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297和他在一起,就好

    “对了,你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没有睡觉,你睡一会,我看着。”白雅坐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晚上不是也没有睡,我可以熬几天没有问题的。你先睡。”顾凌擎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在昏睡中,你睡吧,我想吹吹海风,看看蓝天白云。”白雅拍了拍自己的腿。

    顾凌擎微微一笑,眼神之中都是宠溺,没有再拒绝,躺在了白雅的身边,右手臂放在脑后,没有靠白雅的腿。怕她累到。

    白雅看着他刚毅的五官,睡着的时候,嘴巴也是紧抿着,就像是优雅的王子。

    老天,其实,对她还是不薄的,生命虽然短暂,虽然历经了磨难,可给了她这么好的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顾凌擎太累了,其实,和她分开后,他也是一直在失眠,不一会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白雅看着蓝天,白云,享受着此时此刻的惬意,不知道过了多久,有些困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闻到很香的烤鱼味道,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顾凌擎已经烤了十几条鱼,快烤好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我也睡着了。”白雅道歉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没有掉下水。”顾凌擎笑着说道,把锅子递给她,“尝尝。”

    白雅闻了下,腥味少了很多,是那种天然的鱼香味。

    她用手捏了一点,放到嘴巴里,“嗯,好吃,很鲜美。”

    “海水本来就是咸的,这种鱼,自带鲜味,还有很高的矿物质,多吃一点。”顾凌擎继续烤着。

    他没有拿锅铲,用刀把鱼翻身。

    白雅在旁边,安静的给鱼去着骨头。

    顾凌擎把鱼烤了一半,她弄好了很多肉。

    顾凌擎没有拿,重新拿一整条鱼吃。

    “这边的全部去了骨头了。”白雅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你吃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已经弄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看向白雅。她很想他吃她弄好的鱼。

    他吃了她弄好的鱼。

    白雅露出了幸福的笑容,他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。“别给我弄了,你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雅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吃完,顾凌擎把剩下的鱼用线穿了起来,放在遮阳伞的上面,一来,晒干,二来,能过再挡住一点阳光。

    之前,他用几个矿泉水瓶子制作蒸馏水,很容易制作,拿一个矿泉水瓶子,按照三分之一的比例把头部接下来,然后倒置在三分之二的矿泉水杯里,在三分之二的矿泉水杯里倒上海水,再把另外一个矿泉水瓶的底部去掉,套在上面,呈一个密封的状态。

    阳光照射在矿泉水瓶的海水上,水会蒸发,出不去,会凝结成蒸馏水,再掉下来。可惜没有冰,也不能用火,不然取蒸馏水还是容易的。

    顾凌擎看了眼制作的蒸馏水,又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,五个多小时,只制作出了一瓶盖,太少了,一天也就一口,正常人一天最少需要摄入的水量是1200ml,这点压根不够的。

    “小雅。”顾凌擎喊了一声,面带难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,如果你要上小号……海上最缺的,就是水。”顾凌擎隐含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白雅瞬间就明白了,红了脸,垂下眼眸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她以前看过一档冒险类节目,里面的冒险家叫贝尔,真的是什么都吃,鹿的粪便,死老鼠上面的蛆,动物开始腐烂的胎盘。

    还没有开始到那种绝境,她的胃里就不舒服了,躺在木板上。

    顾凌擎看出她内心的排斥,“先喝水吧,到那个时候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几点了?”白雅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顾凌擎看向手表上的时间,“下午四点二十。”

    白雅不说话了,看着天空发呆。

    顾凌擎单手撑在她的脑侧,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给我计划了很多事情,计划没有变化快,如今,什么事情都不能做,想多了,只会越来越烦躁,说不定,我们都活不过一周。”白雅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只能活一周,你想做什么事情?”顾凌擎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扯了扯嘴角,“我们在海上,貌似,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样挺好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缱绻情深的看着她,“最起码,我们在一起,好几次,我真想直接把你绑走算了,对了,你答应了苏桀然什么条件,他才放过我的。”白雅沉沉的看着顾凌擎,眼眸中闪过很多复杂的思想。

    她不想告诉他,她中了病毒的事情,如果被获救了呢?

    等到顾凌擎的还是绝望。

    “让你和我离婚,和周海兰结婚。”白雅省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顾凌擎不怎么相信。

    “苏桀然是司令,专门背后调查官员们的私生活,他直属于总统。”白雅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一直怀疑他的身份不止直属于总统那么简单,只是他做事非常的谨慎,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,另外,刘爽的事情你不要担心,我早就吩咐下去了,如果他们找到了刘爽,立马实施营救,即便我不在那,他们也会救出刘爽的。”

    白雅松了一口气。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和你之间,不用说谢谢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再睡会,我这回真不睡了,我们两个轮流熬夜。”白雅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凌擎躺下,闭上了眼睛休息。

    白雅看着大海发呆。

    顾凌擎再次醒过来,太阳已经落山了。

    “饿吗?”顾凌擎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摇了摇头,因为口渴,说话都不想。

    他检查了遮阳伞上的鱼,已经晒成鱼干了。

    顾凌擎把矿泉水递给白雅。

    白雅摇头,想尽量省下水。

    “喝吧,今天晚上会下雨,我们有足够的水,但是,风浪也会很大,为了安全起见,我会把你的一只手绑在木板上。你紧贴着木板趴着,知道吗?”顾凌擎说着,收起遮阳伞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会下雨?”白雅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指向天空,很远的地方,黑漆漆的。

    白雅没有再说话,心中隐隐的害怕。

    顾凌擎把遮阳伞系在了木板下面。

    其他东西,都放在了网袋或者塑料袋中,都系在了木板下面,只把空的矿泉水瓶放在其中一个大锅里。

    绳索很细,系手腕会疼,他脱下了自己的衣服,系住了白雅的一只手,看着细心的顾凌擎,她突然的,不害怕了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