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74顾凌擎,唯一的爱

    白雅心里一紧,着急的喊道:“刘爽。”

    面包车开走。

    白雅赶紧的再次发动车子,追上去。

    面包车上了马路,白雅看到又有其他一模一样的面包车开过来。

    她怕混淆了,看向抓走刘爽面包车的车牌。2s345.

    面包车到了一个十字路口,从两边又开过来四五辆相同的面包车。

    白雅心里着急,这场绑架看起来,就是蓄意的。

    她一边开车,一边拨打了110,“喂,您好,我是白雅,我朋友在美国大使馆门口被绑架了,现在绑架她的车子上了武夷路,车牌号是*2s345,请帮忙拦下,我现在跟在那辆面包车后,会随时跟你们说,车子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前面快是红路灯了,白雅怕跟丢了,加快了车速。

    后面一辆面包车更快的过来拦在了她的面前,特意堵在了红路灯处,让前面的面包车先过了红路灯。

    白雅知道他们故意拦着她,太过着急,直接就闯了红灯过去,寻找车牌是*2s345的面包车。

    一辆,二辆,三辆……

    她看到的面包车的车牌号都是*2s345.

    前面又是十字路口。

    车子分成了三路。

    她快要崩溃了,根本不知道哪辆车子里有刘爽。

    她只能跟紧了其中一辆面包车,至少,他们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她跟警察说道:“路上出现了十多辆*2s345,我不知道哪辆里面有我朋友,我现在跟上了一辆,他们都是一伙的,麻烦你们设路障,拦下一辆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登记下来了,现在跟上级申请,一会给您通知。”警察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愤恨的砸了下车上的喇叭。

    A国的制度特别的多,流程也麻烦,等他们申请下来,刘爽说不定都出事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下,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越是暴躁,越是没有用。 她挂掉了手机,给苏桀然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雅。醒了啊?中午一起吃饭?”苏桀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苏桀然,我有件事情请你帮忙,刘爽刚刚在美国大使馆门口被绑架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在车牌号是*2s345的面包车上,可是突然出现了十几辆车牌为*23345的面包车,都是一模一样的,我不知道哪辆上有刘爽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肯定是一伙的,我现在跟着其中一辆,你能帮我拦下来吗?”白雅着急道。

    “拦下来,也没有证据。”苏桀然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至少我知道是谁带走刘爽的。”

    “沈亦衍。”苏桀然确定的说道,“沈亦衍的人一直在跟着刘爽,刘爽去美国大使馆肯定惹火了沈亦衍,所以,他的人才会来带走刘爽,不过你不用担心,刘爽不会有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白雅觉得有股寒气从背脊出发,脸色都泛白了。

    刘爽最崇尚的就是自由。

    沈亦衍这种行为等于绑架囚禁。

    “你能帮我把刘爽救出来吗?”白雅请求的问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那边沉默着。

    “桀然,我就刘爽一个朋友,我不能看着她出事的?”白雅再次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被沈亦衍带走,恐怕,带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这么说,她更不能放着刘爽不管了,她过不起心里的那道坎。

    反正,她的人生已经全部被毁掉了,她愿意用自己破碎的人生去换刘爽一世的光明,“如果你把刘爽救出来,你想我怎么样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她暗示的够明白了。

    苏桀然那么聪明,应该懂的。

    “人在沈亦衍那里,救不出来的,沈亦衍的密室比我多了去了,不过,小雅,你也别太担心,沈亦衍不会伤害她,我保证,有机会,我让你和刘爽见上一面。”

    白雅生气的把手机挂上了,把车子靠边。

    苏桀然口口声声的说爱她?

    这是爱吗?

    他怕得罪沈亦衍,怕得罪总统,说到底,在苏桀然心中,他最重。

    他只以自己为中心,不管别人死活的,所以,才会毫不留情的往她的身体里面注射了病毒。

    她重重的再次敲着车盘,刺耳的鸣笛声在耳边响起,好像她的火气正在通过这种途径全部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有人敲车窗。白雅松了手,降下车窗,是一个中年妇女。

    “你有病吧,按什么喇叭,你这是扰民,影响大家了。”中年妇女插着腰骂道。

    白雅什么话都没有说,关上了车窗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觉得还没有骂过瘾,看白雅态度又不好,再次敲窗。

    白雅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看白雅要走,用力的踢着车门,“你给我下来!做错了事情就想跑,你妈就这么教你的。”

    白雅眼中掠过一道锋芒,推开车门,从车上下来,厉声道:“你妈教你随便破坏别人的车的。”

    “哟,是你自己按了喇叭,吵到了路人,你现在还有理了?”中年妇女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确实,跟不讲理的人理论没什么意思,你现在可以滚开了。”白雅去拉车门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恼羞成怒,拉住了白雅的头发。

    白雅顿时觉得头发疼到发麻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道歉,你这个臭表子。”中年妇女骂骂咧咧道。

    白雅也抓住了中年妇女的头发,往下拉,力道很大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疼的眼泪都快出来了,厉声道:“你放手。”

    白雅再用了一份力道,“是你先动手的,为什么要我放?”

    中年妇女疼的嗷嗷叫,“那我先放,你再放!”

    她松开了手,白雅用力的甩开她,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臭八婆。”中年妇女要再冲过来,白雅从刘爽的车上拿了逃生锤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停下脚步,看了看白雅手中的锤子,又看了看白雅,“你敢。”

    “三秒钟之内不给我消失,你看我敢不敢!”白雅锋锐的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妇女看白雅不像是说假的,灰溜溜的跑走了。

    白雅回到了车上,把安全锤丢在了副驾驶的位置。

    打了一架,她反而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暴躁,愤怒,没有用。

    她拨打了顾凌擎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顾凌擎那头接听了,不确定的开口道:“小雅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去蓝天别院,见一面吧。”白雅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过去,一会见。”顾凌擎立马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白雅凝望着远方,阳光落在眼中的水雾中,折射出了波光粼粼。  本想……和他,永远没有交集的。

    但,貌似,这个世界上,肯帮她的,只有顾凌擎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