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307我会和你在一起

    他们相视一眼。

    顾凌擎握住了白雅的手,也不去管那鸡了,轻手轻脚的朝着竹子屋走去。

    白雅心跳飞快的,居然在这个海上岛上找到人家,她和顾凌擎不再是孤独的存在,说不定,在他们的帮助下,可以,提早离开。

    顾凌擎推开门。

    白雅看里面一个人没有,木桌子上,一层厚厚的灰尘。

    “这里早就人去楼空。”顾凌擎也止不住的暗淡起来。

    白雅扫了一圈,打开了橱柜,望着里面的东西,“我觉得,这里的主人,应该是在这路住了很久,所以才能搭建出一所房子,而是,是应该有准备离开的,所以橱柜里一点食物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搭建房子,选择的因素,要么安全,要么有水源,这里看起来显然不是最安全的。”顾凌擎猜测道,拉着白雅从房屋里走出去,绕过房子,看向四周。

    “顾凌擎。”白雅喊道,视线看着地上的木炭灰还有残余的木头,拧眉看向顾凌擎,“房子的主人跟我们想的一样,他们也是自己制作了船从这里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点头,心情还是格外的沉重,“或许活了,或许,死在了大海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的消息是,他呆在这里很久,都没有船只经过把他带走。”白雅伤感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,这个地方离海边有点距离,即便有船只经过,他也看不到,所以,没有船把他带走。”顾凌擎宽慰白雅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雅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顾凌擎趴到了地上,耳朵贴着地面。

    白雅估计他是在听水声。

    顾凌擎站了起来,再次扫了一眼四周。

    “有听到什么声音吗?”

    “有水声,应该就在附近,但是一眼望去又看不到。”顾凌擎不解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在房间里面?”白雅猜测道,又转回房间那,到处翻找着。

    顾凌擎进了屋子后,再次贴到了地上,“小雅,这里的水声比外面响多了,应该是被什么遮住了。”白雅找了一圈,视线放在柜子上面。“会不会在这下面?”

    顾凌擎把柜子搬开了,看到一口井。

    “里面真的有水。”白雅惊喜道,“只是,好像有点深,这里到水面有六米?”

    顾凌擎目测了下,“八米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没看到水桶,所以水桶要我们自己做,然后绑上绳,就能打到水了,我们可以用竹子装上足量的水,这样也不怕在海上面会渴死。”白雅眼中闪过精光。

    顾凌擎看出来,她真的很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想要住在这里,还是回去沙滩那边?”顾凌擎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回沙滩那边,说不定真有船经过,我们也不至于错过,另外,那边还要捕鱼得,我把晒干得鱼都油炸了,我们带在路上吃,现在有水,有食物,就欠小船了。”白雅的心情豁然开朗一些。

    顾凌擎摆过了她的身体,让她正对着他。

    “小雅,答应我,回去了,我们也要在一起。”顾凌擎凝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还有些顾虑。

    他担心,等回去了,白雅又会离开他,那样,他情愿一辈子都呆在这个岛上。

    白雅垂下眼眸,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,搂住了顾凌擎,靠在了他的肩上,看着前方,承诺道:“顾凌擎,你是我这一生最爱的男人,是我就算死了,也会爱着的男人。谢谢你,让我知道了爱情的甜蜜和被人信任和宠溺,我一定会和你在一起,不会再去别人那里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扬起了嘴角,宠溺的俯视着她,刮了下她的鼻子,“别死啊死的,我们不会死,我们会长命百岁,子孙满堂,一辈子幸福的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白雅的眼圈红了。

    他说的,也是她梦想的。

    她咧开了笑容,转移了话题,“我们现在回去吧,早饭还没有吃,有点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们刚出么,就看到之前那只野鸡从门口经过。

    顾凌擎笑了,“这是鸡是注定我们的,小雅,你在这里等我下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冲出去,雷厉风行的,没有她拖后腿,一会就把鸡抓到了,朝着白雅摇了摇。

    白雅也露出了笑容,看着他手中漂亮的野鸡。

    以前,她觉得野鸡就是不是家养的鸡,跟家养的鸡形状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原来,野鸡这么漂亮,彩色的羽毛,很长,油光闪亮。

    怪不得,俗语说:山鸡变凤凰,而不是说家鸡变凤凰。 要是她能在这个岛上一辈子,她倒是想把这只鸡圈养了。

    他们回到沙滩,顾凌擎看了眼时间,已经是十点钟了。

    他们火都没有。

    钻木取火不容易,即便顾凌擎身经百战,也花了半小时,才把火给升起来。

    她去把之前的鱼和猪腿拿出来晒,顾凌擎去杀鸡。

    白雅弄好了,看向顾凌擎,他蹲在海边,给鸡拔毛。

    “那个,是要用热水煮一下才好拔的。”白雅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顾凌擎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他也是第一次杀鸡,把鸡放在锅里,用热水烫了下,他再拿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烫。”白雅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不烫。”顾凌擎抓着鸡去海边,继续干活。

    白雅也不干等着什么都不做,她把最后的水都煮了,然后砍竹子,砍成一节一节一节的,用绳子把十二个竹节捆绑起来,在竹筒两边用绳缠住,做成简单的水桶。

    顾凌擎也洗干净了鸡过来,把鸡放在锅里。

    白雅把水桶递给他,“我们已经没有矿泉水了,这个简单的水桶你先用着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接过白雅手中的水桶,把手枪递给她,“留着,防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用,我一会上床去,等你回来。”白雅推开了顾凌擎的手。

    顾凌擎笑了,眼眸蒙上一层深意,“真希望,这句话还有别的深意。”

    白雅本来没有那个意思,被他一点,她知道了这句话的歧义,脸瞬间就红了,解释道:“你不是说床上安全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凌擎也不开她玩笑了,“你先上去,你上去后我走。”

    白雅爬上了床,顾凌擎这才安全的离开。

    她在床上编织绳子,编织了半个多小时,脖子酸,腹部疼,一抬头,看到海面上一辆渔船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