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87水落石出

    吕彪会知道她的身份,她早就猜到了。

    她离开吕彪家不干,吕彪回去发脾气了。

    他母亲肯定说了很多她的坏话,包括暴露她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“枉费我知道你出事了,第一时间过来救你,你现在是嫌弃我是心理医生吗?”白雅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救我?你拿了我爸爸多少钱?”吕彪讽刺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做你的心理医生是签好合同拿钱的,这次,没有,”白雅确定的说道,专注的看着吕彪。

    吕彪审视着她的脸色,仿佛想要在她的脸上看到撒谎的痕迹,但是,并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因为关心我,所以才来救我的?”吕彪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“在法律的正常途径之内,只要你是清白的,我就会千方百计证明你的清白。只要你是无辜,我就不会让人冤枉你。”

    “白老师,我没有杀人,人不是我杀的。”吕彪心理防线被突破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出现在案发现场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妈不仅故意放过了欺负我的同学,还辞退了你,我很生气,想要做些什么来表达我的愤怒,我就把欺负我的那几个同学的轮胎气给放掉了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是我,就怂恿张春霞报警,说我强j了她。

    案发当天,我想警告下张春霞,就撬开了她家的门锁,撬开后,发现里面血腥味很重,还有张春霞的哭声。

    我意识到他们家里出事了,偷偷摸摸的进去,推开了张春霞的房门,看到张春霞躺在床上,没有穿衣服,但是她的那里被白色的像是泡沫一样的东西堵住了,嘴巴里也是,都是白白的东西,喉咙在流血。

    我又推开了张春霞隔壁的房间。

    她妈妈也死在床上,被截肢了,死相很恐怖。

    我就想,既然她的妈妈在,爸爸也应该在,我怕留下手指印,就把张春霞房门上的指纹擦掉了,又把她母亲房门上的指纹也擦掉了。

    最后在浴室里找到了光着身子的张春霞的爸爸。

    他的x器官被割掉了,但是……”吕彪停顿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但是什么?”白雅直觉是一个重要的线索。

    吕彪看了眼白雅,又看了眼白雅带来的饭菜,继续说道:“水池上本来有个手机,里面有几个录像,非常的血腥,我拿了。从张春霞家出去,碰到了人,我估计他们会冤枉我,果然,他们真的冤枉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,你要知道你什么都不说,对你来说,很不利。”白雅拧眉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作案手法很神奇,心理素质非常好,是专业的,我就想看看,那些警察能不能找出他们来,所以,什么都不想说。”

    白雅看到了吕彪眼中的精光,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吕彪还小,就像一个吸收力非常强的白纸,什么样的引导,就会勾勒出什么样的画面。

    一定要找到杀人凶手,并且对杀人凶手进行制裁,不然,会对吕彪的心理产生巨大的扭曲。

    “你先吃,我去给你倒点水。”白雅从审讯室里出去。

    吕彪打开了打包盒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厉害,一来吕彪就开口说话了,但是,你为什么不问手机里面具体的内容呢?”陈斌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,他说了,他就想看看警察的能力,所以,他不会说,即便是我问,第二,他透露了几个词,专业,心理素质好,我怀疑是罪犯拍下来犯罪的过程,但是他们不会暴露自己的信息,所以,通过录像来查凶手是谁应该几率很小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连坏杀人案随机杀人,但是目前没有看到累死的案件啊?这个不会是第一次杀人吧?觉得匪夷所思。”陈斌拧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新官上任,最怕遇到这样的悬案了。

    “随机杀人?”白雅眯起眼睛,也觉得烦躁,这等于大海捞针,没有任何头绪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得到录像啊,虽然机会很小,但是,总比什么线索都没好啊。”陈斌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录像不要问吕彪比较好,不然他会质疑你们的能力,你们是在哪里抓到吕彪的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在他家里。怎么了?”陈斌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吕彪把这种作案称为完美,他就肯定不会销毁,可能会珍藏起来,你们去吕彪家里搜吧,或许,珍藏在云收藏里。”白雅建议道。

    陈斌吩咐手下做事,白雅端着白开水进审讯室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,她什么都不说,只是看着吕彪吃。

    吕彪狼吞虎咽的,看起来挺可怜。

    “你进来后,你爸爸来看过你没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吕彪耸肩,无所谓地说道:“这次的事件太轰动了,他恨不得弄死我吧。本来我和他之间就没多少感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的费用可不低,对你还是有爱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吕彪嗤笑一声,“感情是用金钱买不到的,他花钱爽快,付出感情却难,我有时候恨自己是他的儿子,感受不到一点父爱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没有跟你说过我的故事,我的故事可比你这个离奇很多,等我把你从这里救出去后慢慢跟你说。”白雅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吕彪也跟着站起来,“白老师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,我们明明认识没有几天?”

    “同是天涯沦落人,觉得和你有缘,另外,感情的付出是相互的,你能在你母亲那维护我,并且信任我,我觉得挺感动。你在这里再呆几天,我会给你带好吃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白老师。”吕彪有些感动,“我还有一个线索,那个女的掉了一个耳环,被我捡到了,我夹在书里,说不定,耳环上有指纹。”

    白雅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曾经犯过错,不代表一辈子犯错。

    吕彪有机会走上正途的,“我明天再过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白雅出门,陈斌感谢道:“真是太棒了,这小子还是开口了,现在数据库里有所有人的指纹,只要耳环上留有指纹,很快就能找到凶手,这个案件也就破了,看样子,确实跟吕彪没有关系啊,只要和他没关系,也就不会踩州长这个地雷了,我总算松了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白雅只是笑笑,她怎么觉得,没有想象中的简单啊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