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83并肩作战

    她哭了十几分钟,哭到脸上都是眼泪鼻涕,哭到眼睛红肿,哭到了气都透不过来,脑中一片空白,才从厕所里面出来,走到了镜子面前,洗脸。

    抬头,看向镜子中的自己,深吸了一口气,手指按在了镜子上面,抚摸着里面白雅的脸,轻声道:“别难过,顾凌擎走了,我会一直陪着你,保护你,从今以后,没有人能伤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保洁人员进来,怪异的看向白雅。

    白雅睨了一眼保洁人员,挺直了腰杆,从洗手间出去。

    门关上的那刻, 她听到了保洁说了一句:“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她浑身一颤,垂着的手,都在颤抖着,推开门,锋锐的目光扫向保洁人员,厉声呵斥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保洁员看白雅生气了,她毕竟是服务人员,立马改口道:“我什么都没有说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再让我听到,我告你诽谤。”白雅警告道,转过身,朝着203包厢走过去。

    苏桀然点的早餐全部都上来了,他没有吃,玩着手机,看到白雅进来,盯着她的眼睛,“你哭了?”

    “不用在意,只是一种情绪的发泄,哭完就好了,也认清了现实。”白雅拉开椅子,在苏桀然的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苏桀然微微扬起嘴角,把手机放在边上,问道:“你认清了什么现实?”

    “想要以后日子过得好,你就是我的天,逆天而亡,顺天而生。”白雅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狐疑,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,假不了,假的,也不能成真,赶紧吃早饭吧,吃完了回去好好休息,我们以后还要并肩作战。”白雅严肃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扣住了她的手,四指穿过她指间的缝隙,紧紧的握着。

    他喜欢并肩作战这个词语。

    “小雅,你有没有想过,我们走过那么多的分分合合,现在还在一起,或许,就是命中注定的一对。”苏桀然柔声道。

    白雅没有否认,微微扬起嘴角,“或许吧,未来的路,会怎样,谁也不知道,且行且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珍惜你的,我发誓,只要你永远不离开我,我永远不会离开你。”苏桀然承诺道。

    白雅扬起了笑容。情相悦,誓言就是甜蜜。

    两情不相悦,誓言就成了负担。

    吃完了早饭,苏桀然回去,她去商场买衣服。

    走到了购物中心,还没有开门,她坐在马路边的木长椅上,看着路上经过的形形色色的人,和各种车辆,阳光正好,落在她的身上,有些犯困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姐。”一个少年踏着滑板过来,递给白雅一只口空,“能麻烦你在我衣服上印上口空的印子吗?”

    白雅没有接他的口红,微微拧起眉头,“这个时候,你应该是上学的吧?”

    少年脸上怪异,“麻烦小姐姐了,如果小姐姐答应了,口红送你。”

    白雅看他目光闪烁着,时不时看向右边。

    右边还有两个少年在那里看着。

    “你和你的小伙伴打赌了?”白雅猜测性的问道。

    少年腼腆的笑了,“他们都说你长的好看,跟我赌一百元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好看的女孩会喜欢逃学的孩子吗?”白雅反问。

    少年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知识可以改变人的一生,提高人的魅力,使人变得有内涵和有气质,你是想要长大以后娶个漂亮女孩做老婆,还是娶一个一般女孩,还要被老婆嫌弃没有用呢?”白雅笑着说道,从包里拿出口红,涂上了嘴唇。

    少爷带着希望看向白雅,情绪有些小激动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在你衣服上印上口红印,前提是,你现在必须回学校上课,你答应回去上课吗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答应,答应。”少爷立马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在少爷的衣服上流下了唇印。

    少爷兴奋的划着滑板走了。

    白雅看着那三个少爷离开,扬起淡雅的笑容。

    小孩的世界,真够单纯和简单,只是在衣服上印上口红印就可以满足,他们想的不多,希望得到的也少。

    商场开门了

    白雅进去,买了三套衣服,包括贴身衣物,买好了,打的回酒店,重新洗澡,洗了新买的贴身衣物,用熨斗把衣服熨干。

    其他送去干洗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是周海兰的,想起昨天晚上周海兰约了她今天中午见面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真不觉得和周海兰还有什么见面的必要,没有接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又响起来,她看还是周海兰的,接听了,“有事吗?”“我已经在紫苑楼302包厢了,你什么时候过来啊?”周海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准备过来,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东西给你,请你一定要过来,不然,我不会从这里离开,一天,两天,一个月,两个月,我一定会等到你来为止。”周海兰坚定道。

    白雅拧起了眉头,这般纠缠,她不去,好像太不近人情了。

    “一小时后我过来。”白雅沉声道。

    她换上了新的衣服,没有化妆,去紫苑楼302包厢。

    包厢里除了周海兰外,还有一个五,六岁的小朋友,长的和周海兰有几分的像。

    她估计就是周海兰和顾凌擎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白雅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    周海兰拉着白雅的手, “你终于肯来见我,太好了,是这样的,其实,我和顾凌擎压根就没有结婚,只是有一个莫名其妙的协议。”

    白雅沉默着,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周海兰继续说道:“顾凌擎不想和我结婚,我知道,他的心里只有你,所以,我同意协议作废的,但是,顾凌擎把他名下三套房子和一百零八万的现金都给了我,这些东西我是不能要的,请你还给顾凌擎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么做,肯定有那么做的道理,既然给你了,你就拿着,这是你和你的孩子应得的。”白雅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等下啊,等我一下下。”周海兰不由分说的走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白雅看向那个小孩。

    如果她的孩子没有死,也该和他差不多大了。

    周海兰没有了顾凌擎,至少还有这个孩子,应该不会觉得孤单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带我去一个地方吗?这个地方,非常非常重要。”小朋友问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