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360章 你到底是谁

    “老爷。”斯蒂芬其中一个保安拿着塑料袋过来,“有人把电线丝裸露,然后把水泼了上去,烧掉了线路,导致了发电机停止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。”管家也拿着塑料袋过来,“信号发射器浸在了水中,已经坏了,不能再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至少有三个凶手,对吧?”露莎的脸色更差了……

    “能带我去看下现场吗?”吴念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去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刘爽立马接口道。

    她不能让顾凌擎和吴念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“人去多了,反而不好,你们都留在这里吧,我陪小念过去。”艾伦微笑道,握住了吴念的手。

    吴念点了点头,不去在意顾凌擎的目光,跟着斯蒂芬的护卫去了发电机室。

    她扫了眼周围的环境,看向地上,好多凌乱的脚印,“你们这个发电室平时没有人来,地上的脚印却是新鲜的,今天有注意到谁进来过吗?”

    “二小姐上午就来了,带着她两个朋友到这里来参观过。”保安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发现塑料袋的?发现塑料袋的时候,塑料袋的情况又是什么样的?”吴念问保安。

    “就挂在线上面,我发现的时候,里面还有很多的水,这是谁干的,不会是二小姐吧,二小姐和大小姐一向不和。”保安提供线索道。

    吴念顺着塑料袋的位置网上看,还有水滴在上面的管子上滴下来,“又梯子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保安拿来了梯子。

    吴念把梯子固定在塑料袋上面的地方,从管道上发现了一小块冰块,以及,一些卷在管道上面细细的绳。

    她把绳和冰块拿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上面怎么会有冰块,结冰了吗?这个天气室内不会结冰吧。”保安诧异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吴念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凶手是谁?”艾伦问吴念道。

    “回到客厅里面再说。”吴念走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艾伦搂住她的腰,低头看她,“我只知道你学过医,懂心理,没有想到,你还是破案专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……”吴念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我以前经常看侦探小说,对这些很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给我惊喜。我担心,不久后我就爱上你了。”艾伦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多虑的,就几个优点都被你发现了,从此以后,都是缺点,你只会越来越失望。”吴念提醒道。

    他们回到了客厅,斯蒂芬着急的问道:“你在发电机室有发现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凶手拿了一个塑料袋,塑料袋里面装了水,固定在电线的上方,在塑料袋上面的管道上放了冰块,冰块融化,加上里面无风,她测试了水滴的位置。

    塑料袋里因为有水滴不断的增加,重量负荷,绳就会绷断,大量的水进入电线里面,导致了线路被烧坏。

    绳索,塑料袋中可能会没有凶手的指纹,但是我看你的机器是丹麦的。

    丹麦的发电机上有一个黑匣子,里面有500M的容量,如果没有人处理,会自动更新,可以把黑匣子拿下来,接入电脑上,就可以查到监控,应该可以拍到是谁绑的塑料袋。”吴念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黑匣子吗?这东西不是我安装的,之前我也没管,黑匣子在哪里?”斯蒂芬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拿上工具跟我去吧。”吴念说道。

    艾伦露出欣赏的笑容,“我真想不到,你还懂机械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小长在孤儿院,很多事情都要亲历亲为,孤儿院也有一台发电机,是一个富商捐的,也是这个牌子的,有一次,发电机坏了,就找人把黑匣子拿了下来,调查原因,原来是一个调皮的孩子把石头丢在了里面。”吴念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个黑匣子能拍到凶手?”丽莎问道。

    吴念点头,“会,但是只有500M的容量,所以早期的录像是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赶紧,跟着她,去把黑匣子拿出来。”斯蒂芬对着管家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管家走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吴念看到眼前一个人冲过去,拿了早就放在花坛中的匕首。

    “阻止她。”吴念喊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一个跨步跃过去。

    丽莎的女朋友凯西快速的一刀,干净利落的抹了丽莎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丽莎捂着被刀的脖子,鲜血不止,不可置信的看着凯西,带着惶恐,靠着墙慢慢的滑下去。

    顾凌擎钳制住了凯西,匕首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吴念冲过去,在丽莎的面前蹲了下来,压住了丽莎的伤口,紧急的对着斯蒂芬说道:“丽莎被割断了主动脉,不立即处理一分钟内就会死,冰块,纱布,止疼剂,消炎药,针,消毒水,电灯照着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斯蒂芬看着自己快奄奄一息的女儿,“快,快,快给她。给她。”

    管家立马跑去拿急救箱,刘爽跑去冰箱拿冰块。

    丽莎抽搐着,眼皮慢慢的耷拉了下来,依旧不可置信的看着凯西。

    凯西大声的哭了起来,歌声格外的凄楚,仿佛她才是最悲伤的人。

    刘爽拿了冰块跑过去,吴念抓了一大把冰冰流血的部位,“爽妞,配合我,知道吗?一会纱布来了,包住冰,按在我按的这个部位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我知道应该怎么做。”刘爽应道。

    “丽莎别怕,伤在这个地方只要流血不多,就不会有事,你镇定一点,一会我帮你缝上,你就不会有事了。”吴念稳定丽莎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救她干嘛,你们不应该救她。”凯西底气很足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杀人是你的事,救人是我的事,你可以闭嘴了。”吴念厉声道。

    管家拿着医药箱过来,“幸好,这些东西都准备着,还有麻醉剂,你看看用得着吗?”

    吴念利落的拿起了麻醉剂,打开瓶子,用针管吸出麻醉剂。

    顾凌擎深邃的看着她,眼中迷上了一层纱。

    还记得他和白雅的第二次见面,那个孕妇不想动刀,白雅偏要动。

    他记得那个时候她说的大概意思是:这是我医生的职责,要告,随时等你。

    她那个时候的表情也是这般坚定而果敢,专注而刚烈,正义感爆棚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是白雅,又会是谁!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