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327偏爱

    苏桀然感觉到有人看他的目光,抬起头,只看到一个微胖的身影朝着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他对胖,和微胖人群,一项没什么兴趣的。

    吴念上了的士车,报了顾凌擎家的地址,打电话给刘爽。“爽妞,你还没有睡觉吧?”

    “没呢,小宝还在玩抢,晕死我了,玩了就不放了,我想起一个笑话,这么说的,小女孩玩娃娃,小男孩玩抢,长大后,反了过来,呵呵呵呵呵。”刘爽说完,自顾自的笑了。

    吴念听出了这个笑话的深意,但是她现在没这个心情和刘爽瞎聊,“爽妞,你能帮我定位一个手机现在的地址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,我问下沈亦衍,你把手机号码发给我。”刘爽爽快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爽妞。”吴念感动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间,不用说谢谢。”刘爽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吴念把手机号码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手机又响起来,吴念看是顾凌擎的,赶紧接听,抱怨道:“你到底在哪里?说一半就不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那里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吴念的心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“你是顾凌擎吗?如果不是请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那边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吴念加高了分贝,“你要是再这样,我就生气了,三更半夜这样耍人好玩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是。”顾凌擎的声音终于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吴念安心了一点,叹了一口气,“你到底在那里?我已经在去你家的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家……”顾凌擎又沉默了一下,脸上有道怪异的神色,解释道:“之前喝的有点多,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吴念想起他之前说的话,心里又泛起了酸楚,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既然他已经在家,听声音,清醒了很多,她就没有去的必要了,自己从酒店冲出来到现在的过程还挺蠢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到家了,我就不过来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吴念直接挂了电话,对着司机吩咐道:“回绿洲酒店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拧着鼻梁,头微低着,水滴从他额头碎发上落下来,沿着他冷酷刚毅 他想,他之前真的醉的离谱,怎么会打电话给吴念说那番话,就因为吴念的声音跟小雅的像,所以,他有了错觉?

    幸亏,即使从楼下上来洗了冷水澡,脑子清醒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躺在了小延的身边,看着他那粉嫩的脸蛋。

    他想白雅,两年了,两年了……

    一大早,顾凌擎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,条件反射的按掉声音,看向小延。

    小家伙早就醒了,睁着大大的眼睛看向他,眼睛乌溜溜的,好像星辰,也不说话,很是乖巧。

    顾凌擎微微一笑,在小延的额头上亲了一下,接听了助理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傅总,照片我都发到你的邮箱里面去了,但是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,我除了跟大人们打听,我还跟孩子们打听,但是孩子们都故意躲着我,我觉得像是有谁特意交代过,不太寻常。”张星宇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怕孩子乱说话?”顾凌擎狐疑,但是想起昨天吴念的行为,他又觉得她应该是一个还算靠谱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抓了一个小孩过来,给了他一百元钱,他就说吴念姐姐很好,他们很喜欢吴念姐姐,不想吴念姐姐离开,希望吴念姐姐经常去看他们。”张星宇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什么问题?”顾凌擎没有听出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“吴念不是这里的老师吗?为什么他们喊他吴念姐姐?”

    顾凌擎拧起眉头,他不觉得这个有问题,“那你再抓一个小孩问问?”

    “我抓了,然后被他们抓了起来,我刚跑出来。”张星宇无辜的说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回来吧,我心里有数了。”他起身,带着顾延去刷牙,开门,周海兰和顾若新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想和你住在一起,我以后听话。”顾若新主动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凌擎沉沉的应了一声,“我去给你们煮馄饨。”

    “凌擎,我帮你。”周海兰跟着顾凌擎进了厨房,说道:“你昨天说的,会选小新喜欢的家教老师,这个还算数吗?”

    “算数的,毕竟,小延喜欢的,小新可能不喜欢,分开来带也是好的。”顾凌擎顺着周海兰的话说道。

    他打开了冰箱,看到一袋袋冻好了的馄饨,食品袋上还写着各种馅的名字。

    字写的有点丑,不过,挺细心。

    顾凌擎随意的拿了两包出来,烧了水,看周海兰还没有走,狐疑的看向她,“你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就不能把吴老师换掉吗?我担心她会不喜欢小新。”周海兰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,吴老师在我面前说的都是小新的好坏,比如孝顺,仗义,聪明之类,所以,她对小新和小延会一视同仁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走出厨房。

    “她真的那么说?”周海兰不信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,即便知道另外一些人不好,也不想说破,另外一些人,以自己的所作所为去衡量别人,觉得别人也不好,心胸的狭隘和宽广,从自己对他人的揣测上看得出来。”顾凌擎说的直白。

    周海兰脸上怪异的红润了几分,低下了头,“可能真的是我多想了,我早饭不吃了,现在回去,打扰了你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让小新跟你回去呆上两天吧,让他陪陪你。”顾凌擎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和小延呢,去哪里?”周海兰醋意横生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客户约我去钓鱼,我一个人看不了两个孩子,小新就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顾凌擎,你不觉得你偏心吗?好吃的,先给小延,好玩的,先给小延,就连出席你朋友的宴会,你也只是带小延,小新在你心里就这么无足轻重?”周海兰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小新和小延都看向他们。

    顾凌擎不悦的看着周海兰。

    周海兰这种行为,在他的眼里就是故意挑拨,他也不和她理论,直接下逐客令道:“那我带小新和小延一起去,你回去好好休息吧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