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59相信,就是真的

    “师妹?”顾凌擎的脑子里闪过白雅。

    “嗯,她论文的大致意思是,很多精神病因来源于痛苦,精神病人用各种情绪和症状来发泄这种痛苦,比如暴躁,砸东西,自残,伤害他人,痴呆,健忘,甚至是人格分裂。

    如果精神病人能够忘记过去的痛苦,虽然会缺少部分的记忆,但是会慢慢的恢复健康,从而正常的生活。

    她致力于催眠,让精神病患者忘记过去痛苦的根源,治好了很多深度精神病患者,你要不找她试试,她在业内很有名气。”徐长河推荐道。

    “人格分裂本来就是本身感到痛苦所分裂出来的人格,催眠可能不管用了吧,那要怎么办?”顾凌擎黯然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妹曾经还治好过一个人格分裂的病人,她通过催眠,找到了隐藏在里面,逃避现实和痛苦的本身,她能和隐藏的本身对话,进行引导,你可以找她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名字是?”顾凌擎问道、

    “白雅,我一会把她的手机号码给你。”徐长河热心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的心却沉到了谷底,感觉到了绝望的滋味。

    “如果心理医生本身就是人格分裂呢,那该怎么办?是不是心理医生的人格分裂更难治好?”顾凌擎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种案例我还没有碰到,不过,我师妹尝试过催眠自己,但是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她说,因为她是心理医生,会有心理暗示,所以,很难成功。

    如果人格分裂的人是心理医生,确实,难度会比较大。

    ”我一会把我师妹的手机号码给你,你去她那里咨询一下,她在这方面的建树比我强。”徐长河谦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谢谢,你看下需要多少钱,我打到你的账户上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讳莫如深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“也没有能够帮上你,咨询费就不用了,我下周日在A市有一场研讨会,你可以过来。我把地址发给你。”徐长河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发过来吧。”顾凌擎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走到窗口,看向程锦荣家的方向,眼眸沉的好像墨汁一般。

    她去了苏桀然的身边,换了他的出来,太过痛苦,所以,她选择了逃避。

    即便,她放弃了自己,他也绝对不会再放弃她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顾凌擎去了程锦荣家门口,敲门。

    程锦荣开的门,看到顾凌擎,微微一笑,提醒道:“她还没有醒,我要去上班了。给她买了早饭放在餐桌上,可能等她起来就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照顾就行了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程锦荣拍了拍顾凌擎的肩膀,从房中出去。

    顾凌擎坐在了沙发上,百度了很多他想了解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他想了解的东西很偏门,知道的人很少,即便有人回答了,也只是他都知道的皮毛。

    精神领域,称为专家的,还很少。

    白雅一直睡到了中午十二点才起床。

    起床后,刷牙,洗脸,换上了光鲜亮丽的衣服,从房中出来。

    她看到顾凌擎,微微一愣,扬起一笑,“你来找我?”

    “你的包给你带过来了,另外,我想你知道,我缺失了部分记忆,你是心理学专家,我想你帮我把记忆找回来,多少钱你开个价。”顾凌擎深深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的缺失,可能是因为神经元的损伤,说白了,是硬件的问题,不是精神类的问题,你需要去看的是脑科。”白雅看到了沙发上自己的包,拎起来,从里面翻出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是关机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过脑科了,脑科没有问题,我需要的是精神治疗。请你,帮我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深邃的眼眸里流淌过水波。

    白雅看着他,沉默了三秒,“我现在已经接下来了治疗吕行舟儿子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周一到周五,我周六和周日,我可以等的。”顾凌擎抢过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,”白雅停顿了下,“这是纠缠?”

    “是守护。”顾凌擎纠正道。

    白雅的眼眸怔了一下,蒙上雾一般的薄纱,“我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顾凌擎站起来,“我先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钱吃饭,抱歉,吃饭就不必了,我还有事情要做,不送。”白雅冷清的说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喉结滚动,吞咽下苦水,“我希望你知道一点,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你,我不会,如果过的很累,我永远等你,一个月,一年,一生。”

    白雅的眼中有了一些异样,看着顾凌擎转过身,从房间里面出去。

    她垂下了眼眸,手捂在了心口的位置,自言自语道:“你觉得很痛,对吧?一生?可惜,你一年都不可能活到,我不会拖累他的,放心。”

    白雅松开了捂着心脏的手,眼中有些潮湿。

    她打开了手机。手机上噼里啪啦的都是来电提醒。

    她什么短信都没有看,拨打了电话给苏桀然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不想活了是吗?”苏桀然愤怒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金源市,步行来的,信吗?”白雅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从今开始,我不允许你关机,不允许你不接我电话,我想见你的时候,你必须来见我,听到没!”苏桀然不淡定的命令道。

    白雅微微一笑,压根不把他的怒气和命令放在眼里,“苏桀然,我想你了,你今天能够来金源见我吗?”

    苏桀然怔住了,“你说什么?你想我?”

    “嗯,这几天,我想了很多,从你出现在我校门口,给我送花,帮我找到工作,把我母亲从疗养院里面接出来,和我结婚,到你的背叛,让我死心,又到你三年里的守护,我想和你重新从恋爱开始,可以吗?”白雅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,还是假的?”苏桀然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相信,就是真的,你不相信,就是假的,真真假假,你去感觉就好,我做,我觉得正确的。”白雅微微扬起嘴角,眼睛里却冰冷的如同寒霜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过来,你把你的地址发给我。”苏桀然说道,挂了电话,立马驱车去火车站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