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368章 生死契阔,君子,择良木而栖

    “这种日子我很怀念。”顾凌擎自顾自的拿了一只螃蟹,剥开,吹了吹热气。

    吴念没有想到他会突然来,还非常自然的拿起她烤的螃蟹。

    她心跳加快的不能自已,舔了舔干干的嘴唇,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她应了一声,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,她是直到他说这句话什么意思,但是,不认识他的人,不知道他在孤岛生活的人,应该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她想用一个不了解他过去的人的思维模式思考,但,因为太紧张,脑子里像是打结了一样,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顾凌擎睨向她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他的目光,头低的更低,翻动着螃蟹掩饰自己的慌张。

    顾凌擎轻笑一声,“知道怎么治蒸馏水吗?”

    “以前在课本上学过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亲身实验过?”

    “实验室里做过的。”吴念心虚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顾凌擎的目光还放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沉默着,他也沉默着,但是他的气息落在她的脸上,让她心慌意乱,这种感觉,让她很不踏实。

    她索性看向他,对上他漆黑如墨的眼睛,“顾先生喜欢这么看着别人的女朋友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好奇,你在想什么,螃蟹都快烤焦了,你还不拿出来。”顾凌擎不动声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念的脸蛋泛红,干净的把烤成黑乎乎的螃蟹拿出来,烤黑了两只,另外三只还好。

    她又用树枝去夹了一只螃蟹,放在石头上,因为烤火太近,下意识的缩了缩手。

    “真笨,我来吧,你坐过来吃烤螃蟹。”顾凌擎说道,拿过吴念手中的树枝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有意,还是无意,他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吴念觉得他的手掌温度比火更炙热,防备的抽出手,“刘爽呢,你看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她应该是回车上拿水和遮阳伞了,那边跑的那个,应该是她吧。”顾凌擎看着右边说道。

    吴念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右边,果然,看到刘爽拎着塑料袋狂奔过来。

    刘爽不喜欢顾凌擎,话里话外都在劝她放弃顾凌擎,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这回,刘爽看到顾凌擎在肯定心急如焚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再加深顾凌擎和刘爽之间的矛盾,“你不是说今天晚上要陪夜吗?顾先生应该多休息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帮你烤好这些螃蟹就回去。”顾凌擎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边已经烤了十二只,加上你烤的五只,已经够吃了,吃不了也是浪费。不烤了。”吴念有下逐客令的意思。

    顾凌擎看向她,微微不悦,“你赶我走啊?”

    吴念尴尬的笑笑,“这个沙滩不是我的,我没有赶人的权利,我也不清楚顾先生和白雅之间的过往,但是我清楚,我的朋友不喜欢你,现在我的朋友跑过来了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对吧?顾先生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深邃的睨着她,“我也很想知道她为什么不喜欢我的理由,摊在台面上说总比私下揣测,挖墙脚的好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她哪里有挖你的墙角。”吴念无奈的笑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还没有回答,刘爽跑过来了,把装着水和伞的塑料袋丢在了顾凌擎的脚下,叉着腰质问道:“顾凌擎,你怎么在这里,别来纠缠我朋友,跟你说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顾凌擎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害了一个白雅还不够还要来害吴念吗?”刘爽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从来就没有害过白雅,如果我不喜欢她,就不会娶她,就连离婚都是她设计的,而不是我想要的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站起来,气场一下子随着他的强大而发生了改变。

    “既然白雅设计了离婚,就表示她不喜欢你,你还纠缠,你要是不纠缠,她也不会死了。”刘爽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设计离婚,是为了救我出来,不是不喜欢。”顾凌擎的眼神也冷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喜欢你的结果是什么?她过的比任何人都痛苦,痛苦到死去,没有享过什么福,顾凌擎,你如果还有点良知,就放过我朋友吧,她可以获得幸福的,只要远离你。”刘爽吼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信可以给她所有,只要他多给我一点信任就可以。”顾凌擎眸中腥红,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爽妞,别吵了。”吴念沉声道。

    刘爽看到艾伦拎着桶走过来,抿着嘴巴,双手环胸,别过脸,一个人生着闷气,提着脚下的沙子。

    “抱歉,顾先生,我需要和我朋友好好聊聊。”吴念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深深的看她一眼,眼中染着愠色,那是对她的怒气,扭过头,朝着码头走去。

    刘爽一看顾凌擎走了,赶忙握住吴念的手,担心道:“顾凌擎没有欺负你吧?”

    吴念摇了摇头,“爽妞,我会去顾凌擎家里做家教,以后和他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,你看到他和我相处就生气没有必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不要去他家做家教了,艾伦挺好的,温柔多金对你也好,你可以重新幸福的。” 刘爽劝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走,会带走小宝吗?”吴念转移了话题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刘爽想都不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小宝走不了,能走的就只有你一个人呢?”吴念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肯定不能走,小宝是我的孩子,让小宝放在沈亦衍那阴险小人身边我不放心,沈亦衍肯定会把小宝教坏的,或者,他有了自己的孩子后不管小宝,也有可能虐待小宝,那小宝就太可怜了。”刘爽伤感道。

    “顾延是我的儿子,他的身边有一个处心积虑的周海兰,周海兰的儿子顾若新也不是省油的等,小延明明因为吃了太辣的东西肠胃不好,周海兰还故意怂恿我给小延做辣的东西,我更不放心。”吴念红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刘爽明白了,哭着说道:“对不起小念,我不应该那么说那么做那么让你为难的,我心疼你。”

    吴念微微一笑,“我知道的,你都是为我好。”

    她搂住刘爽的肩膀坐下来,“来,吃螃蟹,现在不烫了。”

    吴念的手机响起来,她吓了一跳,掏出手机,看是陌生的号码,狐疑的接听。

    “白雅,我是夏荷,信号发射器已经安装好了,刚才岛上来了一个叫苏桀然的,好像目标是你,你注意安全,另外,我现在要走了,有缘再联系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