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47晚上见

    她回去之前,重新购买了一个手机,为了安全起见,把手机卡号也换了,再去警察局的路上,复制了所有认识的人的手机号码,包括了苏桀然,发了短信过去。

    苏桀然接到了白雅的短信,立马回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白雅接听了。

    “换了手机换个号码了?想要逃避?”他的口气非常的鄙夷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想要逃避,我就不会发消息给你了,我已经决定好了,答应你的要求,但是我这边还有一点事情处理下,估计后天回来,回来后会去你那。”白雅清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想要挣扎啊,这次不可能挣扎成功的,掌控权在我的手上,我让他死,他只能死。”苏桀然狂傲的说道,说的很笃定。

    “苏桀然,你有时候很自负。”白雅说的是陈述句。

    “不算缺点。”苏桀然凉飕飕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程锦荣是我朋友,他前女友被杀了,我答应帮他找出凶手的,所以,会呆两天。”白雅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心还挺肥的,顾凌擎就要死了,你还有心情救别人,顾凌擎知道不知道是什么心情?可怜的男人碰上了无情的女人,只能可悲了。”苏桀然得意的嘲笑道。

    白雅淡漠的看着前面。

    他要怎么认为那是他的事情,她懒得解释。

    “没事我挂电话了。”白雅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晚上见。”苏桀然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白雅心里一个咯噔,他说晚上是什么意思?!

    程锦荣看白雅握着手机在发呆,抱歉道:“是你丈夫的吗?如果她对你帮我不满意,你不用帮忙的,本来也不是你的事情,害你们吵架很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丈夫,既然答应了,就要做到,我们先去警察局再说吧。”白雅把手机放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还是有些担心的。

    她让顾凌擎帮忙安排进警局负责这起案件,但是现在顾凌擎出事了,这个事情还有没有效呢?

    她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警察局,到了局长办公室,敲了敲门,“您好,我是白雅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专家专家,幸会幸会,我还以为你上午会到,欢迎,欢迎。”局长热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松了一口气,看局长的态度应该是不知道顾凌擎的事情的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顾凌擎是让手下找人来打招呼的。

    顾凌擎出了事,还没有被宣传的沸沸扬扬,就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想看下昨天在家里死亡的女孩的情况。”白雅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陈薇,他们刚好在讨论这个案件,还多多麻烦白专家了。”局长热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分内之事。”白雅寒暄道。

    局长带着白雅去会议室。

    有一瞬,白雅想起顾凌擎的事情,心里闷的好像窒息一般,体内涌动着酸楚,疼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她必须清醒过来,早点处理完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停一下,这个是省局推荐过来的白雅,心理学专家,她负责这个案件,你们有问题和她一起探讨,配合她的工作。”局长配合道。

    白雅颔首,入坐。

    没有人说话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说下短信内容吧,死者手里握着手机,最后是和谁在聊天。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道这个就有些诡异,死者死于17点到18点三十之间,家人喊她吃晚饭发现她死了,在这期间她没有出去,窗户也是在里面反锁的,房间外面是死者父母,死者父母说没有人进去过,这个密室杀人案有点像是自杀。

    死者的体内检验出麦角酸二乙铣胺,迷药的成分,会使人产生幻觉或是昏迷,但是,死者之前的一小时又待在父母身边,没有特别的症状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猜测,迷药是死者误服了,产生了幻觉,自杀了。

    死者在17点的时候给前男友发了一个短信,也很普通的,‘你在哪里?’,她的前男友没有回,看不出异样。”有警察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门外不是有监控吗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监控我们也查了,在昨天17点到18点30之间,没有人进出陈薇家里,我们在陈薇的房间也没有查到任何打斗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白雅眯起眼睛,“我不那么看,谁会在自杀之前,一手握着手机,一手握着刀,手机上还没有特别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误服了迷幻剂,反应肯定不会正常。”有警察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那迷幻剂是哪里来的,死者通过何种途径误服的,你们在现场找到迷幻剂没有,如果没有,那这里就说不过去?另外,如果房间里面出现异样,父母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吗?她不可能吃了迷幻剂,就躺在床上,一手拿手机,一手自杀吧?”白雅想象着这种画面。

    警察们也觉得很玄幻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陈薇父母还在警察局吧?”白雅问道。 “在隔壁休息室。”

    白雅立马起身去了隔壁。

    程锦荣在,陈薇父母都在。

    “伯父,伯母,我想问下,陈薇进房间后。你们发现有异样吗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在看电视,小薇很乖的,我们还以为在里面看书呢。”陈薇妈妈说道。

    “陈薇有什么习惯和爱好?”白雅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很宅,不怎么出去,也不会得罪人的。”陈薇妈妈说道。

    程锦荣好像想起了什么,对着白雅说道:“小薇很喜欢喝现磨咖啡,心情好的时候喝,心情差的时候也喝,我曾经送给她一个咖啡机,她一直放在自己房间里,但是,好像我在现场没有看到,这件事情会不会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她每天都喝吗?”白雅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每天回家后,大约17点煮咖,然后喝。”陈薇母亲说道。

    “昨天有买咖啡豆,或者咖啡机拿出去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肯定是谋杀,有人知道陈薇的这个习惯,所以,前晚陈薇入睡前到昨晚17点之间,有人把迷幻剂放入了咖啡机。

    陈薇发了消息给你,就喝了咖啡。她握着手机,是等你回短信,越来越困,就昏睡了过去,这个时候,有一个人用匕首刺进了陈薇的心脏,抱走了咖啡机和咖啡杯。”白雅对着程锦荣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谁?”程锦荣狐疑。

    “走,查监控去。”白雅转过身,让警察把监控调了出来,她着重看前天晚上9点到昨天17点之间的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