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70本已运筹帷幄,无奈……

    不一会,这三位同学被喊进了办公室,他们应该是私下交流过,脸色很差。

    白雅轻靠在校长的办公桌上,打开了手机录音,“说下吧,为什么要冤枉吕彪?”

    “看他不顺眼。”胖子也不否认了,理直气壮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看向其他两个学生,“你们也是看他不顺眼,才会诬陷他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他就凭着州长儿子的身份作威作福,做了坏事,也有人保着,这种人不能留在学校,留在了学校也会祸害其他人的。”瘦小的那个男同学正义盎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扯了扯嘴角,笑容带着讽刺,“你们不是法律,你们也不是天神,你们觉得,吕彪会祸害同学,如今恰恰是你们,祸害,污蔑,和诋毁着同学。

   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,你们的行为,会导致吕彪被唾弃,被学校开除,甚至影响到州长的声誉,情节严重,所以,我已经报警,接下来的事情,交由法律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校长脸色很差,这种事情发生在学校,影响非常的大,“能不报警吗?本来就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白雅看向校长,“你觉得吕彪被开除是小事吗?有没有想过,如果被冤枉看不到公正,对他的心灵来说,是多大的影响?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严重,小孩之间的玩闹。”校长干笑着。

    白雅严肃了起来,锋锐的看着校长,“如果是玩闹,校长你就不会喊我们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校长看说服不了白雅,转身对着吕彪母亲说道:“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,对州长的名声也不好,对吧?”

    吕彪母亲犹豫着,看向白雅,“白老师,能和你再商量一下吗?”

    吕彪母亲不用说,她也知道要跟她说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白雅点了点头,朝着外面走去,到了楼梯转角处。

    “白老师,吕彪这件事情多亏了你,不然,他肯定被冤枉了,但是,毕竟吕彪的父亲是有头有脸的人,这种事情就闹上公堂, 也有些啼笑皆非,要不,让他们赔个不是,就算了吧。”吕彪母亲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的脑子里闪过一句话:子不教父之过。 吕彪的性格如此,家庭的影响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“夫人,吕彪当年的事情你心里是很清楚的,犯错,不用受罚,被冤枉,也看不到公正,那么,他的心理怎么可能不扭曲,让他看清楚法律的力量,明白,做错事,就会受到制裁,才会更加规范自己的行为,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。”白雅不同意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我需要和我家那口子商量一下的。”吕彪母亲看似不同意,也侧面表达了一点,吕彪的事情,她做主。

    白雅笑了。

    吕彪母亲应该是下定了主意不追究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尽管商量,但是,请容许我提醒你,在我和吕州长签署的合同上明确的规定,关于吕彪的治疗应该完全按照我的方案,不能插手,一旦插手,合同终止。”白雅清晰的表达道。

    吕彪母亲的脸色不太好看,“我这不算插手你的治疗方案吧?”

    “你的做法会加剧我病人的心理扭曲,你觉得呢?不过,孩子是你的,我只是拿钱治疗的人,孩子未来发展的方向在于你这个监护人。我想回去看吕彪。”白雅颔首,朝着办公室方向走过去。

    吕彪的母亲眼中闪过一道烦躁,拨打了电话给吕行舟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吕行舟的口气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你从哪里找来的心理医生啊?不仅一点素质也没有,张狂肆意,傲慢无礼,桀骜不驯,给她三分颜色,就开始开染坊,都快踩到我的头上了,能不能把她开除了,重新找一个来。”吕彪母亲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昨天不还说她挺有本事的吗?让小彪吃晚饭也不闹了,还主动要求去学校,今天你这又是怎么了?”吕行舟态度更加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三个同学冤枉我们家吕彪,她是挺有本事,一会会就找出了小彪被冤枉的漏洞,但是她非要告那三位同学,我想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毕竟咱们小彪之前做的那些事情是真的,人言可畏,被捅出来不太好。”吕彪母亲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小事不用来烦我,你自己处理了就好。”吕行舟口气稍微好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但是她说,如果我们插手吕彪的事情,她和你的合同就中止了,吕彪是我的儿子,他的事情难道我还不能管了吗?”吕彪母亲越说越生气。

    吕行舟沉默着。

    “你给了她那么多钱,现在合同终止,能退回来吗?”吕彪母亲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退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她是故意的,我还没有见过一个心理医生像她那样傲慢的。

    她就是骗子,就想通过这个方式讹诈一笔巨款,以后治不好,我们也不好说她什么了,还有,刚签合同就开始摆谱,请假,然后现在把小彪送到学校,她连家教都省了,这种人人品不好,我不相信她能看的好小彪,让她还钱滚蛋吧。”

    吕行舟被烦的头都大了,“你处理吧,以后孩子给我好好管,你在家里什么事情都不干,养个孩子都看不好,我看,我应该和你离婚了,重新找个妻子,生一个聪明健康的孩子。”彪母亲一听委屈了,“当初是你不要我上班的,现在你怪我啊?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吕行舟一听哭哭啼啼的,什么话都没有说,直接挂上了手机。

    吕彪母亲更是火大。

    要不是白雅,她也不会平白无故被骂。

    她生气的回校长办公室,正眼不看白雅,对着校长说道:“我家那口说了,都是孩子,不要刁难,毕竟是同学。”

    白雅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他们冤枉我,就应该让他们去坐牢的。”吕彪不淡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和你的同学好好相处吧,别给我惹麻烦了。”吕彪母亲生气道。

    吕彪看向白雅,带着委屈。

    白雅微微一笑,“你父母是你的监护人,我做不了主,因为意见不合,恐怕,我也不能做你的家教老师了,加油,老师看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要白老师做我的家教老师。”吕彪生气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