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370章 三分钟,给我回房间,嘿嘿

    吴念心中一顿,表面依旧平静的锁着苏桀然。

    她不能自乱阵脚,苏桀然是不可能知道她是白雅的,她的所有手术都是在沈亦衍的秘密基地,苏桀然压根就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“苏先生应该是认错人了,我没有整过容。”吴念回道,嘴角微微勾起,却异常的疏离淡漠。

    苏桀然在吴念的另外一侧坐下,审视着她,咬牙切齿般说道:“沈亦衍都告诉我了,你觉得还有装下去的必要吗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很好奇,沈先生告诉你什么了?”吴念直直的回望着他。

    她不能心虚,一心虚就露出马脚,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“当年是他救出你,挖走了我的技术骨干,研制解药救你,你还要求整了容,因为你想出来照顾你的儿子顾延。”苏桀然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念眯起眼睛,“研制解药救我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苏桀然顿了顿,打量着吴念的神情,拧眉,“你是失忆了,还是给自己催眠了?”

    吴念白他一眼,看来沈亦衍没有告诉他什么,都是他自己猜测的嘛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失忆,也没有催眠,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我人生中的每一件事。”吴念自信道,“苏先生是真的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去顾凌擎的身边?”苏桀然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事情,我没有必要跟你汇报吧。”吴念冷声道,站起来,看向艾伦,眼神柔和了下来,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不是白雅?”苏桀然不相信道。

    “爱信不信,您随意。”吴念特意主动的搂住艾伦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能发誓嘛?如果你撒谎,你就永远不能和顾凌擎在一起。”苏桀然追上去,拦在吴念的前面说到。

    吴念烦躁的举起手,放在脸侧,“我发誓,我不是白雅,如果我撒谎,就永远不能和顾凌擎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吴念放下手,“这样可以了吗?希望苏先生不要再纠缠,这样会影响我和我男朋友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苏桀然视线放在艾伦脸上,眼神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雅是一个死脑筋的女人,她在爱着顾凌擎的时候眼里没有其他男人的,更不会违心的发誓,她不擅长撒谎。

    或许,她真不是白雅,他的试探一点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苏桀然一个人坐在了海边,心里沉甸甸的。

    白雅,你究竟在哪里?

    等到他找到她,他只想补偿,不会再伤害了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吴念和艾伦回到车上,刘爽在车上等他们。

    吴念发现,艾伦真的情商很高,有些东西即便他关心在意,但是问出来会造成别人的负担,或者是让别人不快,他就不会问。

    跟他这种人相处会很轻松,但是他也不笨。

    不问不代表他不知道,他有敏锐的洞察力,睿智的大脑,所有事情,都会沉在大脑里,直到他的大脑判断,该结束了。

    他就会毅然决然的结束,不理会对方的挽留。

    而他这种人很容易让女人爱上,因为他良好的修养和平时的宽容纵容和温柔,让分手后的女孩不容易找到心仪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因为起点太高,以他为标准,很难有男人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刘爽坐在后车位,看看艾伦的脸色,他一直都是微笑着的,再看看吴念的脸色,她也很坦然。

    “越看你们两个人越配。”刘爽感叹道。

    吴念没有说话,看向窗外,阳光正好,穿过树叶之间的缝隙形成斑驳的光点,随风影动。

    不一会,他们就到了斯蒂芬的别墅门口,吴念看一些人在轧木船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干嘛?”刘爽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准备海葬。”艾伦解释道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踏入了房间。

    露莎和奥莉沉静的躺在模板上,像是安安稳稳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们的周围放满了鲜花,放着悲伤的音乐,斯蒂芬入定的看着他的孩子们,吴念走上前,站在了斯蒂芬的身旁,“对于基督教徒来说,没有死亡,只有永恒的快乐,对于佛教来说,死亡是在这个世界上罪孽的赎完,可以得道或成仙,或转入轮回。”

    斯蒂芬看向吴念,“她们昨天还是活蹦鲜跳的,今天就躺在这里一动都不动,过了明天,就再也见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伤害的,永远都是最亲近的人,因为能伤害到的,也只有真正关心我们的人,何必用自我毁灭,自暴自弃,悲伤痛苦来伤害爱我们的人。”吴念沉声道,看向斯蒂芬。

    斯蒂芬眼圈有些发红的看着吴念。

    吴念扬起嘴角,“你应该全力以赴去快乐,不让你的儿女们担心,或许,还应该找一个妻子,生一个孩子。让自己的生活繁忙而有意义,死的时候回忆过去,能记起每天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女儿们都不要我,她们怎么会担心我?”斯蒂芬惆怅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们都不要你了,又何必为不要你的人难过?保重身体才是最重要的,你今天晚上还要守夜,我觉得你现在应该休息一会。”吴念建议道。

    斯蒂芬点头,“确实好累,对了,昨天你看上的画我已经放到轮船上了,你明天走的时候,我的管家会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斯蒂芬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该谢谢你,替我儿子沉冤得雪,又把杀我女儿的凶手找出来。”斯蒂芬打了一个哈欠,“困了,睡会,守什么夜,她们活着的时候就不想见到我,死了更不想见我。”斯蒂芬扭头,手放在背后,大步走开了。

    刘爽歪着脖子看斯蒂芬的背影,“还真是一个怪老头,说风就是雨。”

    “悲伤只有他自己知道吧。我也有些犯困,一会去洗个澡,然后去书房睡会。”吴念觉得疲倦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陪你啊。”刘爽爽快道。

    吴念点头,“我要借别人的房间用下,你帮我守门啊。”

    刘爽比了一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吴念抱着衣服,敲了斯蒂芬的门,“你好,能借我一个有浴室的房间洗下澡吗?”

    斯蒂芬点了点靠近楼梯的那间。

    “谢谢啊。”吴念和刘爽进去。

    斯蒂芬立马拨打电话给顾凌擎,“小子,别说我没有照顾你,三分钟后你回房间,不要早,不要晚,三分钟,知道吗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