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343章 卑鄙无耻啊,欲哭无泪

    “你确定?好帅,赏心悦目的,小念,你去勾搭下,你之前在美国读书,英语不错,应该和他沟通无障碍。”刘爽雀跃的说道。

    外国男士微微扬起笑容,看向她们这边,绅士的颔首。

    “他跟我打招呼了,笑起来更好看,小念,你去试试嘛,我有这样的姐夫,看着也舒服啊。”刘爽咪咪笑着。

    “安了啦,异国恋,我更没兴趣的,我睡一会,快到的时候喊我。”吴念意兴阑珊的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刘爽看吴念真的闭上了眼睛,皇帝不急急死太监,吴念不主动,她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飞机上升。

    刘爽看到刚才那个外国男士捂着胸口很难受的样子,他从包里拿出哮喘用的喷雾剂。

    刘爽惋惜的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个帅哥,人高马大的,气质优雅又贵气,可惜有哮喘。

    哮喘是治不好的,他看起来好像还挺严重。

    飞机继续上升。

    “先生,你没事吧?”空姐走到外国绅士男面前,用英语问道。

    绅士男摇了摇头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他用的是中文。

    这下刘爽尴尬了。

    她刚才说的话,他岂不是都听见了,丢脸啊。

    飞机开了四个半小时,开始下降的时候,刘爽又听见那外国男子沉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那外国男人。

    他用力的吸着喷雾剂,但是好像并没有好转,伴随着咳嗽,压着胸口的位置,呼吸都困难,嘴唇渐渐发紫。

    “小念,你看,他是不是快不行了啊?”刘爽担心的推了推吴念。

    吴念被推醒,睁开眼睛,看向那个外国男人。

    外国男人眉头紧锁着,压着胸口,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吴念冲了过去,解开了外国男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小姐,现在飞机下降,请你坐会位置。”空姐过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气胸,需要及时处理,不然很危险,你广播一下,看看飞机上有没有这方面的医生,另外,需要一根针,用酒精先消毒。”吴念紧迫的说道。

    空姐看外国男确实需要急救,干净去广播了。

    吴念安抚道:“别担心,深呼吸,不要动,不用紧张,如果没有医生,我对这方面也懂,你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外国绅士男凝望着吴念,比一开始安定很多。

    空姐端着消过毒的针过来,“已经广播了,很遗憾,这架飞机上没有医生。”

    吴念拿起针,利落的穿透外国男的胸膜腔。

    外国人猛烈的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吴念把细针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外国男人可以正常呼吸了。

    吴念看向空姐,问道:“大概还有多久到地面?”

    “还有十五分钟这样。”空姐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联系医院的救护车过来,把他送去医院,可以吧?”吴念沉着道。

    “我立马就去做。”空姐去驾驶室。

    外国男握住了吴念的手。

    吴念看向他,“你不用担心,我刚才已经用胸膜腔穿刺抽气法放空了气,你需要到医院做进一步检查,确保无恙,正常情况下,休息个三天就没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留个电话号码给我吗?我要感谢你。”外国男人一口流利的中文。

    吴念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,“即便不是你,换做别人,我也会救,换做有其他医生在这里,也会救你,所以,不需要感谢,我做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,你少说话,尽量休息。”

    吴念起身,回到了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不把联系方式给他,以后有机会联系也是好事。”刘爽压低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对异国恋没有兴趣,别做月老的事情了,爽妞。”吴念拒绝道,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飞机已经穿过云层,可以看到X国X市整个风貌,除了高楼大厦外,还有蓝色的海湾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度假倒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不用办理入境手续吗?”吴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之前我跟沈亦衍吵架,闹着要出去工作,他就给我在X国安排了一个职位,我到X国是自由出入的。

    我一会去公司偷了公章,我可以去十几个国家,都是沈亦衍境外公司在全世界的分公司,我给你也一起办了,好朋友,有福同享,有地方一起去。”刘爽大大咧咧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吴念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沈亦衍是A国的总统,有些特权,是有她想不到,没有他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飞机落地了,救护车上的救护人员用担架把外国绅士男抗走了。

    刘爽抱着孩子开开心心的在前面走着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行李,直接出门。

    四个高大的男人挡在了她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刘爽诧异的抬起头,看向他们,脸色瞬间苍白,“奥尼夫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奥尼夫面有难色,“夫人,先生很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沈亦衍不是在M国吗?”刘爽不解道。

    奥尼夫让开了一条道。

    刘爽看到了一辆黑色加长版的林肯,窗户也都是黑色的。林肯四周站着二十几个守卫,把方圆一百米内围的一只苍蝇也飞不过去。

    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车门被带着白色手套的司机打开了。

    沈亦衍坐在里面的沙发上,如同望着一般,幽深的看着她,紧绷着脸部肌肉,张扬着快要爆发的脾气。

    黑色的西装,让他显得比平时严肃内敛,也收敛了身上的痞性,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刘爽知道被抓现行了,干脆破碗破摔,“我就想出来玩,怎么了,生什么气呢。”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沈亦衍冷声道。

    刘爽别过脸,“我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飞机了,很累,不想上车。”

    “上车,不要我说第三遍,你承受不起忤逆我的结果。”沈亦衍厉声道。

    刘爽瞪着沈亦衍。

    还记得他们都是小学的时候,她的爸爸是医院的院长,他的爸爸不过是一个市场,她长的比他坚实,即便他欺负她,她还能回击过去。

    二十几年过去了,她爸爸依旧是医院的院长,他爸爸已经是总统了,还让他也做了总统。

    她感觉,她输在了爹上面,所以,士气矮了一截,上车,先发制人道:“小宝在看着你呢,你要是欺负我,他会记在心里的。”

    沈亦衍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张姨和杨嫂走过来,抱走了小宝。

    刘爽望着张姨抱走小宝的背影……有私家飞机了不起啊!超速要不要罚款啊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