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48柳暗花明又一村

    让陈薇父母也一起去看了。

    前天晚上9点到昨天17点之间,没有人去陈薇家里,也没有特别可疑的人,一切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白雅又看了三遍,还是没有看出可疑的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小薇是自己买了迷幻药,不可能啊,我家小薇非常乖,不会买这些东西的,她也没什么特别忧愁的。”陈薇母亲不解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杀了那些王八蛋。”陈薇父亲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看出来他的情绪和想法,他肯定以为是那些人骚扰了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伯父,你冷静一点,你女儿自己吃迷幻剂的可能是零,如果是自己吃的迷幻剂,手上握着手机不合理,更不会放在咖啡里一起吃,我们一定是漏了哪里?”白雅劝道。

    “录像看了好几遍了,没有凶手,没有可疑的人,难道凶手会从地下爬出来吗?”陈薇父亲伤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茅塞顿开,“对了,从地下爬出来,我们走,如果是从房中爬出来,肯定有洞,这么快的时间,可能还没有堵好,我们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白雅从会议室冲了出去,程锦荣赶紧跟上,陈薇的父母和警察们也都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们到了陈薇的房间,陈薇的房间才十五平方,并不大。

    他们开始寻找可以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把柜子什么的,移开。”白雅对着警察们说道。

    警察们把柜子往客厅移开,地上一个黑色的洞口出现了。

    陈薇的母亲看到,情绪立马崩溃,“我的儿啊。”

    白雅的心情也特别的沉重。

    当黑暗处有一双眼睛盯着你的时候,就算在自己的家里,家人的身旁,那些人还是无孔不入,会从阴暗的地下爬出来,用刀斩断别人鲜红的生命。

    如何防备,如何谨慎。

    “下去看看,通向哪里?”白雅说道。

    有警察下去了,不一会就上来了,汇报道:“里面是死胡同,被泥堵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陈薇的父亲问白雅。

    “凶手堵的,为了不让我们找到她。”白雅解释道。“那该怎么办?我女儿就这么白死了吗?”陈薇母亲伤心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剩下多长的一段距离没有堵上?”白雅问警察道。

    “进去走了十米这样,洞口直径八十公分这样。”警察回答。

    “体积的计算方式是?πxr2乘以高,也就是说,大约还有五立方米泥土没有处理,而且,之前挖出来的泥土也要有地方储存,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挖,所以,凶手应该是在附近的居民房。”白雅分析道。

    她看向警察,吩咐道:“首先,把这附近的监控都调出来,我要前天晚上9点到昨天晚上17点的,其次,找警察尽快排查附近居民家中或者附近,有可疑土堆的,都有可能是凶手做的,速度要快,如果碰到不肯开门,或者没有人在家的,最好能想个办法进屋,查看有没有堆放泥土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警察们马上出动了。

    白雅坐在陈薇的床上思考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很快就能找到凶手了,对不对?”陈薇母亲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很快能够找到,而且,那个人,熟悉陈薇的生活习惯,谋杀也是事先计划好的。”白雅判断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会是谁杀死我女儿啊,我女儿很乖的,也从来不得罪人。”陈薇母亲哭哭啼啼的说道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有警察跑过来,汇报道:“抓到凶手了,就在后面一排。”警察汇报道。

    陈薇父亲第一个冲出去,程锦荣立马跟上,白雅也跟着过去。

    她远远的看到一个纤瘦的人,带着黑色的连衣帽,低着头,看不清楚长什么样,身上都是泥土。

    程锦荣上去,拿开了她带在头上的帽子,惊讶道: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谁让她勾引我男朋友,你为了她要和我分手!”杨妮不淡定的嘶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能理解的。”程锦荣不淡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程锦荣,你就是一个王八蛋,我陪你创业,为了你陪客户上床,你用了我,把我当做用具,你还说甩就甩,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,今天算我倒霉,被你抓到了,不然,下一个,我要杀死的就是你。”杨妮嘶吼道。

    “把她带走吧。”白雅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厉害,几个小时就帮我们找到了凶手,如果晚一天,她把泥土全从马桶中冲掉了,就没有证据了,真是一个狡猾的凶手。”警察笑着夸张道。

    白雅客气而疏离的颔首,心情却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难道爱,就是要毁灭别人和自我毁灭吗?

    那这个世界上,还有谁想要被爱。

    警察走了,其他人都沉静在自己的思绪中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白雅第一个缓过神来,对着程锦荣说道:“节哀,事已如此,做好自己接下来应该做的,我要先走了。”“这么晚了,你饭还没吃吧?我请你吃顿饭吧。”程锦荣隐藏着痛色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照顾好陈薇父母,他们没有女儿了,对你又像对儿子一样,以后他们就是你的责任。”白雅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程锦荣点头,“我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白雅看向精神恍惚的陈薇父亲,“如果陈薇还活着,她希望你开开心心的,别太难过。”

    陈薇父亲眼神缓缓的看向白雅,“能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雅应道。

    陈薇父亲在前面走,白雅在后面跟着。

    他进了房间,从锁着的抽屉里拿出来一个笔记本,递给了白雅。

    白雅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没有接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的感谢,谢谢你,帮我女儿沉冤得雪。”陈薇父亲哽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陈薇父亲把笔记本塞到了白雅的手中,“不要告诉任何人,也不要其他人看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白雅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觉得,这个笔记本跟宝藏有关,但是那块地皮已经被苏桀然拿去了,难道还有一些细节?

    “我幸亏,故意谎报了地址,呵呵,白眼狼啊,白眼狼。”陈薇父亲苦笑着摸了摸眼泪,比白雅还先一步,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故意谎报了地址?

    难道是说,现在苏桀然拿去的那块地皮并不是宝藏所在地?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