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308生不同生,死要同穴

    白雅赶紧从床上下来,朝着沙滩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喂。喂。”她拿起了地上的大叶子,在空中挥舞着,尽量想要引起渔船的注意。

    可渔船好像并没有发现她,径直开走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白雅失落的看着离开的渔船背影,垂下了肩膀,眼神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雅,怎么站在这里?”顾凌擎打完了水回来,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指向海面,那艘远去的船还能看到影子。

    顾凌擎搂住了白雅的肩膀,宽慰道:“好事,至少证明这个地方是有船经过的,可能他们没有看到你,毕竟小渔船上的人不多,他们还要忙着捕鱼。”

    白雅点了点头,也只好这样了,回眸,看向顾凌擎。

    他不仅用矿泉水瓶装满了矿泉水,还把竹筒里装满了水。

    “这个水很清甜,你藏藏。”顾凌擎转开矿泉水瓶盖,递给白雅。

    白雅喝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水确实带着甜味,大自然的赐予是神奇的,在大海上,居然有这样的泉眼。

    有顾凌擎在,白雅的心情好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,我们在沙滩上必须做些特别引人注目的东西,免得下次渔船经过又没有看到。”白雅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简单,引人注目,要么声音响,要么大,特别。这个岛上很多大叶子,把绿色的大叶子用绳子连接起来,在绑在十米高的竹竿上,扣出sos的字样,应该就能被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做就做,我们去采叶子,我来把叶子全部连起来。”白雅着急的说道,拉着顾凌擎走。

    顾凌擎宠溺的跟着她走,“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是一个急性子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身上都有隐形和显性的性格,在特殊的坏境下,表现出不同的性格,比如,很多人在工作上班的时候,给人感觉活泼,积极,喜气洋洋。可是,回到家里,对着家人的时候,可能就不想说话,偏阴郁。”白雅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小雅,不管你变成什么样,我都会喜欢的。”顾凌擎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的眼眸颤了颤。

    她知道,顾凌擎说的是什么?

    她停下了脚步,转身,看向他。“白雅过的很痛苦,三年前就换上了精神类疾病,去美国学习的三年多里,也没有能够治好自己,医者不能自医吧。

    她回来后,你和周海兰的事情,周海兰孩子的事情,她自己孩子的事情,差点害死你的事情,以及你们不能在一起的事情,精神疾病越来越严重的情况下,她彻底崩溃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致力于催眠的研究,曾经很多次的想要催眠自己忘记你,忘记过去,都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自己在催眠,这种潜意识下面,压根催眠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你放出来的那天,她被苏桀然带去见你,被你的家人,好友,前女友讽刺,诋毁,不能和你在一起,还要忍受污蔑,却无法开口说出原因的情况下,她很痛苦,我出现了,我要帮助她,所以,把笔记本寄给了你,把她的包都丢掉了。

    我走啊走,走啊走,发现,好像没什么地方可以去的。

    当初,你忘记她的地方在金源,出事的地方也在金源,我就在想去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走了好几天后,我有些疲倦了,精神恍惚中,出现了喇叭声,吓我一跳的同时,白雅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当时很迷惘,她做的事情我都记得,我做的事情,她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的精神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医学上,这叫人格分裂,或许是你们认为的精神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,在我认为,我和白雅是独立的个体。我们是两个人,我想保护她。

    她刚到朋友家,你就出现了。

    她看到你出现很感动,很开心,可一想到你们不能在一起,也会很难过。

    她用冷漠伤害了你,你用生气告诉了她决绝。

    她绝望的摔东西,痛苦的生不如死,然后我看着她催眠自己,我永远忘不了她那双红红的眼睛,很是可怜,恳求的,无奈的,不舍的,控诉的,凄楚的。

    我以为她要忘记你,忘记过去,但是,并没有,她只是让我完成她想要完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白雅垂下了眼眸,停顿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她让你完成什么事情?”顾凌擎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抬头看向顾凌擎。

    她要完成的事情是:完成她没有完成的工作,医治好白冰,对付苏桀然,让他伤害不了顾凌擎,然后,在死之前离开A市,去一个没有人找得到她的地方,安安静静的死去,不让任何人知道她已经死了,特别是不让顾凌擎知道。

    迷雾染上她的眼眸。

    白雅,催眠自己的时候,忘记了要催眠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她应该让她只变成做任务的工具的。

    “你会帮白雅完成她的心愿吗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会。”顾凌擎想都没有想的回答道。 白雅觉得一阵阵酸楚从心头流过进入了血液之中,酸的不得了,吸了吸鼻子,“

    “她说,她想医治好她的母亲,她说,她要还掉欠下的恩情,她说,她要环游世界,她说……”白雅停顿着,目光灼灼的看着顾凌擎。“她要顾凌擎好好活着到白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活着到白头?”顾凌擎狐疑的看着白雅。

    “苏桀然计谋太多,一不小心,就会掉进他的全套里,他对你充满了敌意,我只有呆在他的身边,才能为你筹谋,她的心愿,你能做到吗?”白雅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你为我筹谋,我以后会小心行事,不会让他再有机可乘,你呆在他的身边,我才会生不如死。”顾凌擎紧紧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不去他身边了,但是,你一定要答应我,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,一定要好好活着到白头,可以做到吗?”白雅就盯在这个问题上问。

    顾凌擎微微扬起嘴角,怜惜的捧着她的侧脸,拇指温柔的抚摸着,“我们做什么事情都一起,一起好好活着到白头,就算死,也一起,生不同生,死一定同死,同穴,永不分离。”

    白雅哭了,眼泪唰唰唰的流着。

    她不要一起死,她已经活不了多久了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