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335章 我很好

    顾延哭,哭出了声音哭的伤心。

    吴念微微笑着,她知道,她的暗示,顾延应该听懂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送你去医院。”顾延倔强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看到了吴念背上,手臂上的一道道血痕。

    他在愤怒中没有控制住手上的力道。

    下手有多重,他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挡着,或许,他的皮带,真的抽在了小延的身上。

    小延那么小,压根扛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先送你去医院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吴念本想拒绝的,看顾延担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如果不去医院,小延不会放心的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皮带抽在身上,抽多了,变得麻木,一开始,并不觉得多疼。

    可是当麻木过后,那种疼,火辣辣的,一抽一抽的。

    她原本昨天晚上就没有睡好,体力不支,在车上的时候,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依稀中,听到小延在一声声小念的喊她。

    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梦。

    梦中的她,顶着大肚子,站在窗口,听着胎教音乐,抚摸着肚子,跟着轻哼着歌曲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她,和苏桀然闹的很僵,她时时刻刻的都感觉到孤单和无助,孩子,等于她的精神支柱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个孩子会毁了她,也知道,要带大这个孩子有多么不容易,她还是义无反顾的想去生下来。

    可惜,她的孩子被人抢走了。

    她好心慌,好慌乱,甚至想着,如果孩子死了,太过孤单了,她想一起死了去陪他。

    可,要是孩子没死呢?

    孩子究竟在哪里?

    她觉得难过,心里绝望,又觉得疼痛,哭着醒过来,枕头已经湿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“小念,你很疼对不对?”顾延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吴念缓过神来,看向病床旁的顾延,眼泪还挂在眼角呢,扬起笑容,柔声问道:“小延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和爸爸把你送到医院来的,但是你昏迷不醒中,刚才护士给你擦了药,你背上都是伤,都是我不好,也是我爸爸不好,害死被打的遍体鳞伤。”顾延道歉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怪你,都是我主动的,我知道你有你的想法,很多东西也都不是你能控制和把握,记得阿姨的话,一定要平安的长大,知道吗?”吴念问道,没有注意,自己的眼泪还在流着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很疼,我给你吹吹。”顾延贴心的说道,掀起了吴念后背的衣服,吹着气。

    温热的风,从她肌肤伤游走,即便不能减轻疼痛,也让她的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“小延,阿姨真的不疼了,真的不疼,现在很晚了,你应该回家休息了。”吴念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跟爸爸说了,今天晚上要留下照顾你。”顾延确定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吴念环视了一周,没有看到顾凌擎,问道:“你爸爸呢?”

    “爸爸去买晚饭了,一会就来的。”顾延刚说完,顾凌擎拎着塑料袋出现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他沉沉的看向吴念,脸上有些怪异,把塑料袋放在了床头柜上,“我喊了看护过来,费用我都会出,也会赔你精神损失费,你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打的我,是我要被打的,跟顾先生无关,至于看护也不用了,你会打电话让我朋友来,你带着小延回家,让小延好好休息吧。”吴念声音微凉道。

    “我买了乌鱼汤,胡萝卜丝和番茄鸡蛋,就不打扰你了。”顾凌擎公事公办道,去牵顾延的手。

    顾延条件反射的把手藏到了背后,“我要照顾小念,小念受伤都是因为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是因为你,就不应该再添乱了,走吧,明天我再带你来看她,你要是明天不想来也可以。”顾凌擎妥协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来的。”顾延立马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跟你小念阿姨道别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顾延看向吴念,恋恋不舍,“你如果我想要我陪你,我也可以再跟爸爸说的。”

    吴念被顾延的暖心感动的不要不要的,扬起笑容,“你应该回去好好休息,明天再来照顾我。充足的睡眠才能休息好,你休息好后,才有精力照顾我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顾延乖巧的说道,朝着顾凌擎走过去。

    顾凌擎牵住了顾延。

    这次,顾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他们走出了病房门外,顾延说道:“爸爸,你不要针对小念了,我以后想娶小念做妻子,她能舍命保护我,等我长大后,肯定会很爱我。”

    “她比你大二十岁,你们不合适。”顾凌擎冷冰冰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顾延嗤笑了一声,闷着头走,说道:“放心,我只是通知你一声,等我长大了,你是阻止不了我的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有种其实乖巧的顾延比顾若新还叛逆的感觉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顾凌擎和顾延走后,吴念并没有打电话让刘爽来。

    刘爽晚上还要带小宝,本来就辛苦,再让刘爽担心,她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只是皮外伤,忍忍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吃了顾凌擎送来的饭菜,一个人刷牙,洗脸,没有洗澡,只是处理了个人卫生,头晕的厉害,就趴在了床上,不一会,再次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她醒过来,天已经亮了,阳光有些刺眼,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伤的这么重,你是不是没有准备告诉我?”刘爽的声音响起来。

    吴念诧异的看向刘爽,撑大了眼睛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早上打电话给你,你昏迷的,护士接的电话,我就立马赶来了,你怎么伤这么重?”刘爽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摔了一跤,没事。”吴念微笑道。

    刘爽抿着嘴唇,不悦道:“我今天刚看了一个新闻,一个女大学生自杀了.

    平日里,她学习成绩很好,乐观积极,帮助他人,经常和朋友聚餐,跟人相处也和睦,家庭也幸福,谁都不知道她为什么自杀。

    直到她妈妈收拾她的房间,看到她在一张纸上写满了i’m fine.再把纸张反过来,透过纸背上呈现出来的是save me.

    吴念,你真的没事吗?

    你儿子失踪,你爱的男人要赶你走,决绝,冷漠,一点机会都不给你,你被人打成昏迷不醒,伤痕累累,你告诉我,你没事?!!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