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313你一直都知道

    没有证据,你饭吃了没有,你船上有做饭的地方吧,我给你做饭。”白雅转移了话题说道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想安安全全的到岸,然后找机会通知宋惜雨。

    “还没,跟我来。”苏桀然转过身,走了两步,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白雅下意识的也停下脚步,和他保持着安全距离。

    苏桀然斜睨向白雅,目光微凉,命令道:“上前来两步。”

    白雅眉头微微拧起,往前走了两小步。

    苏桀然朝着她跨了一大步,搂过她的腰,拉到自己的身边,“这么生疏干嘛?”

    她抬头看他,三年过去了,岁月没有在苏桀然的脸上留下痕迹,光看外表,他依旧俊美如丝,一双妖冶的眼睛带着魅惑的光泽,潋滟无双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他们的初见,她母亲发病,冲撞了他,他不仅没有针对,还帮助了她,让她母亲得到了很好的治疗。

    没有结婚之前,他帮她找到了工作,解决了工作上的问题,他每天送花到她的公司,她加班的时候,给她送夜宵,冬天的时候,她手冷,他就握着她的手,放到了他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他为她做的事情她都记得,只是,那些事情都是他故意设计的,结婚后,她就陷入了永无止境的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她和苏桀然没有一个好的开始,自然不会有一个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如今他对她,不过是占有欲和征服欲。

    爱?早就消磨在时间的长河里。

    “我好几天没有洗澡洗头,不觉得我身上有味道吗?”白雅不冷不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苏桀然朝着她的身上闻过去,嗅了嗅,又朝着她的脖子闻去,嗅了嗅。

    他呼出来的气息落在她的肌肤上,她觉得痒,往后退了下。

    这个行动彻底激怒苏桀然了,他握住了她的下巴,吻到了她的嘴唇上面。

    白雅吓了一大跳,用力的推开苏桀然。 苏桀然眸中掠过一道利光,冲过去,好像暴雨来,狂佞,嚣张,强势把白雅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白雅意识到危险,惊叫出声,“你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凌锐更盛,阴鸷的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放开你,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,我已经给你太多次机会和时间了,我不会再放开你,更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这样。”白雅尖锐道,声音都是颤抖的。

    他踢开了房门,把白雅丢在了床上,解开了领带。

    白雅撑大了星眸,洋溢着恐惧和慌乱,她从床上滚下来,躲在床的一边,防备的看着苏桀然。

    苏桀然嗤笑一声,冷冷的说道:“你上次说你姨妈在,现在距离你离开已经好几天了,我不相信你还没有好。”

    白雅瑟瑟发抖着,紧握着拳头。

    她真想从船上跳下去,一了百了了,可是,顾凌擎还在荒岛上,她想通知别人救出顾凌擎,也算死得其所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可以,上次被迫掉到海中,就一直没有好,苏桀然,不要这样。”白雅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?呵。”苏桀然嗤笑了一声,走上前。

    白雅下意识的站起来,往后退。

    苏桀然的眼中掠过一道裂痕,厉声道:“是不要这样,还是你不想这样,你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把你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把我给你?我和你结婚期间你是怎么对我的!”白雅回喝道。

    “年少轻狂的时候,被仇恨迷惑了理智,我说过我改了,你说我怎么对你的,那顾凌擎又是怎么对你的,给你带来更多伤痛的是顾凌擎,我和别的女人至少没有孩子,顾凌擎还有周海兰的孩子呢?”苏桀然一边解着衣服,一边朝着白雅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逼迫我,伤害我爱的人,给我注射毒素,这就是你对我的,你觉得我会爱上这样的你吗?顾凌擎给我带来伤痛,那是因为他失忆了,我压根就没有怪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在你心中他都是好的,我都是坏的!我还有什么好说的!”苏桀然已经彻底的疯狂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爱着她的,她不知道,在她消失后,他到现在都没有合眼过,已经调动了所有的人去找她。

    他爱她,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和原谅。

    他爱她,所以,才会去得罪顾凌擎,要知道顾凌擎的势力和背景都非常的强大。

    可,他的爱,她根本就不信。

    在她眼中,顾凌擎都是好的,他都是坏的。

    他的心,疼的快要爆炸了。老天,这是在惩罚他吗?

    惩罚他过去玩弄了太多人的感情,所以,注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女人。

    苏桀然咬紧了牙关,“对,我苏桀然压根就没有爱过你白雅!

    我就是不想我的东西被别人抢走,更不想被顾凌擎抢走。

    如果注定已经被抢走了,那我就毁掉,也会毁掉抢走我东西的人。

    我告诉你白雅,你就是我的一个玩物,现在你有大姨妈在也好,没有也罢,我反正是上定你了。

    还有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和你一起住在岛上的人是顾凌擎,除了顾凌擎,你是不愿意和其他男人同居的。

    你还特意去驾驶室看荒岛的经度纬度,就是想要通知他的人去救他。

    你以为顾凌擎还会活的过今晚吗?

    不好意思,我的人已经在岛上埋伏了,他死定了,我是不会让他活着的。

    你顺我,我给你一条生路,你忤逆我,我就让你和顾凌擎死都隔得远远的。让你们永远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苏桀然,你卑鄙。”白雅歇斯底里的吼道。

    “呵,反正在你的眼里我已经是卑鄙小人,十恶不赦了,我不做点卑鄙的事情,还真是辜负你的希望。”苏桀然朝着白雅冲过来。

    白雅从窗口跳了出去。

    苏桀然追出来。

    她跨座在了栏杆上面。

    苏桀然心中一紧,停下了脚步,喝道:“你干嘛,不想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想活,你知道的,事实上,三年多前我就不想活了,这次,不要再救我,即便你救了我,我也不会感激你,更不会爱上你,有机会,我还会杀了你。”白雅决绝的说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死了,她也没有求生的欲望了。

    活着,还是被苏桀然掌控在手心中。

    她不要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