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80雄性的交锋,王者的女人

    “晚上我想请你吃饭,不知道你有没有空?”周海兰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晚上没有空,我请了人吃完饭。”白雅直接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那明天中午可以吗?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手机里面说吧,一样的,不是非要见面才说的。”白雅下意识的不想见周海兰,没有原因,就是不想。

    “我有东西要给你,明天我会在紫苑楼302包厢等你,不见不散。”周海兰说完,不等白雅说话,直接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白雅收起了手机,放到包里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苏桀然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周海兰。”白雅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她找你,我劝你不要去,估计没什么好事,对了,我听说,顾凌擎没有和她结婚,把名下得房子和存款都给她了。”苏桀然神色不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再想想。”白雅没有直接说不去。

    苏桀然拧起眉头,“你不要和她走太近,她这个人,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一个成年人,都没有想象中的简单,苏桀然,你简单吗?”白雅反驳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搂住她的肩膀,睨着她,“怎么,生气了啊?来来来,告诉我生气的原因,我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不尊重我,你只是想要掌控我,见不见,都是我的自由。”白雅表达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点了点她的鼻子,“我不是想要掌控你,我是关心你,好了,不说这个了,我们去吃饭,饿了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推着她走,并不想跟她交流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,确实,只是想要掌控她。

    白雅烦躁的背过脸,看到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躲藏了起来,只露出小半个鸭舌帽。有人再跟踪着他们,那个人是跟踪她,还是跟踪苏桀然?

    “苏桀然。”白雅喊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再跟踪我们,上了车子再说。”苏桀然压低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那么说,那个人不是苏桀然的人咯?

    她也不喜欢被人跟踪,所以没有说话,跟着苏桀然上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别回头。”苏桀然提醒道,他系上安全带,开车。

    白雅看向后车镜中,有一个瘦瘦高高的,带着鸭舌帽的人走出来,也上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是谁的人啊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坐好了。”苏桀然沉声道,眼中闪过一样的波光,开车。

    车子飞快的行驶在马路上。

    下班高峰期

    苏桀然开车是疯的,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她抓住了车门上面的把手,想起了三年前,苏桀然也是这样,在马路上横冲直撞的。

    以前有顾凌擎救她,现在,只有她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,会撞到人的。”白雅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水平,你不放心吗?”苏桀然话音刚落,拧起了眉头,眸中闪耀着隐含,“我知道跟踪我们的是谁的人了?”

    “谁的?”白雅顺着苏桀然的目光看向前面。

    前面是障碍物,交警像是故意在等他一样。

    他想倒车,后面也拦起来障碍物。

    白雅好像也知道了,是谁在跟踪他们。

    “顾凌擎。”苏桀然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拧起眉头,“顾凌擎是在保护她吗?”

    苏桀然下车,走向交警,微笑着说道:“我没有违法吧?”

    “下班高峰期飙车,连续闯了六个以上的红灯,你说有没有违法呢?”交警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警官你有所不知,刚才有人在跟踪我,我只是为了躲开他的跟踪。”苏桀然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事情,我只管交通方便的,先扣押,走法律程序,拘留。”交警铁面无私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知道,既然是有人有心安排,也不会给他面子,“可以打个电话吧?”

    交警想了一下,点了点头,“可以。”苏桀然拨打电话出去,沉声道:“我在广安路这因为飙车和闯红灯,被交警扣押了,需要拘留,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收了电话,走向白雅,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,“这车子被扣押了,我要去拘留所几个小时,等我出来,一起吃夜宵。”

    白雅看他云淡风轻的,点了点头。“那我先回酒店,我等你到十点,十点过后我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揉了揉白雅的脑袋,“别忘记了吃晚饭,等我出来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白雅推开他的手,“我不是小动物,别揉我的头,头发都乱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个绝情的女人,我都要去拘留所了,也不对有一丝的温柔。”苏桀然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温柔,有的女人给,不说了,早去早回。”她决绝的说道。

    还真是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或许,他喜欢的,就是这么一份真诚。

    苏桀然跟着交警走了,白雅打的回去心悦酒店,手机响起来,她看是陌生的来电显示,不想接听,直接挂掉了。

    陌生的来电显示又响起来。

    她拧眉接听,口气不太好的问道:“谁啊?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顾凌擎,我现在用隐匿的号码给你打的,你记得打完后删除掉来电显示,这个号在移动上是找不到的,我会关苏桀然几天,你有事给我打电话,把我这个号码背熟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?你也说关苏桀然几天,治标不治本,压根就没有用,只会增加你们之间的矛盾,另外,你的保护对我来说,其实就是伤害。”白雅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还有事情需要苏桀然去做,苏桀然被关起来,只会拖延她的进程,一个月后,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到全身而退,她需要的是速度。

    顾凌擎感觉到她的怒气,沉默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这么做是关心她,不应该把怒气发在他的身上的,深吸了一口气,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“以后不要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雅,你到底为什么要留在苏桀然身边,有些事情是他能做而我做不到的吗?”顾凌擎问的直接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你不要管了,我自有主张,你好好做你的事情吧,就这样,挂了。”白雅直接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顾凌擎眯起眼睛,他觉得,肯定有些事情是苏桀然能够做到而他做不到的,那些事情是什么?

    他有一种预感,他只要知道那些事情是什么,就能让白雅回到他的身边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