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85爱的深沉且伟大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是哪里带的不好吗?”周海兰红了眼圈,不淡定的看着顾凌擎。

    “小新小小年纪,就学会了自虐,来冤枉别人,这种性格要是不纠正,长大以后,只会更加阴暗,你觉得你纠正了吗?”顾凌擎直言不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相信是白雅打他的,我怎么没有纠正?你不能冤枉我,至少我没有对不起你。”周海兰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眼眸沉了沉,话题止于此,“我先送你们去医院吧,小新伤的是头,需要检查下。”

    周海兰别过脸,看到了远处的白雅,眼眸微微闪动,对着顾凌擎说道:“你抱下小新吧,即便有错,他还是一个孩子,我不想他感觉不到爱,那样,只会让他的性格更加的扭曲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抱起了受伤了的小新。

    小新环住了顾凌擎的脖子,“爸爸,你要娶谁了啊?我想你和妈妈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爸爸妈妈不在一起,给你的爱不会少,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一直都看不到你。”小新委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,我一个月会抽出时间看你四次。”顾凌擎承诺道。

    白雅看着他们一家三口朝着另外一头走去,父爱母慈,和乐融融,画面很美。

    而她,不过是沧海一粟。

    她自己的事情都做不好,实在是不好多管其他人的家事。

    她把车窗关上了。

    如今,她和顾凌擎已经什么都不是了,顾凌擎还会帮她救刘爽吗?

    她现在也没有脸皮去问他这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准备给苏桀然拨打电话,刚好沐晓笙打进来。

    白雅接听了手机,“喂,晓笙。”

    “白雅,你还在A市吗?”沐晓笙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在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救命啊,我跟你说,金源市出现了一起性质极其恶劣的命案,牵连到了吕州长的儿子。

    那孩子很倔,被抓后,只说不是他干的,然后什么话都不说了。他的身份又特殊,所以,警察局不敢用非常手段,所以,他们求助了上级,现在,压到了我这里。我这里,最有能力的也只有你了。”沐晓笙焦虑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沉默着。

    她答应帮沐晓笙完成十二件任务的,只是吕彪的这个案子,她潜意识里的排斥。

    沐晓笙看白雅不回答,更加没有底了,以前白雅回答的很干脆的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实话吧,我这里是被压下来的任务,我不得不派人去。

    但是,我们这里的人听说牵扯到高官,没有人愿意去的。

    只有我去了,问题是,我不是犯罪心理学专家,但我又是院长,我去,不但没有半点作用,还会影响院里的声誉。”沐晓笙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去。”白雅应道。

    毕竟,她欠沐晓笙一个恩情,沐晓笙二话不说的答应帮刘爽,她也不应该推脱的。

    “白雅,你真是我的贵人了,你下午有空吗?我给你买火车票,那边局长那,我会发文件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定好了火车票发消息给我吧,我回去整理行李,退房。”

    “太棒了,你在金源市的住宿标准给你定总统套房的,一会发消息给你。”沐晓笙像是怕她后悔似的,赶紧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白雅先回酒店整理好了不多的行李,退了房间,收到了沐晓笙发过来的短信。

    他给她定了下午17点20的动车,到达金源市的时间是21点40,他还给她定了金源国际大酒店的总统套房,钱都付了,直接绑定的是他的信用卡,住一晚,算一晚的费用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的时间不多,说不定,她和沐晓笙也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白雅去火车站的路上给苏桀然拨打了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“宝贝,你怎么知道我刚醒?晚上一起吃晚饭。”苏桀然邪佞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晚上不能一起吃晚饭了,研究所接到任务,我需要去金源市,协助金源市警方破案,等我回来,我想见刘爽一面,你可以帮我安排吗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金源市啊,怎么不早告诉我?”苏桀然隐隐不悦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刚知道的,早点我也不知道,你能不能帮我?”白雅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你出去多久?”苏桀然拧眉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听到苏桀然答应了,苏桀然这个人虽然手段极其毒辣,但是答应了的事情一般还是能做得到的。

    她微微松了一口气,先见到刘爽再计划怎么救刘爽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多久,快的话一天,慢的话,应该也不会多于半个月,到时候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半个月啊,我的药效是一个月,记得在一个月内回来,不然神仙都救不了你,另外,你知道顾凌擎要娶谁了吗?”苏桀然狐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摇头,想起顾凌擎抱着孩子,周海兰跟在他旁边的画面,眼神冷漠了几分,“我不知道,也不关心,他的世界和我的世界不在一起,我只想早点忘记这个人,你最好,也不要在我的面前提起他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扬起嘴角,“说这些话是真心的?”

    “真心的。”白雅很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相信她是真心的,眼中有了笑意,“路上小心一点,什么时候到金源市,我让人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晓笙说发了文件给金源市警方,他们应该有人到火车站接我的,晓笙也帮我定了酒店,我这个月去了金源很多次,对金源也很熟悉了,麻烦你朋友,反而让人觉得我很无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拒绝我,我再勉强,只会让你厌恶,那好吧,你到了金源记得给我打电话,另外,看在你今天的表现还算不错的份上,等你回来,我还会送你一份大礼。”苏桀然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大礼?”

    “等你回来就知道了。”苏桀然卖关子。

    “是邢霸川的事情?”白雅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是他的事情,我就不用卖关子了,不是,一个保证能让你很开心的大礼,好了,我先不说了,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下,拜拜。”苏桀然说完,挂上了电话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