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45值得,不值得

    怎么会是这样?

    怎么会是这样!

    那块地皮不是藏宝藏的吗?

    什么时候变成了军事武器。

    难道说,宝藏就是军事武器。

    不合理啊,那是古代的地图,古代没有军事武器的。

    难道,这一切都是苏桀然布置的一个局吗?

    到底哪一个环节出错了。

    白雅强打起精神,“我晚点再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她挂上了电话,朝着酒店外面走出去,一边拨打电话给程锦荣。

    “程锦荣,我想问下,你之前说的要买的地皮在哪里?能不能把地址发给我?”白雅紧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难道那块地皮就是破案关键?”程锦荣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那块地皮上找出了很多军事武器,这件事情你知道吗?”白雅问道,走到了路边。

    “你说那块地皮上找出了很多军事武器?怎么可能?你说的军事武器指的是刀剑,还是枪火炸弹。”程锦荣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枪火炸药,具体我也不知道,所以我想过去看看。”白雅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你在哪里?我现在过来接你,带你一起去。”程锦荣说道,朝着自己的车子跑去。

    “我在金源市国际酒店的门口。”

    “我十分钟到。”

    白雅挂了电话,再次打顾凌擎的电话,还是打不通。

    她打宋惜雨的电话,宋惜雨那边接听了。

    “白雅,你跟我们凌擎在一起后,凌擎就没有发生过好事,三年前,他差点死了,现在,他又差点要死了,还是身败名裂死,你把我的凌擎害死,你是不是很开心?”宋惜雨接听电话就劈头盖脸的骂道。

    白雅心里咯噔了一下,看来,苏桀然说的是真的,“现在凌擎那边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都不关你事,告诉你,你能帮忙吗?不能,你只会拖后腿,对了,是不是你故意陷害凌擎的。”宋惜雨更加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顾凌擎是我的丈夫,我怎么可能会害他!”白雅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告诉凌擎,小天是你们的孩子吗?”宋惜雨追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愣了愣,“这个是我说的,小天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着那个畜生呢,凌擎说去苏桀然那里是找自己的孩子,不是去盗取机密名单,但是通过dnA鉴定,那个孩子压根就不是凌擎的,现在他们觉得凌擎再说话,非常可以,还有,是不是你要凌擎征用金源市的那块地皮的?”宋惜雨生气的质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的脑子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小天不是顾凌擎的孩子,这么可能?

    难道说六年前强她的,压根就不是顾凌擎吗?

    她的世界在此时此刻瞬间崩塌了。

    “不敢承认吗?那块地皮里面全是军事武器,凌擎还不肯说征用那块地皮的原因,我问过好多律师,凌擎这次会被认定为间谍的可能性是百分之95,是你害死她的,白雅,你不得好死。”宋惜雨诅咒道。

    白雅垂下了手臂,手机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!

    顾凌擎,顾凌擎……

    她不能让顾凌擎有事。

    白雅立马捡起地上的手机,给苏桀然拨打电话过去,“你究竟想要怎样?”

    苏桀然嗤笑一声,“白雅,你为什么每次都不相信我,非要到处打听后,才相信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天为什么不是顾凌擎的孩子?”白雅震惊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要食言,跟我在一起了,自然会见到你的亲生儿子,小天,不过是我用来试探你的,我用了三年时间把小天整容成为你和顾凌擎的模样,我容易吗?”苏桀然阴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觉得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是她,真的是她,害死了顾凌擎。

    她被骗了,她就像是个愚蠢的白痴一样,就凭着小天的长相,就判断小天是她和顾凌擎的孩子,dnA鉴定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是她,是她,都是她的错!

    “那那块地皮呢,怎么回事?”白雅问这句话后,按了录音键。

    苏桀然那头笑了,“我怎么会知道,顾凌擎是间谍或者还是恐怖组织的头目,收集一些军火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你撒谎,那块地皮是我让顾凌擎买的,难道我也是间谍吗?”白雅激动“小雅,你按了录音键,到这个时候,你还要背叛我吗?你背叛我没有关系,但是顾凌擎就必死无疑。”苏桀然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彻底崩溃了,她的一举一动都在苏桀然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白雅关掉了录音键,“你为什么都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用的手机是我特质的,里面没有芯片,我通过无线连接的,你在军区的时候,军区里面有反监控设备,我只要不用无线跟你的手机连接,就不会被监察到。

    但是,你只要从军区出来,我是二十四小时用无线监听的,你手机的状态,你说的话,你和顾凌擎发的短信,我全部都可以听到。”苏桀然解释了,有些百无聊赖,他对白雅,也绝望了,全是悲凉。

    她的冷漠绝情,让他又燃起了复仇的野心,这样也好,他不再被感情羁绊,才能够随心所欲做自己之前想做的事情,不放过邢霸川,也是对父亲的交代。

    白雅如死寂般沉静,彻底,对命运屈服了,“要怎样,才能放过顾凌擎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顾凌擎离婚,让顾凌擎和周海兰结婚,我就放过顾凌擎。”苏桀然冷冷的说道,“你最好速度要快,一周之内,肯定会定顾凌擎的罪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确定你会救他?”白雅不信任苏桀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雅,你没有选择,你对我不信任,我对你同样不信任,要是我救了他,你还跟他纠缠怎么办?所以,在我救他之前,会给你注射病毒,只有我有解药,你答应就到我家来,不答应随便你,挂了。”苏桀然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其实对注射病毒不病毒无所谓,顾凌擎死了,她也不会活着。

    只是,他是一个耀眼的太阳,能给很多在困难中的人们到来温暖和阳光,那样伟岸的一个人,一身政绩和功勋的人,带着永远的污点死亡,太不值得,太不值得了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