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63他会一直陪着,无论她变成什么样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注射,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,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,这些,你其实知道的。”苏桀然柔情的告白道。

    白雅撑着脸蛋,打量着苏桀然,“真的什么事情都愿意做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都愿意。”苏桀然想都不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去下洗手间。”她起身,朝着洗手间走去,洗了手,看向镜子里面妖娆的自己,眼中流淌过迷惘。

    在她所学的知识里,爱情,用化学元素称作多巴胺,当人觉得爱了后,就会产生这种化学物质,会让人心里甜蜜,容光焕发,沉浸在童话世界,智商变成零,看到的都是对方的优点,想念的都是对方,见不到,就会难受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化学成分也会随着新陈代谢消失,最长在身体里面不过三个月的时间。

    三个月后,维持男女关系的,不是多巴胺,而是个人修养,责任感的强弱,以及对生活的态度。

    理智成了主导,考量的标准是在没有诱惑下的习惯和适应,会站在理性的角度上看到对方的优点,以及缺点。

    因为找的是伴侣,对对方的要求就会更高,会扩大对方的缺点,生活里有了争吵,磨合,直到放弃,再进行另外一段多巴胺之旅。

    白雅和顾凌擎越来越爱,是因为什么?多巴胺的不断产生?苏桀然对白雅的爱,又因为什么?

    “小雅。”顾凌擎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白雅在镜子里看到了顾凌擎,眼眸微微闪动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顾凌擎问道,朝着她走过去。

    白雅防备的拧起眉头,转过身,面对顾凌擎,“我想我之前说的已经够明白了,你是白雅痛苦的源泉,以后,别再见,就算见了,也都当做不认识吧。”

    她闷头朝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顾凌擎挡在了她的面前,握住了她的手腕,转身,把她推到门口的墙上,“我是白雅痛苦的源泉,是不是你的?”

    白雅顿了顿,不解的看向顾凌擎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白雅对我的感情,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清楚,毕竟,你一直陪着她,经历着她所经历的所有,你比任何人更了解她,我问你,白雅希望我和她最终在一起吗?”顾凌擎目光灼灼的问道。白雅紧握了拳头,“你们不可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顾凌擎反问,眼中流淌过痛色,剑眉也紧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雅抬起了下巴,“我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你也应该看出来了,过去的白雅过的太痛苦,太无助,太伤心,每一天对她来说都是内心煎熬,她担心的东西太多,负担的东西太多,承受的东西也太多,以至于,她的病情越来越重,已经无力承担,可能再发展下去,她就跟她母亲一样,什么都做不到,被关在疗养院里,直到死亡。

    所以,在她精神快要崩溃的那刻,她催眠了自己,我就是她催眠后的衍生物,不懂爱,没有爱,不知道痛苦,不再需要吃药,更不会再失眠。她,应该永远都不会回来了,而我,不爱你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心里咯噔了一下,手上松了。

    他宁愿她是为了保护他假装不爱他,也不要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……应该怎么做?

    白雅从顾凌擎的臂弯下钻出去,回眸,看向发愣中的顾凌擎。“白雅希望你能和周海兰过的幸福,她是真心的,从此你仕途高升,高高在上,所向披靡,如果你也爱她,做她想你做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白雅的顾凌擎不会幸福,这点她知不知道?”顾凌擎沉声反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扯了扯嘴角,“你责任感强,周海兰生了你的孩子,你应该娶她,所谓多巴胺,都不长久的,爱,会消失在时间的流逝中,没有多少人,能谈一段爱情就结婚的,即便当时因为爱结婚,也不一定能够走到终老,这就是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人生的见解不觉得太悲哀了吗?历史上有很多从一而终的人,白雅,不要对人生失望。”顾凌擎担心道。

    白雅耸了耸肩,正眼都没有看顾凌擎,“如果你是白雅,经历了她所经历的,你就不会还带着希望,不会对这个世界,还有一点仁慈,过好你自己的生活吧,我不想伤害你,但你还要再纠缠,不要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从洗手间决绝的离开。

    顾凌擎目光深邃的看着白雅离开的背影,高傲,清冷,像个孤独的女战士。

    他大约知道白雅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出生是在冰冷的家里,亲眼看到母亲被父亲喂药,母亲被离婚,小时候,跟着母亲生活,母亲割了她的手腕,自己也割腕自杀。

    她从浴缸爬出来,走到门口,看着外面,发现没有地方想去,又回到了浴缸,等死,被邻居救了。

    母亲被送去了疯人院,她没有人收养,就去了孤儿院。

    长大了,可以养活自己了,母亲也接了出来,沉入了爱河,却在结婚前夕被未婚夫伙同前女友绑架,遭遇了强j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生下孩子,孩子还没有满一周就被抢走。

    三年多的婚姻里,见到的都是丈夫的背叛,她孤独的守着日日夜夜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他出现了,却害的她失去了工作。没有了小指。他的失忆,忘记了她,只记得周海兰,对她来说是最大的伤痛。 她选择了自杀,被救后,去读了心理,眼看着他们可以在一起了,却又发生了变故。

    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失望和悲观,他就更不能放弃她,即便用他的一生去赌,他也要让她看到,并不只有绝望,至少,他会一直陪着她,不管她会变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白雅回到了位置上,服务员已经上了四道菜。

    她什么话都没有说,面无表情的,低头吃竹包肉。

    苏桀然给她夹了一个狮子头,“你确实应该多吃点,太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雅应了一声,咬了一大口狮子头,看似无意的问道:“苏桀然,你是怎么知道,邢霸川是你杀父仇人的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