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65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

    “但,我爱的是你,只要看着你,我就觉得安心,即便你不爱我,我也想陪你到世界的尽头,至少,我死的时候,我最爱的人在身边,也没有了遗憾。”苏桀然表白道。

    “对邢霸川开刀吧,去做,你本来应该做的事情。”白雅沉声道,低头,继续吃饭,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服务员过来结账,白雅从包里拿出钱包。

    “客人,你们这桌有人替你们结过账了。”傅宇煌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看向苏桀然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。”苏桀然解释。

    白雅的眼眸沉下来,侧目,看向门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是苏桀然,那就应该是顾凌擎。

    她都和苏桀然坐在一起吃饭了,他给他们结账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她看不清顾凌擎,正如之前的白雅,从来都没有看清楚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是谁结的账?”苏桀然追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摇了摇头,“我也不清楚,算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起身,走出门外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来,有些冷,她环住了双臂。

    苏桀然把衣服脱下来,裹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的衣服上带着古龙水的魅惑味道。

    她喜欢的,跟之前的白雅一样,是清爽的味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走到路边打的。

    白雅回头,看到了顾凌擎。

    他站在包厢的窗口,目光深邃的看着她,四目相望,她先别过了脸,拳头,微微握起。

    苏桀然打到了的士,打开了后车门,白雅朝着苏桀然走过去,上了的士车。

    苏桀然坐到了她的旁边。

    白雅把他的衣服递给了他,对着司机说道:“去金源市国际酒店。”“小雅,今晚,我想住在你那,可以吗?”苏桀然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亲戚在,今天不方便。”白雅拒绝了。

    苏桀然勾起邪魅的笑容,“我又不是非要不可,三年都等过来了,不差这一周。”

    白雅低着头,“我习惯,一个人睡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拧紧了眉头,别过脸,眼中几分愠色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空间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安静的,可以彼此的呼吸。

    苏桀然的胸口不平稳的起伏着,转身,正面对着白雅。

    白雅靠在椅子上,闭着眼睛假寐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强制性要求和你住一个房间呢。”苏桀然沉声道,目光灼灼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白雅睨向他,淡淡的说了一个字,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这个人字,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苏桀然一点都看不清楚白雅了,“你同意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雅轻柔一个字,歪头,靠在了苏桀然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苏桀然心跳跳的飞快的,搂住了她的肩膀,低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闭上了眼睛,长长的睫毛就像是羽扇一样,柔柔的,软软的,融化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苏桀然低头,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也没有任何反应,好像睡着了。

    苏桀然顺着她的额头,亲吻了她的眼睛,鼻子,到了的嘴唇上面。

    她还是一动都不动。

    “小雅。”苏桀然的声音有些沙哑了,“我们早点结婚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白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苏桀然察觉到了白雅的异样,眼中闪过恐慌,“小雅,小雅,你醒醒,小雅。”

    白雅推着他的嘴巴,眼睛都没有睁开,“你很吵,我刚睡着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听她说话了,松了一口气,扬起笑容,“真是贪睡,这才几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白雅应了一声,没有反驳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国际酒店停了下来,白雅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苏桀然递给司机一张一百的。

    白雅推开车门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。”苏桀然拎着衣服,追上白雅,披到了她的身上,“天凉,不要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雅应了一声,去酒店。

    苏桀然没有再要个房间,跟着白雅去了21楼。

    “你睡外面还是里面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外面吧。”苏桀然回答道,眼中有道异样。

    他明明阅女无数,因为白雅这句话,心跳跳的飞快的,好像情窦初开一样。

    白雅打开了门,他才知道,白雅说的外面还是里面不是只得一张床。

    “你定的是总统套房啊?”苏桀然语气之中掩饰不了的失望。

    “总统套房的服务比较好,房中设置比较齐全,我还是很困,先洗澡,晚安了。”白雅走进了里面的房间,锁上了门。

    苏桀然还想说什么,但是她已经把门锁了,他看她确实很累,也没有再喊他,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白雅看他没有敲门,去里屋的洗手间,看向镜子里面的自己,看了好久,也不说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缓过神,看是苏桀然的来电显示,接听了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想听听你的声音。”苏桀然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把我的声音录下来,一会我要睡觉了,你就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,我有起床气,会头疼。”白雅不冷不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些好听的,我录下来。”苏桀然真的开启了录音键。

    白雅停顿了一会,问道:“他们为什么喊你司令啊?”

    “总统封的,所以,喊我司令,你上次去的地方,是我其中一个基地,我主要从事的工作是暗地里调查所有官员,掌握所有官员的秘密和动向。”苏桀然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隶属于总统?”白雅狐疑。

    “严格意义上说,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这次上台的不是总统呢?”白雅反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那种意外,顾凌擎已经失去了候选资格,我手上关于苏筱灵的把柄只要发出去,苏正也会被取消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苏正是你的叔叔,亲叔叔。”白雅不解。

    “白雅,这件事情我只告诉你,我愿意把我的弱处交到你的手上,换你一次机会可以真心对待。我不是熊黛妮的亲生儿子,熊黛妮的亲生儿子死了,我是熊黛妮领养的。”苏桀然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拧起了眉头,“所以,你是怎么知道邢霸川是你的杀父仇人的?”

    “我躲在柜子里亲眼看到的,所以,邢霸川就是我的杀父仇人,不会有错,也不会有任何误会。”苏桀然坚定的说道,眸光暗沉,迸射出一股杀气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