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93我只在乎是否和你在一起

    她很不好意思,转过身,背对着顾凌擎,吞吞吐吐的低声道:“我……好像……吃坏了东西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搂住她的腰,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,“吕行舟在五谷杂粮中下了药。”

    白雅诧异,扭头看向顾凌擎。

    他的脸就在她脸侧。

    她扭头的时候,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脸,嘴唇上像是有道电流闪过,心惊肉跳的。

    她想要让自己尽快稳定住情绪,不要被悸动左右了思绪。“那五谷杂粮除了你喝了,我喝了,吕彪也喝了,吕彪是吕行舟的儿子,他不会连儿子也害吧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没有说话,目光灼灼的看着白雅。

    白雅从他坚定的眼神里确定了这个信息,猜测道:“刚才那个人也是吕行舟派来的?”

    顾凌擎点头,“应该是的,他用房卡打开了我的房门,估计是想拍到我和你的照片,没有看到你,谎称是报社来采访的,我说要报警,他狗急跳墙就开枪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拍到我和你……”白雅顿了顿,没有说出后面的敏感词,好像碰到那些敏感词,她的心也会跟着敏感一样,“他有什么好处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出事,虽然没有大张旗鼓的公开,但是有心的人,还是能够知道。

    我征用的那块地,吕行舟也是以为有宝藏的,加上,唐小九的事情,他怀疑,我来这里是调查他的,所以,他得赶走我。

    至于你,因为是他觉得你太聪明了,所以,想要一起处理了。

    他故意在饭局上问我们有没有男女朋友,就是想要确定他计划的可实施性。

    他拍到了我们的照片,就可以有我们的把柄,从而对我们危险,给自己买份保障。”顾凌擎分析道。

    白雅觉得顾凌擎分析是正确的,凝重道:“恐怕,吕行舟要干掉我的原因是担心我知道,是他杀死张春霞一家,又是他把他聘用的杀手杀死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吕行舟杀死了张春霞一家?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,都是我的猜测,吕行舟让凶手故意拍下录像,目的就是为了不让警察怀疑到吕彪的身上,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吕彪去现场拿走了手机。

    警察把吕彪抓了,吕彪什么都不说,现场又没有找到录像,吕行舟就猜测是吕彪拿走了,他了解吕彪,所以找到了吕彪藏起来的手机,看到了录像。

    为了不连累自己的儿子,他又派其他人杀死了凶手,并且写下所有犯罪过程,进而洗清吕彪的嫌疑。”白雅分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就不能定罪吧?”

    白雅想到了邢霸川,想到了苏桀然。

    他们做错了很多事情,确实,还没有报应。

    而她,没有做错过什么,却已经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白雅拿开顾凌擎放在自己腰上的手,“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雅,你还不肯和我在一起吗?”顾凌擎俯视着她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想起之前在车上的事情,脸上红润,低下了头,轻声道:“之前在车上,都不是本意,所以,就忘了吧,你也快要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谎言,你也信啊?”顾凌擎俯视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诧异的看向顾凌擎,“是谎言?”

    顾凌擎温柔的揉着她的脑袋,“因为我的关系,苏桀然逼你太厉害。我只有要结婚了,和你疏离,你才有喘气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白雅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都是为她着想,心里酸酸的,眼睛里面也涩涩的,很多的话想要说,偏偏哽咽在喉间。

    他和她没有未来。

    “我和苏桀然已经是男女朋友了。”白雅残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有感情的,我知道,不然,也不会我一受伤你就到我身边,遇到刺客,你就义无反顾的站在我的身边。”顾凌擎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,是因为我以前做过医生,所以才会到你身边,遇到刺客,我义无反顾的站在你的身边是因为我觉得在你的身边才够安全。”白雅解释道,因为心虚,正眼都不敢看顾凌擎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觉得我的身边才够安全为什么不能到我身边来,知道我现在觉得多不安全吗?

    睡觉的时候,工作的时候,休息的时候,我都会想:你在做什么,你和苏桀然在做什么!

    每次想到,气都会喘不过来。、

    小雅,就像你刚才和我说的那样,我和你在一起吧。

    不管经历什么风雨,在一起就好,我不在乎功名,不在乎利禄,我只在乎,是否和你在一起。”顾凌擎表白道。

    白雅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话,对她来说,是最致命的。

    抬头,看向顾凌擎,在他的眼中看到了痛苦以及深情。 她可以给身体,可以给心,唯独,在一起,她无法给。

    她的命,掌握在别人的手中。

    他和她多在一起一天,只会多痛苦一天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顾凌擎,谢谢你到如今还这么喜欢我,但是,我并不想和你在一起。

    我怕麻烦,我怕心烦,我一遇到令我烦躁或者痛苦的事情,精神状态就不会太好,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每天都要服用精神类药物以及安眠药,我快要崩溃,无力背负。

    离开你后,我的心情平复了很多,也不用服用药物和安眠药,我一项自私的,和跟你在一起比起来,我更想要的是身体健康。”白雅冷清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可以为你打造一片安宁的天空呢?”顾凌擎锁着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说如果,等这片安宁的天空出现再说,不过,我劝你不用努力,其实,我和你认识的时间并不长,十年的感情都容易忘却,何况并不深爱的我们。”白雅更加凉薄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句并不深爱,足够将他打入地狱里面。

    他怎么觉得,他已经深爱了,爱到,他想为了她放弃一切,带着她出国,他不做将军了,只做一名普通的上班族,可以养活她,和他们的孩子就好。

    他按住她的后颈,额头顶上她的额头,鼻尖碰着鼻尖,只说了四个字,“此生不弃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