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88多情伤

    她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陈斌是新官上任三把火,这个案件又非比寻常,他一晚上没有睡,申请了搜查令,直接找到了耳环,以及手机。

    白雅睡到自然醒,看了一眼时间,上午七点半,脑子里有些混沌,坐在床上发呆了三分钟,渐渐的,回到现实中。

    只要活一天,生活还将继续。

    她按部就班的刷牙,洗脸,把头发全部都盘到了头顶,换上深紫色的套装,拿了早餐卷去酒店的食堂吃饭。

    才走进去,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窗户口的顾凌擎。

    他拿了一个三明治,一杯牛奶,一个鸡蛋,慢条斯理的吃着。

    窗户外的眼光透过窗户落在他清隽的身上,笼上朦胧的光圈,才几天不见,已经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他山如仙风傲骨,她亦是沧海一粟。

    曾经沧海难为水,如今见面不相认。

    她拿了鸡丁沙拉,一份小菜,要了一碗面,倒了一杯甜豆浆,坐到角落里。

    其实,她还是挺好奇的,他怎么会在金源,还和她在一个酒店里?

    是因为她在,跟着来的?

    想想不太可能,他既然选择了和别的女人结婚,以她对他的了解,他那么有责任感的人,是不会再和她有牵连的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是因为宝藏的事情?

    白雅不自觉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刚好,他也在看她,眼眸深邃如斯,没有说话,没有打招呼的意思,仿佛,两个人之间隔了万众山。

    她以前,很喜欢古代的诗词,特别是初高中的时候,对这些文绉绉的诗词,几乎到了迷恋的程度。

    她背诵所有她觉得有意境和美感的诗词,在青春期的时候,也写过一些诗词,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胡乱拼凑。

    此时看到顾凌擎,脑子里就闪过了几句话:两人生死以茫茫,不思量,无处话凄凉,纵使相逢应不认,心如尘,目如光,徒伤悲,多情伤。 白雅垂下了眼眸,平静如丝,没有被惊起一丝涟漪。

    顾凌擎比她先吃好,也没有过来打招呼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两个人之间,好像再也没有了交集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有些痛,连带着眼睛里面也有些涩涩然的湿润,低着头,不要任何人看清楚她此时此刻的情动,所有的苦楚都压抑回心里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古代,很多人因为志气相投成为朋友,奈何男儿志在四方,那个时候,没有手机,没有固定居所,分别,就是老死不再重逢,一旦离别,文人们写出来的词句都格外的凄楚。

    如今,手机有了,网络有了,古人般真挚的情感却没有了,就连,心情都想要伪装。

    好吧,她承认,她是难过的,这种难过比想象中的还要多,想要哭泣,却又没有哭泣的理由。

    这才是他们正常的,正确的,人生轨道,不是吗?

    白雅把面前的食物都吃掉了,吃的一干二净,可心中的水呢?

    无法从眼泪排出来,只能在心里沉淀,沉淀,再沉淀。

    她起身,朝着酒店大堂走过去,手机铃声响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是陈斌的,接听,“不好意思,我是不是迟到了

    ”

    陈斌的心情很好,“你的工作时间本来就自由,哪有迟到一说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耳环上果然有指纹,除了张春霞父亲的,就是凶手的,通过指纹比对,已经找到这个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一大早听到这个消息,让人心情也好了,现在吕彪没事了吧?”白雅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今天早上他就回家了,吕州长很高兴,今天中午请我们吃饭,你是来局里,还是中午我去接你?”陈斌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来局里,毕竟凶手还没有抓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,等你。”陈斌沉声两个字。

    等你这个词,很美,只是,不是想要的那个人说出来,就没那种心跳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白雅到局里的时候,陈斌已经在了,正坐在电脑前面浏览。

    她敲了敲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陈斌看向她,扬起笑容,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白雅在他的对面坐下,“凶手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凶手叫张慧,他们夫妻两是网上被追击的罪犯,以前是开旅店的,三年里谋杀了十三个客人,其中八个男性,四个女性,还有一个是小孩,男性中,两名是警察,他们的心理素质果然好,手段也极其残忍。”陈斌把电脑转给白雅看,“他们可真是名副其实的黑店。” 白雅看着关于这对夫妻的相关报导,总觉得,有些不对劲的地方,“你觉得他们是随机杀人?”

    “他们以前也都是随机杀人的,而且,因为住宿都不留信息,杀人也是随机性的。”陈斌猜测道。

    白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一位警员进来,对着陈斌汇报道:“陈局长,已经找到凶手,他们在出租屋里已经服毒自杀,还写了遗书,以及谋杀张春霞一家的经过。”

    “自杀了?”陈斌也很诧异。

    “录像现在在你手中吧?”白雅问陈斌道。

    “在,手机也搜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手机给我看下。”白雅对着陈斌说道。

    陈斌的脸色有些异样,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白雅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……不堪入目。”陈斌提前打预防针,把密封袋连带着手机递给白雅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会害怕?放心,没那么胆小,我在做心理医生之前是妇产科医生,天天给病人解刨的。”白雅接过手机,打开录像。

    看到画面的时候,她确实也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一个带着面具的凶手用刀抵着张春霞的脖子,强了张春霞。

    房间里,张春霞一家都在。

    他又让张春霞父亲也……,然后让张春霞的父亲灌入了84消毒液。

    凶手是那么说的:“你不想警察通过你女儿体内的j液检测,锁定你是凶手吧。”

    张春霞父亲求饶道:“求你们放过我们吧,我们银行里面有五十万,你们如果要,放掉我老婆孩子我就都给你?”

    凶手张狂的笑了,“五十万啊,哈哈哈哈,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。”

    张春霞父亲被另外一个凶手带到了浴室,那个凶手是女的,逼张春霞父亲和她再次发生了关系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