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317白雅不在的日子

    他问了这个农民,怎么会有他和白雅的孩子。

    农民说六年多前,有一个男人把孩子给他,让他抚养,每个月给他3000元钱,然后,这个男人又让他把孩子送到一个叫顾凌擎的身边,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他问这个农民能不能形容出男人的长相。

    农民摇了摇头,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农民是不知道男人的长相呢,还是真的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查了农民的底细,也查了农民一个村的人,确实没有问题,这个农民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住在偏远的山村,其他人也不知道孩子怎么来的,更没有见过农民口中说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想过,能把孩子这个时候还过来,是因为不想看他自暴自弃吗?

    那孩子应该是被他这边的人带走的。

    他去拜访了之前自己出任务时候的首长……蔡青云老将军,只是可惜,他去的时候,蔡青云老首长在三个月前已经过世了。

    一切,好像就像是在一个谜团中,找不到出口,也找不到线索。

    他给孩子取名顾延,延续感情,延续所有没结束的情缘。

    他也暂时从军区离开了,继承了家族企业,如果找到白雅,他就带着白雅周游全世界,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惜,又过了一年,还是没有找到白雅。

    周海兰生了糖尿病,顾凌擎把另外一个孩子顾若新也接在身边照顾,让两个孩子相互作伴,也不会孤单。

    这天,是开学日,顾若新和顾延都要上一年级了。

    学校让一年级提前一天上学,相互之间熟悉一下,也组织了开家长会议,所有家长先去大会堂集合。

    顾凌擎看到了苏桀然。

    苏桀然也看到了顾凌擎,相视一眼,顾凌擎别过脸,忽视了他,朝着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苏桀然拦在他的面前,质问道:“为什么离开军区,为什么不对付我?我的解药研究失败了,白雅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冷冰冰的看着苏桀然,“对于你这种人来说,如果小雅还活着,应该让你看着我和小雅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如果小雅死了,我更不能让死,你没有陪她死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垂下了眼眸,“她已经死了,如果没死,那些抓住她的人,会来威胁你或者威胁我,但是,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她永远活在我心里,让开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

    苏桀然抬眸看他,“小雅真的已经死了,是我亲手投毒害死的,解药研究失败了,没有人能够救她。

    那天在轮船上,我想和她发生关系,她从轮船上跳到了海里,我把她捞上来,她就已经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是我,都是我,就是我,彻彻底底的害死了她,顾凌擎,你找我为她报仇吧,你这样晾着我,算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顾凌擎压根不理会他,推开,经过他,坐到了最后一张位置上。

    苏桀然跟在他的后面,坐到了他的旁边,眼神之中全是颓废,悲观,和自责。

    他以为用性命要挟,就可以把小雅一直留在身边了。

    他依旧不奢求她的爱了,只要她一直陪着他就好,结果,白雅就连死,都不让他知道死在哪里?

    与永远见不到她相比,他应该放手的。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错了。

    “顾凌擎,你不要放过我,我是害死白雅的罪魁祸首。”苏桀然沉声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没有说话,看向走进来的老师,思绪,飘得很远。

    他记得白雅跟他说过很多愿望,所有的愿望,不过在说服他,不要寻死。

    他知道的,明白的。

    如今,他和她的孩子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,他更不能死了。

    只是,小雅,你在哪里?

    “顾凌擎,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?”苏桀然拧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我不想听,我不会杀你,但是不代表我想要见到你,以后,不要在我的面前出现。”顾凌擎冷冰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报复我,你会后悔的。”苏桀然警告道,烦躁,从后门离开。

    老师看了出门的苏桀然一眼,扯了扯嘴角,继续说道: “一年级的孩子习惯的养成很重要,请各位家长监督自己孩子的学习习惯,尽量做到完成作业后再做其他的事情,以前孩子幼儿园的时候,很多家长出去旅游,跟老师说一声,就把孩子带走了,但是到了小学来,这种事情是不允许的。

    请假半天可以跟我,请假一天,我也要跟校长申请的,如果请假二天以及二天以上,一定要有正当的理由或者医院的病假条。

    以后,你们的孩子交给我们,我们会为你和你的孩子负责,但是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,也希望父母们以身作则。”

    不由的,顾凌擎又想起了白雅,白雅如果活着,她一定会是一个好母亲,她一定也会把孩子交的很出色。

    顾凌擎的心,被有毒的藤蔓纠的很紧,一阵酸楚流了出来。小雅,真的很残忍,就这样消失了,一点讯息都不给他……

    开玩家长会,顾凌擎接了两个孩子直接去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助理敲门,“顾总,今天有十位家教老师过来面试。”

    “全部喊去会议室吧。”顾凌擎吩咐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晚五分钟去了会议后,十位面试者已经过来了,他坐在老板椅上,长期军中养成的习惯,即便是在自己的空间里,腰杆也是挺得笔直的,“我需要的家教老师是可以陪孩子过夜的,除了送孩子上下学,周六周日全职的,谁觉得时间不合适,可以提前离开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出来,十个面试者中,离开了七位,只剩下三位,一男两女。

    顾凌擎扫过他们的脸,“说下,你们自己的优势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顾总开给家教的工资是多少?”唯一一个男面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说下你的优势吧,如果你没有优势,告诉你多少,又有何用?”顾凌擎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男的,据我所知,傅总的孩子也是两个男孩,男孩比较了解男孩的想法,我会让他们爱上学习的同时爱上锻炼,有一个健康的体魄,正确的学习方法,沟通起来也无障碍。”男面试的自信的说道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