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44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祸兮旦福

    顾凌擎有种不好的预感,现在早上的6点还没有到,如果111特别纪检队没有证据,是不会来的。111特别纪检主要负责监察间谍的敌对活动。

    暗影救小天,也太顺利了。

    顺利的,他总觉得有什么问题,果然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进来吧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111特别纪检一共来了八个人,面色凝重,不好看,对着顾凌擎出示证件,“有人举报,说你强行拿走了一份名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名单?”顾凌擎不止。

    特别纪检的人看了一眼侍卫。

    顾凌擎挥了挥手,“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侍卫知道是军事机密,不敢逗留,赶紧离开了,离开的时候,还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纪检的人这才说道:“一份我国安全部在全世界潜伏的人员名单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这个名单有什么用?”顾凌擎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怀疑你也在从事别过间谍工作。”特别纪检人员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是副总统,我是将军,特种军区的首长,这次总统候选人的热门人选,你觉得,我会去做间谍?”顾凌擎直接回击道。

    “首长,得罪了,我们也是例行公事。”纪检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请遍。”顾凌擎说道,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纪检的人在房间里检查。

    特别纪检的头在客厅里陪着顾凌擎,脸色格外凝重,毕竟顾凌擎身份特殊。

    ”头,找到了。”其中一个纪检从小天睡着的房间里走出来,手上拿着花瓶,汇报道:“东西藏在花瓶里。”

    特别纪检的领导把名单拿了出来,看向顾凌擎,“还麻烦首长跟我们走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狐疑的看向特别纪检的领导,拧起眉头,“我都不知道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西,你就那么确定,是你们要找的名单?”

    “这个名单的外面用的是特殊的包纸,纸浆也是特别的,我来之前,就收到了外形图。”特别纪检的领导说道。“是你们的人把东西放在我的花瓶里想要嫁祸给我?”顾凌擎厉声道。

    纪检专员脸色煞白,“我没有,我怎么可能敢,我也拿不到这份名单啊,怎么嫁祸?”

    “请首长跟我们走一趟吧,如果首长不是间谍,肯定会给您一个清白的,但是你现在不跟我们走,就有重大协议。”特别纪检领导说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站了起来,拢了拢衣服,拿出手机,拨打了电话出去,言简意赅的说道:“帮我照顾好在我公寓里的小孩,等我回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白雅和小天视频后,迷迷糊糊中睡着了,一直睡到了早上的十点,被程锦荣的电话吵醒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睡好,头痛欲裂,坐起来,按了按太阳穴,接听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警察局吗,我现在在。”程锦荣好声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想起今天要去警察局的,“不好意思啊,我现在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白雅挂了电话,去洗手间,用冷水想泼了脸,让自己清醒一点,刷牙,洗漱,化了淡妆,把头发盘了起来,准备出门,手机又响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是陌生的来电显示,怀疑是苏桀然的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小天救出来了,她想和苏桀然老死不往来了。

    苏桀然被挂了电话,也火大,嗤笑一声,阴鸷从眼中迸射出来,衍生出一股子的恨意。

    白雅这是过河拆桥对吧,那他也不用手下留情了。

    苏桀然邪魅万分的发了一条消息过去,“你想看着顾凌擎死吗?”

    白雅看到这条短信,心里一紧,赶紧给顾凌擎打电话。

    他的电话是痛的,但是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给苏桀然回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苏桀然把她的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白雅心跳七上八下的,再次给苏桀然打电话过去,苏桀然关机了。

    白雅恍惚的从酒店出去,把苏桀然之前的号码拉回到了白名单里面,她给苏桀然之前的手机打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苏桀然接听了,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现在不淡定顾凌擎说你了?”

    “苏桀然,之前那个短信是你发的吧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想对顾凌擎怎么样?”白雅质问道,隐忍着快要爆发的火气。

    他还真是阴魂不散,令人烦躁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就警告过你,不要动歪脑子,我对你掏心掏肺,等了你三年多,你呢,你怎么对我的?”苏桀然比白雅还要生气。

    “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,你不喜欢我的时候,我不也等了你三年,我有报复你吗?我有伤害你的女人吗?”白雅很不淡定。 “那是你没有能力报复更没有能力伤害,你就是一个懦夫。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想要怎样?你对顾凌擎做了什么!”白雅提高了分贝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顾凌擎小天在我手上的时候,你有没有想过结果?你和顾凌擎设计我的时候,应该已经想到会是这样,我不是你们可以设计和玩弄的,我现在告诉你,顾凌擎已经被111特别纪检带走了,他很快会声名狼藉,运气好,只是被削掉军籍,运气不好,会被鉴定为间谍被枪毙。”苏桀然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危言耸听,顾凌擎怎么可能是间谍!”白雅不相信。

    他是她见过最伟岸,最负责,最有责任感的军人。

    他这么可能是间谍,就算说她自己是间谍,她也不会相信顾凌擎是间谍的。

    “他在我这里偷走了重要的名单,进行间谍活动,不就是间谍吗?他昨天还非要征用一块地皮,那块地皮下面埋的是军用武器,这件事你知道吗?”苏桀然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昨天征用的地皮下面是军用武器?怎么可能!”白雅处在震惊中。

    “那块地就在金源市,你现在在金源市的,可以去那块地附近看看,是不是有一大堆武装部队驻守着清理武器,你去看了,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了。”苏桀然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意识到苏桀然说的是真的,他没有理由撒容易揭穿的谎言,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,往后踉跄了好几步,靠在了墙上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