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75看,你是爱我的

    雅在商场里买了牛仔裤,鸭舌帽,戴帽子的黑色运动服,又去附近的酒店里面开了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她进房间洗了澡,换上了新买的衣服,戴上了鸭舌帽,运动服的帽子,已经黑色的黑框眼镜。

    宝宝故意没有拿,只是拿了房卡和六百元现金。

    没有开车,出门,打的,压低声音说道:“去蓝天别院。”

    她从住的地方到蓝天别院四十几分钟,到那里的时候,顾凌擎还没有在。

    她站在门口等了大约半个小时,一辆黑色的悍马开过来。

    顾凌擎把车停在她的面前,从车上下来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人来的。

    “小雅,怎么了?”顾凌擎担心道,打量着她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进去后再说吧。”白雅下颔瞟向屋子。

    顾凌擎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白雅进去,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,面向顾凌擎,“有一件事,我想请你帮忙,如果你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白雅顿了顿。

    她真没有想到,她那么骄傲,有一天,她会用自己作为酬劳,下面的话,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答应?”顾凌擎盯着白雅,目光灼灼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垂下了眼眸。想起刘爽的安危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已经毁了,也活不了多久,总该保全一个吧。

    再说……白雅对顾凌擎……有情。

    她坚定了决心,抬头,直直的看向顾凌擎,“如果你答应,我做你背后的女人,限期为三个月,我记得曾经答应你帮你给士兵们做心里测验的,也刚好是三个月时间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抬起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白雅没有动,紧张的大气都不出。

    他在她的嘴唇上轻轻的碰了一下,缱绻而又深情的望着她的眼眸,“就算没有条件,你让我做事,不管做什么,我都会去做的。”

    白雅的心好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,颤抖的厉害。

    怪不得白雅本身喜欢他,确实,这个男人有很大的人格魅力。只是,她是不祥之人。

    好像,又害他了。

    白雅严肃的打开顾凌擎的手,“你听完我的事情,再考虑下到底要不要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要我做什么事情!”他的语气很坚定,好像不管她说什么事情他都会答应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情,可是会影响到他的前程。

    突然的,她不想说了。

    刘爽,顾凌擎,都是她想保护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似乎,为了其中一个人,她会害死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得再想想。

    白雅别过脸。

    顾凌擎摆过她的脸,让她正对着他。

    他目光坚定的望着她的眼底,“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相信他!

    顾凌擎何其强大,他有勇有谋有承担,她是相信他的,只是,有些私心和不舍得,让她并不想他去冒险。

    可是刘爽……

    她唯一的朋友啊,她又何其忍心。

    “顾凌擎,如果你得罪了总统大人,会怎么样?”白雅试探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眸光微微闪动,深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太了解她的性格了,她在试探他,就像当初她在地牢里的时候,试探他,可能被放出去吗?

    他确定,她说的这件事情跟总统有关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样,无关紧要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白雅带了希望,但又不这么放心,再次试探道:“你确定他不会给你小鞋穿?”

    “总统有意让他儿子接手总统的位置,一个羽翼未丰的年轻人,上台本就会听到各方弹劾。以我的地位,他不敢动我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羽翼丰了呢?”白雅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总统四年一选,我答应你,四年后的总统,就是我,我站在最高峰,没有人能撼动的了我的地位。”顾凌擎承诺道。

    白雅眼中迷蒙上雾气,嘴角微微扬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四年后,她已经不在了吧?

    他为了她,做那么多的牺牲,她却不可能陪他到永久,三个月,恐怕就是最大的限期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顾凌擎不值得,所以可怜。

    她踮起了脚尖,嘴唇碰到了他的嘴唇上面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顾凌擎俯视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睫毛微微颤动着,好像羽扇一般,撩拨着他的心。

    顾凌擎搂住了她的腰,拉到自己的身边,搂的很紧。

    他终于等到她了,天知道她不在他身边的日子,他是怎么度过的。

    他几乎每天都是疯狂的状态,每天都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和情绪,心头压着重重的石块,醒过来,都是疼醒的。

    他就思念,思念,思念到无法控制,跑去看她,恨不得想要破开她的脑袋,直接看到她的心脏,然后指着她的心脏对白雅说:看,你是爱我的。

    顾凌擎也闭上了眼睛,加深了这个吻,小心翼翼的,像是宝贝般的呵护,跟那天夜里的不同,他温柔的要把她融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不知道谁先开始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旋转,纠缠,顾凌擎打开了空调。

    他的衣服好像是被她弄下来的。

    他也弄掉了她的衣服,裤子,把她放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要她的那刻,她紧张了,握紧了他的手臂,望进了他漆黑如墨的眼睛中。

    他也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自己,有一丝的迷惘和恐慌。

    她这么做,到底是对还是错?

    是救赎还是劫数?

    是弥补还是深陷?

    她,不知道,所以,会害怕。

    顾凌擎吻她的时候是轻的,进去的时候却是重的,就像他给人的印象一样,洪武有力。

    痛并带着无法言喻的欢,开始的磨合变成了互通的佳境。

    不再觉得疼痛,也不再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她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何其珍贵,过一天,就少一天。

    她,想在他的面前绽放最耀眼的自己,即便死,也无遗憾了。

    她出来的时候,抱紧了他,脸搁在了他的肩膀上面。

    拥抱,拉近了心的距离,却让对方看不到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白雅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舍不得顾凌擎。白雅在催眠自己的时候,其实,应该催眠她对顾凌擎的感情,也应该封锁自己的记忆,让她自己变得更加的冷漠,只是一个完成任务的工具。

    是她,从头到尾都没有舍得过顾凌擎吗?

    以至于……舍不得封锁记忆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