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66我一直在你身边

    人心,隔着肚皮,即便是看到跳动的心脏,还是不能看清楚一个人,所以才有揣测,试探,险恶和受伤。

    苏桀然口气中的冷厉,她隔着屏幕就能感觉出来。

    她觉得,每一个人犯了错误,就应该自己承担,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。

    邢霸川,有今天,也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“我困了,晚安,苏桀然。”白雅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有说好听的。”苏桀然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听什么好听的?谢谢你给了我不平凡的一生?还是谢谢你爱我可以爱到毁灭?呵。”白雅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一声充满了她的不悦,讽刺和责怪。

    她没有给苏桀然说话的机会,直接挂上了电话,关机了,把手机丢在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头昏沉沉的,闭上了眼睛,灯都没有关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猛然惊醒,看向床边。

    顾凌擎就站在她的目前,因为喝了酒的关系,他的脸上异样的红润,连空气中,都是酒精的味道在发酵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白雅压低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顾凌擎反问道,深暗的眼眸中没有隐藏住悲伤,流淌过水波,呼吸,都是急促的,目光忧郁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好像中毒了,她才是他唯一的解药一样。

    白雅看他那样心里流淌过一丝的不舒服,“请你从这里出去,我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朝着白雅走去。

    她被吓到了,从床上起来,他更快,一个箭步过去就把白雅压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白雅防备的推着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之间靠的太近,她闻到的都是他呼出来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到底喝了多少酒,她都醉了,几分眩晕。

    “顾凌擎,你放开我,苏桀然就在外面,你再这样,我就要喊了。”白雅厉声警告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紧绷着下巴,死死的盯着她,“你喊吧?”

    白雅一顿。  她只是恐吓他的,她当然不会喊,喊进来了苏桀然,只会把场面弄的更加的混乱。

    她被顾凌擎看透了,所以气恼,扭头,朝着顾凌擎的手臂上咬上去。

    他拧起了眉头,抿着嘴巴,一声不吭,一眨不眨的看着她,好像要把她看尽心里,直接带走。

    白雅都尝到了他血的味道,他还是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军人,拥有钢铁一般的意志,即便他被咬的血淋淋的,也不出声,确实是硬汉。

    她想,白雅喜欢他,也是有理由的。

    推不开他,咬不开他,白雅也无奈了,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顾凌擎低头,吻上了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白雅吓了一跳,撑大了眼睛,死命的推着他。

    压根就挣脱不开嘛!

    他的吻跟苏桀然的吻一样的霸道,不同的是,她可以心平气和的对待苏桀然的吻,心里禁不起一点波澜,但是,面对他的吻的时候,她有些招架不住,气息也紊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凌擎红舌进入了她口中后,绕了好几圈,然后吸住了她的舌尖,带着轻微的刺痛,让她无法忽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更为浓烈的是他口中的酒味,轻而易举的把她给点燃了。

    他的手掌撩起了她的睡裙,手心里面的温度炙热的好像烟蒂一般,所到之处,都能引起她的一阵颤抖。

    她想说她亲戚在的,阻止她的进一步侵入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嘴唇被他堵着,压根就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顾凌擎的手掌沿着她光滑的肌肤碾压进去。

    白雅攥紧了床单,震惊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闭着眼睛,没有看她,认真的吻着,速度并不快,也不慢,好像要让她适应似的。

    白雅感到羞耻,千防万防,算漏了对酒鬼压根没有道理可言。

    他压根不看,所以也没有看到她贴的卫生巾。

    关键是,他还堵着她的嘴唇不让她说。

    “顾……唔唔,顾……唔唔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急的,还是挣扎的,额头上,鼻子上,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。

    关键是,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冲刷着她的理智,让她已经到了崩塌的边缘。

    顾凌擎和她太过熟悉,她每一个细节表现,他都记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他加快了速度,更深的吻她。白雅觉得快透不过气来了,咬住了他的舌头。

    他猛地压住了……

    她觉得好烟花在脑中绽放,有绚烂多彩的光芒,忘记了思考,忘记了所处的环境,张开嘴巴呼吸。

    渐渐的,才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雅,你反应挺好。”顾凌擎在她耳边沙哑的说道,“现在该轮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了她的双脚。

    白雅着急,握住了他的手,着急的说道:“我大姨妈在,你不能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顿了顿,看向手掌心中,没有见到红色。

    他狐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难以启齿,毕竟是假装的,心虚,垂下了眼眸,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说?”顾凌擎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堵着我的嘴巴,我怎么说?”白雅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凌擎应了一声,倒也没有为难她,坐在她的床边。

    白雅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,防备性的离他远一点。

    顾凌擎侧目,把她的排斥看在眼中,眸中讳莫如深,“你在哪?我就会在哪?如果有危险,记得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最危险的是你吧?”白雅不悦道。

    哪有他这样的,三更半夜跑到她房间,不问她愿不愿意就……,要不是知道白雅喜欢他,她会让他直接狗带。

    “刚才舒服吗?”顾凌擎转移了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脸红了,不想回答他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默认了。”顾凌擎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舒服。”白雅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下次换个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目光一直锁着她,一本正经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雅没有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、

    什么换个?换什么!

    “手指是比较细了一点。”顾凌擎认真的解释。

    白雅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我们分手了吧,不,是离婚!你还签了和周海兰的结婚协议,顾凌擎,请你认清楚你的身份,你是有妇之夫,还是个军人,这样的话,应该说吗?”白雅羞恼道。

    “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,我是不会和周海兰结婚的,我明天会回去,把和周海兰的结婚协议作废掉,以后我还是单身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已经打定了注意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