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94原来是你

    白雅晕晕乎乎的回到自己的房间,脑子里不断徘徊着顾凌擎说的最后四个字:此生不弃。

    她坐到了沙发上,看着空气发呆。

    能被人这样爱着,好像老天对她不薄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都是以自我为中心,觉得自己可怜,老天对她从来就没有仁慈过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更可怜的不是她,而是顾凌擎。

    她两眼一闭,一了百了,世界上的事情和她无关了,可是顾凌擎,他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一个人孤独的生活着,没有爱人相陪,这样的日子她过了六年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那个爱着的人,就会难过,觉得窒息,空气都是稀薄的。

    那种凄凉,是心里发出来的,即便在热闹的环境中,也忘记了应该如何微笑。

    顾凌擎,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她的心很痛,痛的几乎在抽搐,躺在了沙发上,蜷缩了身体。

    她,之前,有恨过自己,为什么不在催眠的时候,把她对顾凌擎的记忆都催眠了。

    那样,她就不会对着顾凌擎心动,情动,也不会觉得痛苦,纠结和心痛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如果她不记得顾凌擎了,顾凌擎会更可怜吧。

    这也是当初的自己没有催眠掉心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过去的白雅,深爱着顾凌擎。

    现在的白雅,还是深爱着顾凌擎。

    催眠,除了治好了她自己的精神问题,其实,什么都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她静静的躺了两个小时,听到门铃声,不想动,只想这样静静的躺着,慢慢的平息心痛。

    可外面的人似乎没有放弃的念头,一直在按着门铃。

    白雅还是不想去开。

    外面安静了一会,突然的,她听到滴答滴的声音,门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她诧异的起身,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苏桀然拖着行李箱,站在门口,看到她在,眸光晦暗不明,像是审视,又像 站在他旁边的,还有客房经理。

    客房经理看到白雅在,微笑着解释道:“他说是您的男朋友,我们按了门铃好一会,以为您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睡着的。”白雅解释了一句,起身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来,你不欢迎?”苏桀然反问道,勾起嘴角,拖着行李朝着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确实不怎么欢迎。”白雅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总能让我不愉快的心情更加不愉快,这一点,六年来倒是没什么变化。”苏桀然说话之际,走到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还非要和我这种女人不懂风雅的女人在一起?!!”白雅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十年磨一贱,我们在一起加起来也没有七年,我看看我的贱,用十年的时间能不能磨完。”苏桀然沉声道,表情很严肃,没有开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那么自贬,白雅反而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会要去警察局那边。”白雅改口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脸色很不好,身体不舒服吗?”苏桀然柔了语气。

    白雅摇了摇头,“我身体的情况你清楚的,好了,不说了,你随意。”

    白雅拎起包,出门,走去马路边打的,风一吹过来,有些冷,抖了抖。

    “白雅。”陈斌的车子停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白雅看向陈斌,“好巧,你怎么过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专门来找你的,上车。”陈斌表情沉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估计他想通了,上了副驾驶的位置,自己给自己戴上了安全带。

    “我思考了你之前说的话,觉得确实很有道理,会不会是张春霞家再次勒索吕家,想买别墅,吕家恼羞成怒,就派了杀手去。后来杀手要被抓了,就又喊人杀死了杀手?”陈斌猜测道.

    白雅点头,“如果假设是这个版本,就找不出不合理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证据吗?”陈斌拧眉道,看着前方,眸光闪动着异样的光束。

    “没有,如果有,你们警察局就该去抓人了,这个案件,估计会轰动全a国。”白雅意兴阑珊的看着前面。

    “那该怎么办?总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吧?”陈斌担心道。

    白雅看向他,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真相不是被你和我知道了吗?现在那对杀手的信息全部收集了吧,或许,转机,就在眼前了。”

    陈斌握紧了拳头,看向白雅,眼神有些怪异,像是心疼,又像是不舍,还夹杂着复杂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白雅注意到了陈斌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觉得吕彪可怜了,生在那种家庭里面。”陈斌拧眉道。或许,这是他应该承受的,毕竟,他是真的强了张春霞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”白雅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报应吗?”陈斌问道,睨向白雅。

    “应该会有吧,因为有这个,所以,才让更多人约束自己的行为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你要喝水吗?”陈斌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摇了摇头,看向窗外,“不想喝,你好像去的不是警察局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陈斌沉声道。

    白雅下意识的防备,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陈斌找了一个树荫,在路边停下了车,看向白雅,“你知道,我为什么会调到金源市来做局长吗?我以前做的工作和这个没有一点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白雅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我是吕行舟的人。”陈斌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没有想到这一点,转身,要推开车门,车门已经被陈斌锁死了。

    他从储存柜里拿出手绢,喷上乙醚,捂住白雅的鼻子。

    白雅赶紧的屏住呼吸,睁着惊恐的眼睛,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斌。

    陈斌没有放手,继续堵着她的鼻子,惋惜道:“对不起,我也是刚才才知道凶手是吕行舟的,他给我打了电话,让我掳走你。我不那么做,没有的不仅仅是我的官位,还有我的父母亲友。

    我没有想到从上面调过来帮助我们破案的是你,原来还以为和你是不错的缘分,可惜,你不应该得罪吕州长的,他背后的势力,大到你无法想象。”

    白雅憋的快要透不过气来,胸口有种要爆炸的感觉,只能呼吸了,吸入进了乙醚,眼前一黑,昏厥了过去,靠在了椅子上面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