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95回归,感谢命中有你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睁开了眼睛,天色已经黑了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手上,脚上都被绑着绳索。

    感觉到身体在浮动着。

    应该是在水面。

    “小雅,小雅。”

    她听到了顾凌擎的声音,以为自己听到了幻听,她是太想念顾凌擎了吗?

    “小雅,小雅。”顾凌擎的声音再次传进来。

    她听的真真切切,赶紧回应道:“我在这里,顾凌擎,顾凌擎。”

    手机电筒的光束照射进来。

    顾凌擎掀开了木箱的盖子。

    白雅看到了顾凌擎,诧异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顾凌擎一边解捆在白雅身上的绳索,一边解释道:“说来话长,我们先离开这里,陈斌还在外头。”

    “陈斌在外头?”白雅惊慌,握住顾凌擎的手,着急的说道:“陈斌是吕行舟的人,就是他绑我来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顾凌擎意识到了危险,听到外面嗖的声音,打开窗户。

    一道火光过来。他来不及思考,拉着白雅的手,从窗户里面跳了下去,砰的一声,炸弹炸到了船身上,紧接着九声,每一声都震耳欲聋,船被炸的粉碎,往下沉。

    顾凌擎眼中掠过一道震惊,很多的东西在脑子里面闪现,头疼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让自己尽量不要去想,环节了疼痛,看向同样震惊了的白雅,“你在这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白雅握住了顾凌擎的手。

    茫茫大海上,就他们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很快就会体力不支,溺死在海中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不想和他分开,就算是死,也要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快来不及了,一会我上来跟你说。”顾凌擎紧急的说道,往下游去。

    海面上,只有她一个人了,四周一片漆黑,看不到镜头。

    这种场景,好像在梦中见过,世界,就只有她一个人,面对无尽的孤独和黑暗。 她想起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在海上不幸落水后的自救策略。

    她把长裤脱了,转了一圈,吸收了空气,在裤腿处打赏结,裤腰缩紧,套在了脖子上,视频上说,这种简易的‘游泳圈’可以维持二小时。

    二小时后呢?

    这里,应该是深海了,不被鲨鱼吃掉,也会饿死,渴死。

    等了好长一会,顾凌擎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就她一个人,还有求生的必要吗?

    七分钟后,身边浮出一大块,一大块的木板,白雅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顾凌擎从水底出来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顾凌擎。”她看到他出来,露出了喜悦的笑容。

    有他在身边,即便身在地狱,她都觉得温暖。

    顾凌擎对着白雅微微一笑,“我们运气很好,今天没风,你先扶着这块木板,我把其他的木板都连接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雅应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游走,她就看不到他了,但是,可以听到他游走的水声,知道他就在身边。

    她穿上了裤子,趴在木板上,心境,异常的平和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顾凌擎把其余三块木板都用绳索连接了起来,朝着她游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把你这块绑在最下面就可以了。” “我把最后一块木板绑在最下面就可以了。”顾凌擎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难得笑的,此时此刻的笑容,让她无比的安心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点头,“你过来,压我这边的木板,尽量往下压,让另外一边翘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雅游到了顾凌擎那边。

    顾凌擎游到了她这边。

    她尽量往下压,但是,力气太小了。几乎整个人都趴在木板的一边了。

    顾凌擎压着他那边的一块,从地下传过来。

    他们很顺利,一次就成功了。

    顾凌擎把绳索系住了木板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那么多绳的。”白雅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找你的时候看到里面有,另外,他们除了装你的箱子是木箱外,床,酒桶都是木的,可惜,酒桶都被炸碎了,没有利用价值。你先上去。”顾凌擎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好” 白雅爬到了木板上面,趴着,不敢乱动,怕又滚下去,给顾凌擎造成负担。

    顾凌擎爬了上去,从水中拉上来好几个塑料袋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白雅诧异。

    “船上本来有饮水机的,饮水机上大水桶里还有一大半的水,只可惜被炸破了,我找到了三瓶矿泉水,我们节省一点,应该可以吃上几天,另外,我把空的矿泉水瓶都拿了,可以制作蒸馏水。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现在还挂在下面,能拿的,我都拿了,说不定有用。”顾凌擎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下进去几分钟时间,做了那么多事啊?”白雅佩服,不经崇拜军人,感觉很了不起。

    “憋气不是我强项,一般七分钟到八分钟这样,有一个意大利吉尼斯获得者戴维·默里尼,他能憋气20分55秒。”

    “20分55秒不呼吸,不会死吗?”白雅非常诧异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要专门训练的,有一群生活在海边的海女,他们平均都能憋气三分钟,去海底打捞,长的,也能做到7,8分钟,只是,怕身体出现负担,一般是不允许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经过特殊训练?”白雅歪着头问他。

    她虽然和他认识好久了,但是他军中的事情,她从来不过问。

    “嗯。作战需要。”顾凌擎应了一声,脑中闪过一些片段,垂下了眼眸。

    那次,他出来执行任务,上了船,被对方认出来他就是顾凌擎,他们打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方寡不敌众,点燃了船上所有的连环炸弹。

    他跳入了海中,被船上的部件砸中了脑袋,昏迷了过去,憋气超过了八分钟,被抢救过来,部分记忆却缺失了。

    “顾凌擎,顾凌擎。”白雅喊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缓过神来,看向白雅。

    那天,那些人为试探他,把白雅抓了来,说是顾凌擎的女朋友,他走的时候,命人用迂回的方法救了她。

    她那个时候在金阳市检察院调查吕梁城,而他在金源市办连环炸弹案件。

    办连环炸弹案件是因为苍狼演习的时候,有人用了连环炸弹,导致苍狼八名战士不同程度的受伤。

    而用连环炸弹的凶手是米勒,当时米勒并没有死,而是认出他后,开着游艇提前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雅,我什么都想起来了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