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91火光四溅

    白雅心里一紧,还没有站起来,就听到顾凌擎身边的人惊慌道:“首长你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拧眉,沉声道:“不碍事的,不用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白雅站了起来,握住顾凌擎的手,把玻璃片拔了出来,“别看小伤,处理不好,就会变成大伤,首长是国家重要的军事部队领导人,更要爱护自己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拎了酒店配备的医药箱过来。

    白雅弯着身体,认真的帮顾凌擎处理着伤口。

    顾凌擎目光深邃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灯光下,光落在她的身上,因为她低着头,一边头发投射出来的剪影落在她的脸侧,有种静影落壁的好模样。

    脑子里有些她帮他包扎的片段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片段里,白雅还穿着白色的大褂,是帮他包扎手臂。

    要是他不发生意外,要是他不失忆,或许,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吧。

    白雅在帮他包扎手的时候,他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白雅觉得他的手掌心很灼热,灼热的,让她指尖一颤。

    她不解的看向顾凌擎,对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的手下来吧,不劳烦你了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松开白雅的手。

    她的心沉了下去,确实,太过关心了,以他们现在的关系,不合适。

    她站直了身子,对着吕行舟道: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包厢里面就有。”吕行舟示意服务员。

    服务员推开了包厢里面内置的洗手间。

    白雅走了进去,打开水龙头,洗手上的红色的血。

    这是顾凌擎的血,她心里泛着疼痛,看向镜子里的自己,“这就是你要的,对吧?”

    镜子里的自己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吕行舟放下了手机,对着顾凌擎说道:“首长,你手受伤了,就不要喝酒了,要什么现榨的饮料?这里的五谷杂粮还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五谷杂粮吧。”顾凌擎身边的手下说道白雅心里一紧,还没有站起来,就听到顾凌擎身边的人惊慌道:“首长你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拧眉,沉声道:“不碍事的,不用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白雅站了起来,握住顾凌擎的手,把玻璃片拔了出来,“别看小伤,处理不好,就会变成大伤,首长是国家重要的军事部队领导人,更要爱护自己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拎了酒店配备的医药箱过来。

    白雅弯着身体,认真的帮顾凌擎处理着伤口。

    顾凌擎目光深邃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灯光下,光落在她的身上,因为她低着头,一边头发投射出来的剪影落在她的脸侧,有种静影落壁的好模样。

    脑子里有些她帮他包扎的片段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片段里,白雅还穿着白色的大褂,是帮他包扎手臂。

    要是他不发生意外,要是他不失忆,或许,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吧。

    白雅在帮他包扎手的时候,他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白雅觉得他的手掌心很灼热,灼热的,让她指尖一颤。

    她不解的看向顾凌擎,对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的手下来吧,不劳烦你了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松开白雅的手。

    她的心沉了下去,确实,太过关心了,以他们现在的关系,不合适。

    她站直了身子,对着吕行舟道:“我去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包厢里面就有。”吕行舟示意服务员。

    服务员推开了包厢里面内置的洗手间。

    白雅走了进去,打开水龙头,洗手上的红色的血。

    这是顾凌擎的血,她心里泛着疼痛,看向镜子里的自己,“这就是你要的,对吧?”

    镜子里的自己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吕行舟放下了手机,对着顾凌擎说道:“首长,你手受伤了,就不要喝酒了,要什么现榨的饮料?这里的五谷杂粮还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五谷杂粮吧。”顾凌擎身边的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来份现榨的五谷杂粮。”吕行舟对着服务员吩咐道。

    不一会,五谷杂粮上来了。

    吕行舟给顾凌擎倒上,又对着白雅说道:“白老师喝了不少酒了,一个女孩在外面不容易,你又一个人来的,也改喝五谷杂粮吧,还有小彪,你毕竟是孩子。” 吕行舟示意服务员。

    服务员给白雅倒上了五谷杂粮,也给吕彪倒上了。

    白雅没什么胃口了,随便的吃了一些饭菜,喝了一杯五谷杂粮,觉得有些热,看向空调,对着服务员轻声道:“麻烦把空调开低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吕行舟看向手机上的时间,“哟,都快一点半了,我下午还有会议要开,要不,今天就这样,等我空了,改天换个晚上,好好再聚一聚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我也得回警局了。”陈斌看向白雅,“你现在是要去警局还是酒店,我先送你。”

    白雅燥热的难受,头也昏沉沉的,“我先回酒店休息,晚点去警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你脸很红,估计酒喝多了,红酒后劲很大的。”陈斌扶着白雅站起来。

    白雅有些眩晕,靠在了陈斌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觉得身体发软,不太正常,而且,整个人有些湿,好像是被下药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想又不可能,她和他们一起吃饭的,没道理,就她有事,可能是她体内的毒素和酒精综合的效果吧。

    她想要快点离开这里,回到自己密闭的空间里去。

    顾凌擎看他们亲昵的模样,拧起了眉头,“我和白小姐住一个酒店吧,我刚好回去,顺路带你。”

    白雅本能的,不想顾凌擎知道她的情况,对着顾凌擎颔首,“首长日理万机,就不劳烦顾首长了,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和陈局长说的,多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下午刚好没什么事情,你晚点不是去警局吗?不敢上我车?”顾凌擎反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一时间不明白,顾凌擎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早上见到的时候,他不是故意装作冷漠,不认识她吗?

    现在又非要送她回去?

    “我……只是觉得,和顾首长不熟。”白雅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不熟?”顾凌擎觉得这句话有些熟悉,“我和你男朋友很熟,他是我发小的堂弟,我送你吧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不由分手的握住了白雅的手臂,招呼都没有打,带着她走。

    他的手下立马跟上顾凌擎。

    陈斌诧异,原来白雅的男朋友是顾首长发小的堂弟,看来,也是非富即贵了。

    他也告辞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面就只有吕行舟一家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不舒服。”吕彪说道,趴在桌子上,脸上异样的红润。“怎么回事?会不会吃错东西了?”吕彪母亲担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带他去医院看看,你留下来结账。”吕行舟抱起了吕彪,下楼,从后门出去,把吕彪放到了房车上。

    房车里面有一个妙龄女人,长相标志,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“好好伺候。”吕行舟命令道。

    他上了副驾驶座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人都埋伏好了,要不要现在动手?”坐在驾驶座上吕行舟的手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顾凌擎居然主动把白雅带走了,省了我们很多功夫,连老天都在帮我,跟紧了。”吕行舟勾起嘴角,阴鸷的看着前方道。

    白雅全身无力,被顾凌擎带上了车子。

    她靠着门,紧绷着肌肉,握住了拳头,全身发抖着,克制,克制,再克制。

    可是,体内惊涛骇浪的,快要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首长。”顾凌擎的手下上了驾驶座的位置。

    顾凌擎握住了椅子,脸上的汗水,大颗大颗的往下掉,厉声道:“去酒店,注意后面是否有人在跟踪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他手下看首长脸上异样的红,也感觉出不对劲,立马开车。

    白雅实在是忍不住了,恨不得现在就死了的心都有,一波一波的涌动冲向了腹部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转身,吻住了顾凌擎的嘴唇。

    那一刻,火光四溅。

    他本来用最大的意志强忍着,可是……吻他的,是他一直爱着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种冲击,击垮了他所有的隐忍,他什么都不想思考了,闭上了眼睛,回吻她,吻的比她还要热烈,融入了他对她所有的情感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