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54众矢之的,无力反抗那就逃避

    白雅浑身一颤,下意识的转过身,苏桀然握住了她的手臂,不让她走。

    白雅顿时觉得浑身的压力压在身上。

    她不想面对顾凌擎,也不想面对顾凌擎的家人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他们会怎么说她,她怕自己会当场发病。

    她好面子,非常非常的要面子。

    她几乎是用求饶的眼神看着苏桀然,摇着头,身体都在颤抖着“让我走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非但没有让她走,还搂住了她的肩膀,一起进了窝。

    她退无可退,脸色苍白,紧紧的握住了拳头。

    白雅啊,白雅,千万不要发病。

    她不想被当做神经病,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她好怕。

    好像这个世界,只有她一个人,在面对着惊涛骇浪,没有人会救她,越是呆一秒,越是觉得恐慌。

    她快承受不住强大的心理压力了,宁愿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她往后退,可苏桀然的力气非常的大,她压根挣脱不了,被强制性的推到了前面。

    她垂着眼眸,谁都不敢看。

    “顾凌擎,清者自清,我相信你肯定可以出来的。”苏桀然寒暄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锋锐的目光扫向白雅。

    白雅垂着眼眸,她听不到,看不到,也不要去感觉,就这样,慢慢的空房自己的脑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凌擎肯定是清白的,就有些人,贪图富贵,唯利是图,是不是失策了?这样的结果也好,非常好。”宋惜雨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雅你怎么回事?你又跟我苏桀然好上了。”苏筱灵诧异道,看看顾凌擎眼中的恨意,她看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熊黛妮也发现苏桀然搂住白雅的肩膀,她不淡定了,指着白雅的鼻子骂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双破鞋,一会跟这个男人,一会跟那么男人,贱的已经全部人都知道了,你要是想她做你媳妇,就当我没你这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误会小雅了,她从始至终爱的都是我。”苏桀然邪魅的笑道,握住白雅手上的力道紧了紧。 白雅换过神来,看向苏桀然。

    刚才,他们说什么,她一句话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心里,猛的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难道,她已经跟她妈妈一样,感知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吗?

    她要走,她不能留在这里,“我还有点事,想要先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小雅,不用害怕,你是我的女人,我会保护你,这些人总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逃避不是办法。”苏桀然微笑道。

    她却觉得她的微笑像是藏着一把刀。

    “桀然,你疯啦,这种女人你还要!”熊黛妮非常不淡定。

    “妈,小雅爱的真的是我,我现在非常确定,我答应让她留在我身边的,我也不想出尔反尔,你以后别针对小雅了,针对她,你是给我难堪。”苏桀然直接对熊黛妮说道。

    熊黛妮居然无言以对,但还是非常的生气,拎起桌上的红酒,直接泼到了白雅的脸上。“贱人,哪里有脸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。你给她难堪就是给我难堪。”苏桀然去拿餐巾纸给白雅擦脸。

    白雅看到了他们看过来的鄙夷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不敢看顾凌擎。

    她如果在这里发病,他们肯定更加的鄙视她,恶心她,说不定会关到精神病医院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先走了。”白雅颤抖的说道,转过身,快速的往前面跑。

    她怕被苏桀然追上来,怕他们看到她出丑。

    她就一直往前跑着,跑着,从白天跑到了黑夜,从黑夜又跑到了白天,再从白天跑到了黑夜,又从黑夜跑到了白天、

    嘀嘀嘀的喇叭上,非常的响。

    白雅缓过神来,看向迎面开过来的大货车。

    她站着没有动。

    车子在她面前十公分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司机破口大骂,“你是神经病吗?是不是不要命了,按了多少声喇叭你听不见吗?你不要命去跳河啊,你害我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白雅柔声道。

    货车司机从车上跳下来,上下打量着白雅的模样,眼中流淌过贼光,“你要去哪里啊?怎么一个人在这里?”

    白雅看出了他的不怀好意,“我来看亲戚,跟亲戚约好了,就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亲戚不来接你啊,你一个女孩在外面多危险啊,你亲戚家在哪里?我送你过去吧。”货车司机说着过来拉白雅的手。

    白雅防备的打开火车司机的手,“你别碰我,我不需要你送,我已经打电话给我亲戚了,马上就过来接。”

    货车司机看周围没有人,强行抱起了白雅。

    白雅拉住了货车边缘,不让货车司机带她上车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,救命啊,救命啊。”白雅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一辆轿车停在了白雅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,这是我们夫妻两人的事情,谁都不要插手。”货车司机恶狠狠的对着开轿车的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不是夫妻,他半路掳人的,你问他知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?”白雅着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轿车司机下来,对着货车司机说道:“我是警察,你们是不是夫妻,到底什么关系,跟我去警察局慢慢的说。”

    货车司机看到警察来了,赶紧的推开白雅,爬上车就跑了。

    白雅被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轿车司机想拍下货车司机的车牌号的,车牌号全是个灰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轿车司机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摇头,“我没事,谢谢您相救。”

    白雅想拿出名片。

    她发现,身上的包包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手机,证件,钱包全部在包包里,但是,她一点都想不起来,包包是怎么不见的。

    她的病情,好像越来越严重了。

    她真怕,压根撑不住三个月。

    她不想,她跟她妈妈那样,吃喝拉撒都在床上,别人还透过玻璃窗看她。

    她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什么唐小九,什么屠村案,什么藏宝图,她压根就没有能力去处理。

    她连她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。

    她就是一颗天煞孤星,谁跟她走得近,谁就会倒霉。

    “美女,美女,你听到我说话吗?”轿车司机喊道。

    白雅缓缓的看向轿车司机,“我没事,谢谢您救我,请您留一个联系方式给我,我会给您一笔费用作为感谢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