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78以为缘浅,奈何情深

    白雅笑了,望着他阴冷的模样,“你和我记忆中的苏桀然,果然没有什么改变啊。你觉得我能去哪里?”

    苏桀然看出她眼中的讽刺和冷然。

    那句,和我记忆中的苏桀然没什么感觉,就像是一个炸弹一样,轰炸了他的脑神经。

    他为了她,已经改变了很多,她看不到吗?

    “说,去哪里了!”苏桀然恶狠狠道。

    仿佛她不说,下一秒,就让她去地狱。

    白雅冷静的看着苏桀然,“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?”苏桀然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多,你想先听哪个?”白雅平淡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看不清楚她,仿佛和她之间隔着千山万水,她下一秒就会消失。

    他迫切的想要做些事情,证明他还拥有着他。

    苏桀然低头,朝着她的嘴唇吻上来。

    白雅下意识的别过了脸。

    她的这一个举动更急激怒了苏桀然,他摆过她的脸,强行堵住了她的嘴唇,红舌进入她的口中,肆意的翻滚。

    她都快被他搅的气都头不够来。

    但是,她不能推开他。

    她越是推开,越是会激怒苏桀然,如果他用强的,她又如何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索性,赌一次。

    她回吻了他。

    苏桀然一惊,睁大了眼睛,诧异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白雅闭上了眼睛,不能让他看出她的心机,否则,功败垂成。

    苏桀然的眼中闪耀着热烈,更加凶猛的吻她,手上的禁锢松了。

    她趁机翻身,把苏桀然顶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他揉紧了她的腰,拉到身边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了他的生理变化,腹部上的东西太过炙热,就像钢铁一样,赶紧的松开他,往后退开了一步。苏桀然再次握住了她的腰,眸中的怒气消逝了,取而代之的是挥散不去的情谷欠,迷魅了眼睛,写满了渴望。

    “小雅,我想要。”苏桀然沙哑的说道,喉结滚动,红唇微启,喘着不平稳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方便。”白雅拧眉道,有些担心,她忘记了放护垫,要是苏桀然发现,估计,她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的望着苏桀然。

    男人小脑开始发挥作用,大脑果然没那么精明了。

    他抚摸着她红色的嘴唇,“用这里。”

    白雅毕竟成年了,已经到了轻熟的年龄,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说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别过脸,“三个月后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顾凌擎在一起的时候,用这里帮他解决过吗?”苏桀然问道,声音深沉,辨不清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白雅不知道他问这句话的意图是什么?

    但是,肯定的回答,苏桀然肯定会生气,暴怒,她很难安全。

    “我的性格,比较冷淡。”白雅模棱两可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笑了,扬起了笑容,“以后我慢慢教你,我先洗个澡,你换下衣服,晚上我带你出去,另外,我还是希望你告诉我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同样的问题,之前他是剑拔弩张的,现在好说话了很多,危险性也降低了很多。

    白雅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苏桀然松开她的腰,转身,走进洗手间里,洗了冷水澡,无奈,小弟已经好几年没有得到女性的疏解,他胀着也难受,闭上了眼睛,想起刚才白雅的吻,手掌附上了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白雅看他在洗澡,赶紧的换上了衣服,贴上了假的卫生巾。

    脑子里飞快的转着。

    苏桀然十五分钟后从浴室走出来,看着她的目光晶晶亮的,充满了柔情,暧昧以及性的蛊惑。

    白雅尽量让自己冷静的站着。

    他再次搂住她的腰,拉倒身边,身上还带着湿冷的水汽,“现在总该告诉我,去哪里了吧?”

    “去见我妈了。”白雅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不相信,拧起了眉头,“去见你妈要穿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在我的治疗期,恢复的很好,精神面貌也很好,我现在还不是让她见到我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依旧不相信,审视着她面无表情的脸孔,“你去你妈哪里为什么不带机?”

    “故意的,不想被人打扰。”白雅理直气壮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被人中的人,指的是我?还是,你现在在撒谎。”苏桀然沉声道。

    白雅微微扬起嘴角,带着几分讽刺,眼睛里面一丝笑意都没有,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想说吗?

    很多人总是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,本能的排斥自己不想相信的,对他们来说,现实往往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他们想要的结果是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所以,苏桀然,你心中已经认定了结果,有了自己猜测的答案,不管我说什么,你不会相信,对我而言,你相信也好,不相信也罢,随便了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看出她生气了,“好了,这件事情就过了,我每次找不到你的时候,真的着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在你的房间等你,玩着你的手机,我想了很多种可能,每一种可能都让自己焦炉,难受,快要爆炸,我以前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,是你让我变得没有自信。”

    白雅垂下了眼眸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充满了谎言,虚伪,狡诈,而她,不知不觉的,成为最虚伪最狡诈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心中所爱,所以,对其他人痛下杀手,她其实,也并没有多伟大。

    “苏桀然,别喜欢我了,我真不值得你喜欢。”白雅冷声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握住白雅的手,在嘴边,亲了一下,邪魅的扬起笑容,“我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,换的你的回头,就算你不回头,我们也捆绑着,一起终老。”

    她抽回了自己的手,依旧垂着眼眸,太多的心思,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,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白雅跟着他走进了酒店的包厢,看到邢霸天一家,眼神微凉。

    苏桀然每次都喜欢安排这样的惊悚,并且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她之前还因为对他撒谎了,有些愧疚,如今,这丝愧疚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“桀然,你带着她来这里做什么?”邢瑾年第一个不待定,站起来,瞪着眼睛,指着白雅,怒气冲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们请我吃饭的吗?我难道不能带我的女伴?”苏桀然搂住了白雅的腰,低头,在白雅的脸上亲了一下,在邢霸天一家的面前,确定他和白雅的关系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