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52我的爱是成全

    “我马上就会死了,你照样可以去他身边,幸福的过你的生活。”顾凌擎冷冷的说道,死死的锁着白雅。

    她依旧不看他,“没有这份离婚协议,你死了,我只能是你顾凌擎的妻子,我不要背着这个名分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一个对我恨之入骨,我再留在身边,那是犯贱。”顾凌擎拿过白雅手中的协议,笔。

    白雅看他在协议上利落的签上了顾凌擎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他的字,依旧漂亮,正直不阿,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白雅别过了脸,水雾已经弥漫。

    曾经,用尽力气想要结婚,今天,这份情缘,她亲手毁掉了,

    顾凌擎把笔和协议砸在了地上,冷声道:“你现在可以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份协议,麻烦你也签了。”白雅把他和周海兰的结婚协议递给顾凌擎。

    顾凌擎接过白雅递过来的协议,看着上面的文字,眼中冒出了火焰,非常不淡定的审视着白雅,“这又是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以后骚扰我,留一份保障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气急了,把协议丢在了白雅的脸上,“我都要死在这里了,不是你一手安排的吗?你觉得还有这个必要让我签和周海兰的结婚协议?”

    白雅面无表情的说道: “不到最后一刻,我都不想掉以轻心,你的家族势力太大,如果不小心你被救出去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就算被救出去了,我想娶谁就娶谁,跟你有什么关系,只要不是你就可以了,你可以走了,我不想再看到你。”顾凌擎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把协议签了,你和周海兰的孩子还在我手上,我随时可以让你断子绝孙。”白雅残忍的说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扑向铁栏。

    铁栏受到撞击,发出很大的声响,“白雅,你究竟想让我看到你残忍和嗜血!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快死了,我在你面前暴露再多,又有什么关系,签了协议,你会走的安心一点。”白雅冷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死死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知道,她再回避他的眼神反而显得心虚,抬头,直直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对视了有一分钟。“把协议拿给我。”顾凌擎命令道。

    白雅捡起了地上的协议和笔,递给顾凌擎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让我出去,不然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。”顾凌擎阴鸷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定定的看着顾凌擎。

    她没打算活多久,等帮唐小九找出屠村的凶手,她就会出国,找一个没有人认识她和发现她的地方,安静的死去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残忍她无力背负了,也不想背负了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想要对付我,最好,能站在至高处,否则,你将会再死一次。”白雅冷声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把协议丢在了地上,转过了身,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白雅把两份协议都捡了起来,放在了包里,回眸,最后一眼看向顾凌擎,嘴角微微上扬起了笑容。眼泪滚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凌擎,但愿此生,永不相见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从房间里面出去。

    苏桀然从监控室出来,站在白雅的面前,“做的很好,我都几乎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白雅把协议递给苏桀然,“记得,明天放他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了,还会放他出来吗?”苏桀然邪佞的说道,张狂,肆意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白雅早就想到了,苏桀然做得出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即便冒着被骗的风险,她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她不来,顾凌擎必死无疑,她来了,顾凌擎还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只有顾凌擎不死,我才会待在你身边,并且告诉你宝藏的秘密,如果顾凌擎死了,我会陪着他一起死,带着宝藏的秘密下地狱。”白雅淡漠的看着空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块地是藏宝藏的地方?所以顾凌擎征用那块地?”苏桀然监控中是听到了这句话。“你是哪里来的宝藏?”

    “放过他,你就会知道。”白雅经过他,朝着楼梯上面走。

    她走到楼上,就被苏桀然的人戴上了眼罩。

    白雅一动不动的站着。

    苏桀然握住她的手臂往前走。

    他的手下打开了车门,白雅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今晚住我那?”苏桀然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扯了扯嘴角,“你就不担心我杀了你?”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就没有人帮你救顾凌擎了。在顾凌擎没有救出来前,你不会杀我的。”苏桀然笃定的说道。 她也不傻。

    去苏桀然那里,他会要求做什么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她不想把自己给他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救顾凌擎出来之前,我不会再和你联系,放我下车吧。”白雅冷声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拿开白雅的眼罩,倾身,单手撑在她的脑侧,“我现在想对你做什么就做什么,你压根反抗不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女人的身体对你来说,有区别吗?你要的是我这颗心,不是吗?”白雅冷冷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苏桀然握住了她的下巴,俊脸靠近,“你的心会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给过你。”白雅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苏桀然顿了顿,看着白雅的眼睛,眸中闪过一丝复杂,“但是你现在给的是顾凌擎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和顾凌擎还有可能吗?”白雅反问,透着一股恨意。

    苏桀然眸光闪了闪,松开了手,“也对,你只有跟着我,才能活下去,你的身体只能是我的,我不怕时间长,我有的时间是等待,相陪一辈子也是最长情的告白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爱人的方式不一样,你的爱,是霸占,就像小孩子玩玩具一样,我的爱,是成全,所以,我们注定不是一类人。”白雅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成全你就走了,你不可能会在看到我,也不可能陪在我身边。”苏桀然有些激动,“算了,这个世界,总是强者的,女人也是,你下车吧,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,我能放顾凌擎,也能抓顾凌擎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示意司机把车子停下。

    白雅打开车门,从车上下来,看着无边的夜色,黑的看不见前进的方向。

    她好像,也无处可去,在附近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以后的每一步,她必须算计着走,也许,死的越早,顾凌擎才能越安全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