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84他不相信任何人,只信白雅

    “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走,阿姨和你其实是不熟悉的,你要去的地方,可以让你妈妈带你去。”白雅揉了揉小朋友的头,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地方不能让我妈妈知道,否则,我就会被人带走,但是我要去拿一件很重要的东西,阿姨,我相信你,请你帮帮我好吗?不然我会死的。”小朋友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要拿什么东西?”白雅防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我以前藏起来的一个地图,我要去了那里才知道具体埋在哪里的,我做好了记号的。”小朋友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拧起眉头,审视着小朋友,“什么地图?”

    “关于基地的,我要拿了,给我爸爸。”小朋友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扯起嘴角,听出了小朋友的逻辑错误。

    “那你应该直接找你爸爸,把地图的事情告诉你爸爸,而不是我。”白雅委婉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小朋友生气了,“你到底带我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基地的地图不能让你妈妈知道,为什么被你妈妈知道后,你会被人带走?为什么我不帮你,你会死?”白雅一连问了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小朋友顿时编不出什么好的理由,拿了桌面上的烟灰缸,用力的敲自己的脑袋,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雅站着没有动,眯起眼睛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把烟灰缸丢在了白雅的脚底下,从房间里面跑出去,喊道:“打人了,妈妈,她打我, 妈妈。”

    白雅站在包厢门口,看着小朋友跑出去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,前面的是陷阱,她再追上去?

    她也不会傻傻的待在这里等着周海兰回来质问。

    顾凌擎马上要娶别人了,这个人不是她,也不是周海兰,周海兰和她斗,没有丝毫的意义。

    况且,她没有心力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白雅从后门离开,步行,回去酒店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她刚回到酒店房间,手机响起来她看是周海兰的,接听,“白雅,你们现在已经不在包厢了吗?我回来找你们,谁都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说要我带他去一个地方,你知道这个地方是哪里吗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一个地方?什么地方?”周海兰的语气里充满了不解。

    “他说,那个地方不能让妈妈知道,妈妈知道后,他就会被带走,还会死,我已经把这件事情告诉顾凌擎了。”白雅清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小新真的这么说?他现在在哪里?”周海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自己拿烟灰缸砸了自己的脑袋后,冲出了包厢,不知道去哪里了?”白雅话音刚落,周海兰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拧眉,看向身边站着的小新,“你这次把我害惨了,你为什么要说不能让我知道,还会被带走,会死这样的话,你爸爸会以为我是坏人的。”

    小新害怕的看着周海兰,“她不肯跟我走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赶紧跑,如果你爸爸找到了你,你一口否定,说没有说这些话,是白雅打你,你要坚定,必要时候,苦肉计继续用,现在用,是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,知道吗?”周海兰交代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妈妈,我不会让那个坏女人夺走爸爸的。”小新说道,朝着后巷继续跑去。

    周海兰担心的给顾凌擎拨打电话过去,“阿擎,小新出事了,我到处都找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顾凌擎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约见了白雅,想把你的房产证还给你,我单独让小新和白雅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但是我回到包厢,白雅和小新都不见了,我刚才打电话给白雅,白雅说看到小新冲出去了,她也不知道小新冲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小新很乖的,也很听话的,为什么会突然冲出去呢?”周海兰把全部的矛头引向白雅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先找到小新再说。”顾凌擎干脆利落的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白雅休息了半小时,出门,就在酒店附近的拉面店里吃面。

    吃面吃了一半,手机响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是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,接听,“如果想要孩子活着,到青山公园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打错电话了吧?”白雅平静的说道,低头,继续吃面。

    “你是白雅吧?小新在我们手里,两小时内,你没有来,就只能见到尸体了。”对方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应该找的是孩子的父亲或者母亲,找孩子的爷爷奶奶也可以,我和这个小孩,没有半点关系,不好意思啊,另外,再打电话来骚扰我,我就会报警,好自为之。”白雅说完,直接吧电话给挂上了。

    对方:“……”她吃完,付了钱,倒是挺好奇,对方到底搞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她开车,去青山公园。

    远远的,看到了顾凌擎。

    “爸爸,是那个女人打我,她还要打我,我就跑了。”小新告状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白雅打你,怎么可能,小新,不许胡说,她怎么可能会打你呢?”周海兰不相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女人打我的,还逼我说,我妈有问题什么的,我不说,她就打我。”小新抿着嘴巴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周海兰观察顾凌擎的脸色,柔声道;“这里面肯定有误会,我相信白雅的为人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深邃的看着小新,脸上有些冷淡,蹲了下来,“你不想白雅做你的母亲对吧?”

    周海兰一下子就听出了这句话的陷阱,立马说道:“怎么会呢?白雅那样知书达理,是我比较信得过的人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睨向周海兰,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你清楚白雅的为人,自然会这么觉得,小新还小,他只会根据主管判断,小新的想法对我来说,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周海兰被顾凌擎堵的,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小新像是找到了共鸣,开口说道:“我不喜欢她做我的妈妈,我有妈妈,为什么要别人做我的妈妈?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用这种方法来诬陷她?”顾凌擎视线在小新的额头上,“却不知,我要娶的是另外一个人,做的都是无用功,以后,别做伤害自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周海兰震惊了,“你要娶的不是白雅,为什么?白雅那么好!”

    顾凌擎站了起来,睨向周海兰,声音微凉,“如果你带不好小新,我会剥夺你的抚养权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