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76我相信你的心里一直都有我

    其实白雅最明白的,让一个精神病人快速治愈的方法就是封锁这个病人所有会痛苦,已经可能以后会痛苦的记忆。

    她在此项研究里花费了三年的时间,是个非常有天赋的学者,通过不断的努力和案例实践,她是这个领域里的排行前十的专家。

    或许,精神病人,之所以成为了精神病人,就是在那段痛苦的记忆力执念太深。

    精神病人的家人太心疼她(他),会希望她(他)忘记了痛苦的会议,重新正常的生活。

    但是精神病人本身并不愿意走出来吧……

    顾凌擎的速度加快,她耳边听到他低沉的声音,知道他那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赶紧擦了眼泪。

    顾凌擎吻她额头,眼睛,尝道了咸咸的味道,担心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还带着微红。

    “怎么哭了?我弄疼你了?”顾凌擎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摇头,“没有,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舒服你哭?”顾凌擎不相信,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,白雅觉得害羞,躲开了他的手,环住了自己的脚踝,“骗你干嘛,你感觉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顾凌擎脸上带着因为欲没有消逝的感性,坐在了她的旁边,拇指指腹揉着她的眼睛下方,“那你哭什么?”

    白雅不想告诉他她哭的原因,因为他们之间没有未来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眸,轻声道:“太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娇羞的模样,终于信了她,嘴角微微上扬,“之前让你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。”白雅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把白雅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先洗澡,然后说下,你想要我做什么!”顾凌擎霸道的说道,把她放到了浴缸里。

    她把自己给他的那刻,就准备告诉他是什么事情了。 顾凌擎给她放温水。

    她凝望着他,“我有一个朋友叫刘爽,你知道的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,你很在乎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被沈亦衍抓去了,我想把她救出来。然后把她护送到国外去。”白雅说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诧异的看向白雅,“沈亦衍为什么要抓她?他们之间有交集?”

    “他们应该是小学和初中同学,那个时候,沈亦衍的父亲还不是总统,只是州长,而刘爽的父亲已经是副院长还是院长了吧?

    所以,会读一个学校也正常,后来,沈亦衍的父亲越走越高,走到了总统的位置,他们之间就没有联络了。

    直到三年前,沈亦衍举办了相亲,我去了,刘爽去了,你也去了。”白雅回忆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了?”顾凌擎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没有了一段记忆,他好像真的错过了好多美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因为一些突发事件,刘爽和沈亦衍之间发生了关系,也不知道沈亦衍怎么想的,就想把刘爽纳入后宫,刘爽不愿意,他就把人绑架了。如果没有猜错,刘爽肚子里还有了沈亦衍的孩子。”白雅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刘爽肚子里有沈亦衍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不确定,是苏桀然告诉我的。”白雅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,顿时紧张了起来,“难不成,苏桀然又想通过我陷害你?”

    顾凌擎的眼眸沉了几分,“小雅,我答应你,一个月之内,我肯定会把刘爽救出来,我会小心小心再小心,上次我被陷害也不是因为你,而是因为我太大意,你不要自责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能不自责。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顾凌擎信任她,才会不去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顾凌擎这么说,只是想要她没有负罪感。

    但是,她心里明白的,比明镜还明。

    她会因为情绪激动,或者太在乎某件事情,偏执和钻牛角尖。

    “三个月之内把刘爽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刘爽怀孕的,沈亦衍应该暂时不会伤害到刘爽。

    三个月内拿掉孩子,三个月后拿掉孩子就太伤身体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凌擎应道,洗澡。

    白雅也洗澡。

    都不说话了,气氛变得微妙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向他,顾凌擎也朝着她看过来。

    他洗好了,拿浴巾围在了腰部,在白雅的面前蹲了下来,柔声道:“你准备什么时候嫁给我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雅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个,心跳跳的飞快的,好像快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顾凌擎微微扬起嘴角,“我们是闪离,闪离后又闪婚,呵呵。”

    白雅看着他的笑容,眼眸跟着心思一起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越是笑的明媚,她的心情越是阴郁。

    可是,残忍的话,总是要说的。

    毕竟,她陪不了他多长时间,没有苏桀然那一针,她死的更快,快到,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去做。

    “首长想多了,我和你,只是交易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笑容放了下来,打量着她决绝的眼眸,目光深沉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白雅也觉得交易这个词,太伤人,别过了脸,站起来,拿起架子上的浴巾围住了身体,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顾凌擎从她的身后抱住了她,胸口紧贴着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一直要这么排斥我,不惜用刀子一般的言语伤害我们之前的感情。

    但是我相信,你的心里有我,所以,我等你放下心房告诉我一切。

    白雅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多老,多丑,多神经。

    我爱你,即便有一天,你成了我的负担,我也愿意背着你,一起走到人生的尽头,你不是连累我,而是陪伴我。”顾凌擎深情告白道。

    白雅的眼泪瞬间就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她听过的最好听的话,即便流着眼泪,心里依旧有种触动,触动到了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她想,她流泪,应该是躲在最深处的白雅听到了,对吧?

    所以她在悲伤,她在感动,但是,她依旧,不准备出来,因为她知道,出来,就会面对的是生离死别。

    她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白雅帅气的擦了擦眼泪,转眸,看向顾凌擎,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走。”顾凌擎拧眉请求道。

    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深情款款,那是一种毒药,能够通过眼神吸收,看多了,会不自觉的沉沦,从而……病入膏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