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58置之死地而后生

    白雅定定的看着顾凌擎,抬高了下巴,眼神冷漠而又平淡。

    那种冷漠,像是说的是别人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“苏桀然是白雅痛苦的源泉,怎么可能是爱,同样,你也是白雅痛苦的源泉,所以,以后不用再见。”白雅冷声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眯起了眼睛,审视着现在的白雅,“你是不是和苏桀然交易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聪明吗?自己去查,不过,我建议你,就到这里为止,查下去,对你来说没好处,只有痛苦。”白雅扯了扯嘴角,格外的冷清。

    顾凌擎站着没有说话,气氛一下子冷凝了下来。

    程锦荣清了清嗓子,对着顾凌擎说道:“那个,我送您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记了把我的包还给我。”白雅提醒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看她一眼,出门。

    程锦荣在他的身后跟着,“那个,我能和你说几句话吗?”

    顾凌擎回头看程锦荣,沉默着,等着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细节,我想跟你说下。

    你之前一走,白雅告诉我,她爱你,很爱,很爱。

    然后她的精神状态很不好,进了房间后,我听到里面是她摔东西的声音,哭泣的声音,演变到后来是无助的嘶鸣。

    我担心她,敲了门,她打开了门,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我怀疑,她是不是有人格分裂?”程锦荣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顾凌擎想起之前白雅一直服用的药物。

    她的精神确实一直有问题。

    他记得有一次,她以为他和周海兰在一起的时候,也是砸东西。

    今天白雅跟他说的话,确实很怪异。

    她称呼白雅为白雅,为她,好像她已经不是白雅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,她透露出来的话,证实了他的猜测,白雅真的和苏桀然做了交易。

    这个交易的内容是她去苏桀然的身边吗?

    顾凌擎的喉结滚动着,眼中流露出对白雅的怜惜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,你要购买那块地皮,是因为以为那块地皮下面有宝藏吗?”顾凌擎直接问道。 程锦荣顿了顿。

    他刚才听到了白雅和顾凌擎的对话,说的就是宝藏,他觉得两件事情有关联,如今那块地皮已经被军方征用了,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前女友的父亲是做古代地质学的,他告诉我,那块地皮下面有宝藏,让我买下来。”程锦荣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女朋友的父亲在哪里?”顾凌擎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上周,我前女友被杀了,因为有我部分原因,伯父选择了离开,我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?”程锦荣黯淡道,突然想起一件事,“对了,白雅给你的日记我能不能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把日记递给程锦荣。

    程锦荣翻了几页,“确实是伯父的笔记,难道是伯父因为感谢白雅破了案,才把笔记给白雅的?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白雅是什么时候破案的吗?”顾凌擎问道,好像真相已经快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就前几天,她之前来金源市的当天我前女友被杀了,第二天她破了案件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时候,我去接她,她的情绪很不对,非要去那块地皮前看,然后确定了被征用后,她一直看着窗外哭。

    我问她什么事情也不说,只说去警局,还把手机丢了,换了手机和手机号码。”程锦荣说道。

    他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是在白雅离开A市区金源的当天凌晨被特别纪检带走的。

    应该是第二天的时候,苏桀然威胁了白雅。

    白雅破了案件,得到了真正的藏宝地址。

    她破案的当天就赶了回来,凌晨见的他,说的离婚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就被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白雅一开始和他的对话都是在试探,他能不能出来。

    她确定他不能出来的时候,肯定很绝望,所以,才确定了和苏桀然的交易。

    如果他猜的不错,白雅的交易是和他结婚,让他和周海兰结婚。

    顾凌擎回过去想找白雅说清楚。

    他是不会娶周海兰的,即便签订了协议,也不会去领结婚证。

    程锦荣拦在了顾凌擎的面前,建议道:“她现在已经不是之前的白雅了,我建议你先去咨询下情况,越是逼她,她反抗的越厉害。

    我知道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心理学专家最近要从美国来开研讨会,你要不要先了解下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停住了脚步,沉眸,看向程锦荣,“先把那名专家的手机号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不过我可以问朋友要到,你的手机多少,我要到后给你发过去,另外,白雅现在住在我这里,要是有事,我也可以打电话给你。”程锦荣热心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顾凌擎真心诚意的。

    程锦荣笑了,“我以前没有珍惜,才会酿成了我女友的死亡,我觉得你们相互爱着,希望你们终成眷属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顾凌擎在附近的酒店住了下来,用的是虚拟的身份证信息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,他拿到了徐长河(迈克)的联系方式,拨打了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想咨询一下人格分裂症这块的问题,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方便?”顾凌擎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咨询,我这里需要预约,不好意思啊。”徐长河礼貌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需要电话咨询就可以了,费用按照你平时看病的双倍给,你把账号给我,我先把一小时的费用给你打过去。”

    徐长河停顿了下,“那您先咨询吧,费用咨询完后再收。”

    “我朋友得了人格分裂症,我想详细了解下这种病情,病因,以及治疗方法。”顾凌擎问道。

    “造成人格分裂症的情况很多,多数人是自闭的,易怒的,忧郁的,焦躁的,同时在生活中又是自卑的,胆小的。

    他们羡慕别人,渴望成为别人那种人,在特定环境或者事件的因素下,性格大变,好像另外一种人。

    这种精神疾病和假装的不同在,本身不记得人格分裂后发生的事情,人格分裂后的人记得本身发生的事情。”徐长河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本身什么时候会回来?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一定,我有一个师妹,因为她母亲是精神病患者,她在心理学领域很有天赋,是我见过的最有灵气的学者。她曾经的一个报导轰动了心理学界……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