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377章 上他还是上我,想清楚回答

    吴念有一瞬的荒芜。

    她不是十八岁的年纪,明白男人说的,晚上留下来陪他这句话的意思不会是单纯的盖着被子聊天。

    她低下了头,桌下的手拧巴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她并不想……

    艾伦看她低眉善目的样子,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留下剪影,恬静可人。

    他渐渐的朝着她靠近,嘴唇落在了她的眼睛上,再继续往下,落在了她的嘴唇上面。

    “好巧,居然在这里碰到你们。”顾凌擎的声音冷冷的想起。

    吴念下意识的退开了,抬眸看向顾凌擎,对上他那双格外漆黑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的眉头微微拧紧着,分明不悦,嘴角却生硬的扬起着。

    “顾先生也住在这个酒店吗?”艾伦很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比较方便,不打扰你们吃饭了。”顾凌擎经过他们,去离他们远一点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吴念挺不自在的,手指轻点着桌面。

    艾伦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吴念诧异的看向他,“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很特别,看起来坚韧的就像是小草一样的人,却非常的害羞。”艾伦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艾伦。”吴念喊了一声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今天不方便没有关系。”艾伦温柔的说道,似乎看出了她的不愿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们国家在性上,会比英国传统一些,当然,传统到什么程度,也是因人而异……”吴念停顿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勉强你。”艾伦微笑着承诺道。

    吴念的眸中有些光亮在闪烁着。

    艾伦很好,很绅士,很儒雅,除了身份背景,长相外,连性格都无法挑剔。

    她和他长期接触,应该不会累。

    但他越是好,她就越是有负重感。

    她和他交往的目的,本就不单纯,或许只是把他当作救命草利用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吴念抱歉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是我太心急,你有你的顾虑,或许,我还不够好,希望时间能给我这个机会跟你证明,我很适合你。”艾伦握住了吴念的手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吴念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艾伦低头吻了她的额头一下,柔声道:“对我,你永远不用说对不起,因为我都是心甘情愿。那,要不要去我那坐会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吴念爽快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服务员,结账。”艾伦掏出钱夹。

    服务员上前,恭敬有礼的说道:“先生,那边那桌的客人已经帮你们买单了。”

    艾伦看向顾凌擎那边,他背对着他们,孤傲而矜贵。

    艾伦从钱夹掏出二百美元放在桌上,“跟那位先生说声谢谢,我自己的单自己买。”

    艾伦牵着吴念离开。

    顾凌擎回头看向他们,握着高脚杯的力道太重,咔的一声,玻璃杯碎了,碎片刺进他的手心,血水混合着红酒从手掌心中流出来。

    他起身,快步的朝着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,那边的客人说他自己的单自己买。”服务员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替我自己和我的女人买单。”顾凌擎正眼不看服务员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念和艾伦在电梯门口等电梯。

    顾凌擎站在了她的身后,她不用回头,就知道他来了,背脊挺直着,呼吸都屏着。

    艾伦也看到了顾凌擎,微笑着打招呼道:“顾先生这么快就吃好了?”

    “发生了一些意外。”顾凌擎冷冰冰的回了一句,更冷的目光扫向吴念,“吴小姐懂一些医学吧,我看你之前都敢给割破动脉的人做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呃,乱七八糟的学过一点,都不精通。”吴念彬彬有礼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帮忙包扎一下手可以的吧?”顾凌擎阴阳怪气道。

    吴念看向他的手,才发现,血还在滴着,心头一紧,低下头,“可以是可以,不过,我这里没有纱布,消炎药,这里附近有药店,最好去药店包扎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肯帮忙就算了。”顾凌擎萧冷的说道,摆明了的不悦。

    他的那种不悦沉沉的压在她的心头,吴念心里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叮的一声电梯开了。

    顾凌擎经过他们两个走进去。

    吴念叹了一口气,她还真是不能放任他受伤,自暴自弃不管。

    “我这真没有纱布和消炎药。”吴念再次说了下。

    “艾伦,我不想去药店和医院,你可以帮我买些纱布,消炎药吗?”顾凌擎冷冰冰的问向艾伦。

    艾伦微微一笑,“好,你在哪个房间,我买了给你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1109号房间。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艾伦看向吴念,“那你先去1109号房间,等我几分钟。”

    吴念点头。

    她跟着顾凌擎去1109号房间,艾伦下去买纱布之类。

    顾凌擎开了房间,示意吴念先进去。

    吴念料想他也不会对她做些什么,只是现在的顾凌擎阴阳怪气的,感觉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她走了进去,顾凌擎跟在她的后面走了进去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,吴念僵直了后背,公事公办的说道:“我先给你处理伤口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坐到沙发上,看向她。

    吴念站在原地,总觉得现在的顾凌擎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过来给我处理伤口吗?站着干嘛?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吴念拿了餐巾纸走过去,握住顾凌擎受伤的右手,擦拭了上面的血迹,看到他手心中有四处伤口,其中一处挺深,肉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造成的?”吴念诧异的看向顾凌擎。

    他正深邃的看着她,秋波凉凉。“我记得你之前说过,刚和男朋友分手没多久,为了不想再心痛还离开了原来的城市,按照这种说法,你对你的前男友应该用情很深,这么快,就可以跟别的男人上床?”

    吴念听出顾凌擎的讽刺之意,脸色沉下来,不客气道:“这是我的事情,和顾先生没有关系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关系,你以后是帮我带孩子的,上梁不正下梁歪,如果你是这种生活作风,我担心我的孩子会跟着你学坏。”顾凌擎理直气壮的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是不要请我做家教了。”吴念眼圈发红的说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起身,速度很快,扶起她的同时朝着她压过去,把她压在他对面的沙发上,身体紧靠着身体,密不透风的。

    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,“想上他,还是上我,想清楚再回答!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