩色的,多姿多彩的,说明他们的情绪很好,画是阴暗的,没有色彩的,也就证明他们的情绪很不好。

    苏桀然对他挺好。

    但她相信,顾凌擎会对小天更好的。

    毕竟小天是她和顾凌擎的孩子。“画的很好。”白雅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,苏爸爸不仅让我画画,还教我武功,以后我不仅能保护自己,我还能够保护你。”小天甜甜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天,你现在在哪里啊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……”小天还没有说话,视频就被挂掉了。

    白雅懊恼,不应该操之过急的。

    苏桀然又进行了视频邀请。

    白雅接听了,看对方是苏桀然,而不是小天,隐藏不住浓浓的失落,“你把小天带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苏桀然嗤笑一声,拿起一只针管,在镜头面前摆了摆,“白雅,你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白雅紧张。

    “简单来说,病毒,被注射的人每天都会生不如死,最后,七窍流血而死,所以,不要再动一点点歪脑筋了,小天承受不住一支的。”苏桀然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苏桀然,你是不是疯了,小天那么喜欢你,你要对他那么残忍。”白雅不淡定道。

    “我那么喜欢你,你不是也对我这么残忍,只要你不懂歪脑筋,我,你,小天,三个人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。”苏桀然扯了扯笑容。

    那笑容,意味深长,好像笃定了什么,看穿了什么,只是不说等着她跳进去。

    白雅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天在他的手里,她举步维艰,如果她手上有苏桀然的把柄呢?会不会胜算就多点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先这样吧,困了,晚安。”白雅不等苏桀然说话,挂上了电话,把手机丢在了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原本很好的心情,因为苏桀然的一个电话,又不好了。

    她估计今晚睡不着了,从包里拿出药,想到顾凌擎的关心,又把药瓶丢回了包里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