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53再见,已恍若隔世

    一晚上,白雅又没有睡着,心里泛着剧烈的疼痛,她一直在研究陈薇父亲给她的日记。

    日记上登记了很多的细节,满满的一本,但是没有详细说,宝藏具体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她觉得,陈薇父亲已经找到了宝藏的地点,但是,并不想说,但,毕竟是自己的心血,又不想轻易浪费。

    所以,陈薇父亲把日记给了她,但不点名,一切随遇而安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雅一直研究到白天的九点多,可能因为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的睡觉,也有可能是注射了病毒的原因,她的心脏发疼。

    她把日记放到了包里,走到窗口,看向外面。

    外面有阳光,有风,看起来是个明媚的好天气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个好天气下,顾凌擎能不能被放出来。

    手机响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是苏桀然的来电显示,接听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把顾凌擎放出来,你会死心塌地的待在我身边的吧?”苏桀然想要最后确定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已经无处可去,为了让我的谎言真实可信,我必须待在你的身边。”白雅冷冰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上午就会被放出来,白雅,别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,否则,下次我就绝对不会放过。”苏桀然厉声警告道,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得到了苏桀然的承诺吗,白雅纠结了一夜的心,终于可以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,躺倒了床上, 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太困了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她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白雅看了一眼时间,下午的15点了。

    她看来电显示还是苏桀然的,头发疼的接听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人在哪里?顾凌擎已经被放出来了。”苏桀然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,以后他的事情和我无关,不用和我说的,我还要睡觉,睡醒后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再哪里睡觉?我陪你?”苏桀然邪佞的说道。 白雅听出他的调侃之意,“我不跟你开玩笑,17点再联系吧,我请你吃晚饭。”

    白雅说完,不给苏桀然说话的余地,就把电话挂了,继续躺在床上,发了一会呆,却再也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她想早点找出屠村得凶手,起身,走进了洗手间洗澡,换好了干爽得条纹衬衫,随意得拿着毛巾擦着潮湿得头发走出来。

    敲门上响起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客房打扫卫生。”服务员得声音传进来。

    “等下。”白雅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服务员看着旁边。

    苏桀然拿着一把玫瑰花过来,递给白雅,勾起邪魅得笑容,“你知道,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,我都能够把你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躲到地狱呢?敢不敢和我一起下?”白雅反问道,目光冰冷,好像兑了毒一般,阴寒无比。

    “你下地狱,我就跟到地狱去,你上天堂,我屠神都要屠上去,这个答案,满意?”苏桀然问道,经过白雅,到了她得房间,把花随意得丢在茶几上,慵懒得靠着沙发,凉凉得看着白雅,命令到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白雅没有关门,在苏桀然得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宝藏得事情,说说吧?别试图骗我一个字。”苏桀然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三年前,我和顾凌擎去唐前村,找到了唐小九,也就是杀死程州长得人。他说了一个今天秘密,当年有五个人屠杀了他们全村得人,就是为了一份宝藏,还有一份藏宝图。”

    “那块地皮就是藏宝藏得地方?”苏桀然不怎么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猜是这样得,因为我知道有一个人是曾经屠村得人,他手上有一家建设公司,要买那块地皮,我就告诉了顾凌擎去把那块地拿下来,至于那块地是不是藏宝藏得地方,我不是完全确定。”白雅说了一半,藏了一半,也不会完全告诉苏桀然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那个人是吕梁城?”苏桀然狐疑。

    “是得。”白雅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顾凌擎在大力查吕梁城,我知道了。”苏桀然站起来,“我带你去买几件衣服,找个美容院做做脸,你也快三十了,应该好好保养了。”

    白雅垂下眼眸。

    原来,她今年才二十七周岁,二十八虚岁,三十岁还没有。

    算英年早逝吗?

    “好啊,我也有一件事情跟你商量。”白雅好说话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搂住了白雅得腰,拉到自己身边,目光灼灼得看着她,“要跟我商量什么?”“我之前接下来一个项目,我想继续做下去。大约三个月时间,我收了别人一个月得钱了。”白雅柔声道,因为有求于他,破天荒得没有挣扎着推开他。

    苏桀然没有说话,温柔得把白雅额前得头发放到了一边,低头,在白雅得额头上亲了一下,“这样不是挺好,心平气和得说话和相处,一辈子,过的很快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是答应,还是不答应?”白雅盯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白雅,我真的不希望你再动什么歪脑筋了。”苏桀然委婉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动歪脑筋,而是我早就答应别人,收了别人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出尔反尔不是你经常会做的事情吗?你把钱要退回去就是了,不够可以问我要。”苏桀然笑了一声,像是已经把她看穿了一样。

    白雅无奈,“你给我三个月时间,我去做这个项目,三个月后回来,我就可以过夫妻生活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眼中掠过一道狂喜,心跳胡乱的跳着。

    她和他过夫妻生活,这个诱惑对他来说,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苏桀然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骗你的必要,三个月后我如果出尔反尔,你直接用强就好了,我逃不脱你的手掌心,不是吗?”白雅理智的谈判道。

    三个月后,她就死了,压根就不怕苏桀然强。

    苏桀然看着白雅坚定的眼神,狐疑的问道:“你真的想通了?以后和我好好的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想通,而是无可奈何,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的眼神凉了凉,“算你知实物为俊杰,走吧。”

    白雅怕苏桀然后悔,不让她去金源市,没有在反抗,跟着苏桀然买了衣服,美了容,去饭店吃饭,一进包厢,看到的却是顾凌擎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