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60新的生活充满了阳光

    白雅去了金源市的购物中心,买了一些衣服,化妆品,重新换了一个包包。

    昂贵的服装,精致的妆容,名片的包包。

    即便她出现的是酒店,也能吸引无数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把酒店的房间号发给了苏桀然,拨打电话约了吕行舟。

    “吕州长,我是白雅,不好意思,推迟了那么多天,我今天下午开始就有时间了,今天下午去您家方便吗?”白雅彬彬有礼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,赶紧的,我家孩子……”吕行舟顿了顿,“孩子她妈已经管不住他了,他现在在家里闹自杀。”

    “好,您把地址发给我,我现在就过去。”白雅微笑着说道,拎着包出门,包里放了药和防狼棒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内,她出现在了吕行舟家里。

    吕行舟不在家,她家的保姆开的门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吕州长聘请的家教。”白雅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吕行舟的妻子听说家教来了,赶紧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她知道吕行舟请了心理医生假装是家教老师的。

    “是白老师对吧,赶紧进来吧。我孩子现在在闹绝食,已经两天没吃饭了,门也不开,我真担心他出事。”吕行舟妻子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换上了保姆给的拖鞋,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她走到门口,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滚,我什么人都不想见,什么饭都不想吃,你们要是再囚禁我,我死了算了。”吕彪叫嚣着。

    “白老师,你看我这孩子,怎么办啊?”吕行舟的妻子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麻烦您先去下厨房,把饭菜端给我。”白雅对着吕行舟的妻子说道。

    吕行舟的妻子带着期望看着白雅。

    白雅下颔示意她离开。

    吕行舟的妻子没有办法,只能先和保姆一起走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白雅敲了敲门,柔声道:“你妈妈已经走了,我是新来的家教老师,或许,以后的日子只有我和你一起度过了,你是想要一个人闷在房间里呢,还是有一个陌生的女人陪你呢?”

    白雅说完,吕彪打开了门,看向白雅,眼中掠过惊艳,又像有头猛兽在体内楚楚欲动,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白雅微微一笑,“挺懂事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是,是我的,家教老师。” 吕彪结巴道。

    白雅看他的手都在颤抖着,目光紧盯着她,嘴角是微微往上的。

    这,不是紧张,是看到猎物的兴奋,连带着,男性某个东西,也已经有了生理反应。

    他,就是一匹成长中的恶灵。

    “姐姐告诉你,我其实不只是家教老师,我是警察,警局派我过来观察你的,但是,我觉得你挺乖巧,他们应该误会你了,你好好表现,我每天还要上报的。”白雅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吕彪兴奋的眼中闪过一道恐慌,“你是警察?”

    白雅点头,“不过,你乖点,姐姐有机会申请带你出去玩你想玩的。”

    吕彪眼神黯淡下来,“哦,那我表现乖。”

    白雅看着乱七八糟的书桌,随意的翻着桌上乱七八糟的书。

    桌上的书不仅仅有课堂上的书,还有很多s情杂志以及科幻小说。

    她余光看向吕彪。

    吕彪紧锁着她的背影,眉头紧锁着,握着拳头,在克制着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白雅转过身,靠着书桌,看向他。

    吕彪吓了一跳,放开拳头,“老师想先上什么课?”

    白雅睨向他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智商很高,防备性也非常强,是理智型的心理变态。

    他每一个犯罪都是升级的,而且,很会审时度势。

    他看到她的第一反应是兴奋,他好久没有犯罪了,犯罪的欲望让他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。

    她一说是警察,警局派来的,还要每天汇报,他就知道,他不能对她动手了,那种兴奋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她把背影对着他的时候,他又有冲动,但还是理智的控制着。

    她正面对着他,他那种冲动又全然消失。

    有一个心理研究,在桌子上放一个皮夹,桌子附近没有人,有百分之十的人是肯定会拿钱包的,有百分之十的人是绝对不会拿钱包的,还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是不确定会不会拿钱包。

    所以,大多数的犯罪,是受害人给了罪犯可以犯罪的机会。

    害怕被强的女人,最好不要穿着暴露。

    害怕被抢的女人,最好财不外露。

    害怕被杀的女人,那就不要去做让别人生气的事情。  所以,明知道吕彪是个极度危险的犯罪分子,她就不能把背留给他。

    “你最喜欢上的是什么课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生物。”吕彪想都不想的回答。

    白雅翻了一本生物书出来,看到生物书上全是他做的笔记,“你想做医生啊?”

    吕彪顿了顿,低着头应道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做法医挺好,普通人研究人体的构造,杀人就会偿命,还没有研究透彻,就被送进了监狱,白白了人世间。

    法医就不一样了,在大学的时候,就能上解剖学,不仅能够解剖动物的,还有人的,很有意思。”白雅诱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觉得解剖很有意思?”吕彪兴奋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畅想一下,研究人体结构,探索自然界的奥秘,说不定,未来就在我手。”白雅微笑着坐到了椅子上,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子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最想分析的就是人的大脑,你说人为什么会有记忆,为什么会思考,为什么能有那么多情绪,大脑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构造的?这些东西能不能链接宇宙。”吕彪越说越兴奋。

    “了解了人脑的构成,说不定,就能创造出无数个超级人类,这个世界,会成为完全不一样的一面。”白雅配合着吕彪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人为什么会冲动,为什么想交配,为什么会由相爱到不爱,为什么有的人聪明,有的人笨,如果知道这些,人类将会前进一大步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会成为这个世界的救世主,所有的历史书上,都有你的存在,你的成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”白雅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对,对,对,我就想成为那样的人。”吕彪的眼睛都是在发光的。

    白雅扬起笑容。

    看来,她并不需要三个月,一周,就能搞定了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