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363章 因为共同的回忆,连...

    顾凌擎说的这个条件真的让人很心动。

    她可以照顾自己的孩子还能帮助刘爽脱离沈亦衍的掌控。

    刘爽帮她太多了,她不应该再拖累刘爽,“好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您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您?

    “呵。”顾凌擎轻笑一声,讳莫如深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还记得当初不熟悉的时候,她也是这般,要么就是首长,要么就是您,尊称着,有意无意的拉开两个人的距离,带着强烈的疏离感。

    吴念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笑。

    她这句话有什么好笑的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这声呵中多少带着嘲弄的味道,让她的心里隐隐的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“那顾先生,我先回去了,斯蒂芬的事情还麻烦您了。”吴念恭敬的颔首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顾凌擎强势的气息已经压的她快要透不过气来了。

    顾凌擎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眼眸沉静如斯,好像深处好看的宇宙中,洞察一切风景。

    吴念一回到客厅,刘爽走到她的面前,“小念,没事吧?”

    吴念摇头,“和夏荷是旧相识,说了一些话,她说给我们下面。”

    “吴小姐。”斯蒂芬喊道。

    吴念对着斯蒂芬颔首,静静的聆听。

    “今天多谢你了,要不是你,恐怕我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死的不明不白的。”斯蒂芬道谢道。

    吴念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感谢的,三条人命,本不应该她背负,她也不背负,“老天的安排吧,或者冥冥之中就已经注定,斯蒂芬你节哀,或许,他们三个人在另外一个世界好好的生活着。”

    斯蒂芬抹了抹眼泪,声音有些哽咽,端起了其中一个烛台,“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吴念看向艾伦,艾伦点了点头,示意她可以去的。

    她在斯蒂芬的身后跟着,进了其中一间画室。

    墙壁上挂满了斯蒂芬画的画,在微弱烛光下,反而有种朦胧美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怎么感谢你,对于我来说,最珍贵的就是这些话,你挑选两幅带走。”斯蒂芬对着吴念说道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自己最在乎和觉得最珍贵的东西,我这个时候再拿走你的珍贵,不太厚道,另外,真不用感谢我,就算不是你,换做其他人出了这样的事情,我能做的,还是会做的。”吴念委婉的拒绝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觉得我画的这些画不好,那个,我有一幅《梦中少女》拍卖了1500万,去除平台费,税收剩下的,我都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斯蒂芬先生的画都别具匠心,很有深意,不是一般画家能够比得上的,我又怎么会觉得不好呢?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喜欢?喜欢哪些,我都可以送给你。”斯蒂芬很有诚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要这副《暗黑》,幽闭的房间,灯泡已经破了,四周都是黑的,窗外,摇晃的厉害的树枝在闪电作为背景光下,在窗户上投下了剪影,一道强光透过窗户,留下短暂的光明。

    穿着白色裙子的小女孩坐在地上,趴在一张破旧的床上。仰望着窗口,嘴角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地上有老鼠,空中有蝙蝠,墙角有蜘蛛,再仔细看,能看到门上的插销并没有插上去。

    床上放着一本书,书上的字体很奇怪,我想应该是盲文,小女孩是一个瞎子,她被幽禁了起来,她很孤独,经历了很多的磨难,过的很痛苦,但她也渴望光明,只有要一点点的光,都值得她去仰望和追寻。

    我想,这是画出了斯蒂芬先生当时的心境吧。”吴念清淡的说道,看着这幅画嘴角也微微扬起,只是眼中迷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太对了,这幅画是我最喜欢的,画这幅画的时候我被我父母打压,他们逼我放弃画画,让我从商。

    我碰了很多壁,遇到了很多挫折,爱人背叛,朋友背叛,没有人能理解我,当时顾凌擎看到这幅画的时候,跟你说的一模一样,他就站在你现在这个位置,看着这幅画,一句话都不说,看了一下午,我偷偷去看他的时候,还看到他哭了。”斯蒂芬感叹道。

    一滴热泪从吴念的眼中滚落下来,紧接着,眼泪成了连串的珠子,她情绪有些激动,别过了脸。

    这幅画,之所以让她想哭,是因为曾经是她心里完全的写照。

    当时的她,正在遭受婚姻的背叛,父亲的打压,母亲的病情加重,她孤独,绝望之中。

    顾凌擎就是那道透过窗户的闪电,短暂和明亮。

    她只是感觉到光的热烈,就打开门,不顾一切的冲出去,忽视了投影在窗户上像恶魔般疯狂摇曳的树枝。

    冲了出去,才知道,外面除了有光明的闪电,还有带着瘟疫的狂风暴雨。

    她的痴心感动了闪电,闪电为了照亮她找到回家的路,脱离了原本属于她的轨道。

    她想,顾凌擎和她想的应该是一样的吧。

    “你也哭了啊?”斯蒂芬问道。

    吴念擦了擦眼泪,微笑道:“那是斯蒂芬先生画的太好了,很有场面感,能让人想到很多很多的事,这就是传说中能让人身临其境的画吧。”

    “吴小姐真会说话,我一会让人拿下来送给你。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能成为艾伦的女朋友了,艾伦那小子眼光极其高,你确实配得上他,也够资格做伯爵夫人。”斯蒂芬赞赏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念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艾伦,只是她的保护伞,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做伯爵夫人,维持现状就好。

    “对了,斯蒂芬先生,我哭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告诉其他人,我害羞。”吴念不好意思的交代道。

    斯蒂芬点了点头,“家里出了事,明天可能不能送你们了, 以后空了,给我打个电话,我接你们再来小住几天,我带你们浏览下岛上的风光。”

    吴念颔首,“谢谢斯蒂芬先生。”

    吴念从画室出去,斯蒂芬回去的时候看到顾凌擎,上前压低声音说道:“那个女孩,叫吴念的那个,看中了你看中的那幅《暗黑》,她也哭了呢,哭的比你还凶,眼泪唰唰唰的流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看他一眼,拧眉,“你怎么知道我哭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说了吗?我悲痛欲绝中,胡言乱语的,见谅啊。”斯蒂芬不等顾凌擎说话,赶紧离开了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