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312不管是谁,格杀勿论

    白雅震惊的站了起来,手上编织的绳都掉到了地上,诧异道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带你先离开,船上再说。”苏桀然说道,翻了进来。

    白雅定定的站着,眉头拧了起来,呼吸都不平稳。

    离开?

    那顾凌擎呢?

    要是跟苏桀然说顾凌擎也在这里……不,苏桀然不会带走顾凌擎,说不定,还会在这里杀死顾凌擎。

    她不能告诉苏桀然顾凌擎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如果她说不走,苏桀然肯定会怀疑,而且他也不会走,等顾凌擎回来,他就会碰到顾凌擎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外面等我一下,我收拾一下东西就走。”白雅说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打量着这个简易的小屋子,从‘竹板’到角落的柴火,以及放在地上的猪腿,每看到一样东西,眼神就冷淡了一分,眯起眼睛来,扫向白雅,铁青的脸色已经取代了刚才看到她时候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这里除了你,还有谁住在这里?”苏桀然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。”白雅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你搭建的?”苏桀然不相信,审视着白雅的眼睛。

    白雅不动声色的看着苏桀然。

    从竹子的颜色上看,她如果说,来的时候就有这个小屋,苏桀然肯定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白雅回答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嗤笑了一声,视线放在食物上,“那边的猪腿呢?也是你打猎打到的?”

    “是我问别人要的,这个岛上还住着其他人家,你要是不相信,我现在带你去。”白雅冷冷的说道,一眨不眨的看着苏桀然。

    她想的,如果苏桀然非要去,她就带他去竹子屋那里,半路装作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之后,一切看天意。

    苏桀然扯了扯嘴角,伸手搂住了白雅的腰,拉到自己的身边,“既然你都说的这么详细了,我肯定是相信你的,这里没什么好收拾的,你难道还要带走这些猪腿和鱼?”

    “我月期来了,你船上应该没有女性用品吧?”白雅问道。苏桀然更诧异了,“你月期来了,在这里是怎么解决的?”

    “你等我下。”白雅爬上床,打开了一个‘卫生巾’从里面撒出灰,写了一个字:等。

    她拿着其他的‘卫生巾’下来,对着苏桀然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狐疑的看向床上。

    白雅怕他发现什么,事先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苏桀然带了六个手下,站成了两排,立正着。

    海面上,停着苏桀然的白色游轮,阳光下,反射出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估计她回去需要超过六个小时,再通知宋惜雨来接人,就是12小时后。

    顾凌擎要是回来太晚,天太黑,就看不到她留在床上的字。

    他找不到她,会以为她去外面找她了。

    她还得留个记号给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走了?”苏桀然站在她的身后问道。

    白雅转身,看向苏桀然,“那些鱼不可惜,是我用网打上来的,那些野猪腿很少见,不带走可惜了,我们回去要超过六个小时吧,我做野猪肉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苏桀然应道。

    白雅朝着屋子走去,苏桀然阴鸷的看着白雅的背影,对着身边的手下命令道:“你带二个人留在岛上,看谁和白雅住在一起,如果是男的,不管是谁,格杀勿论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白雅回到了小屋,拿了一根没有烧尽的木头,在石头上写道:已经乘船离开,等。

    她把叶子盖在了石头上面,怕苏桀然进来发现,拎着两个猪腿出去,看到沙滩上就站着苏桀然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垂着眼眸朝着他走过去,苏桀然接过她手中的猪腿,拎起来打量,“这猪腿看起来不错,这个孤岛上野味很多?”

    “我在岛上四天了,没有看到野兽,不过,很多鱼和螃蟹。”白雅简单的说道,朝着甲板走去。

    苏桀然在她身后跟着,上了船后,把野猪腿交给了手下。

    白雅径直走去驾驶舱,看似随意的问道:“是你开船吗?”

    苏桀然眼神冰寒的看着她,并没有阻止。

    白雅走到了驾驶舱门口,看到里面坐着两个穿着制服的人,她视线看向航海表,记下了此地的经纬度。

    “原来不是你开的啊?”白雅微微扯起嘴角,看向苏桀然。

    苏桀然也跟着扯起嘴角,眼神之中却有些冷意。他早就洞悉,她来驾驶舱的目的,“小雅,还记得你以前答应我什么吗?”

    白雅浑身一震,沉沉的看着苏桀然,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把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腰上,“这么久不见,我怕你不记得了,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,我给了你好几次机会,你已经用光了最后一次机会了,明白吗?”

    白雅垂下了眼眸,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下面留下了黑色的剪影,遮住了眼中的流光浮动。

    她已经做了决定了,即便生命只有二十天,她也要花十九天的时间和顾凌擎在一起,不想再伤害他了,过一天,是一天。

    如今这般委曲求全,一来,是被他找到逼不得已,而是,等她回去了,才能找人来救顾凌擎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告诉我,怎么找到我的?”白雅转移了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艘渔船报警,说是在一个孤岛上看到一个女孩求救,还拍了照片,我看了觉得像你,就过来了。”苏桀然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报警?怪不得那艘渔船没有靠近,他那么做倒是很保险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求救,我还以为你又跑掉了呢,差点发布全球通缉令了。”苏桀然开玩笑般说道,眼神之中却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渔夫报警肯定不是在钟鼓区警察局,我是被钟鼓区警察局局长陈斌害的,他是吕行舟的人,而我知道吕行舟是灭门案的幕后凶手。”白雅凝重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证据吗?如果你没有证据只凭你一面之词,没有人会相信的,毕竟你要针对的人,一个是金源市钟鼓区警察局局长,一个是j州的州长。”

    白雅并不想苏桀然为她出头,等她救出了顾凌擎,顾凌擎会解决所有问题的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