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390章 我怎么想的,你不知道吗?

    “洗手。”顾凌擎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吴念打开门,站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顾凌擎打开水龙头,吸收,看向镜子里面的吴念。

    她安静的站在一边,微微垂着眼眸,低眸顺目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想起她的倔强,眼神凌厉了几分,“锁门干嘛,怕我吃了你?”

    “呃,那个,习惯。”吴念解释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转身,看向她,“电话给艾伦打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的时候太早,刚睡醒,还没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有时差的,还是,不想打了?”顾凌擎质问道,目光紧锁着她。

    吴念觉得压力剧增,“你不相信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怕你跑掉,或者出去整个容回来假装不认识我,你比我小六岁,有的是青春折腾,我带着两个孩子,等不起。”顾凌擎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吴念怎么觉得他这句话说的就是白雅啊,眼眸闪锁着,“你就算带两个孩子,喜欢你的女人也大有人在,昨天晚上艾薇儿不也表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我的有喜欢你的多吗?苏桀然,艾伦,还有其他我不知道的,到底我是备胎还是他们是备胎?”顾凌擎生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备胎?

    明明是他太强势,霸道挤进来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没有准备和他再交往,弄得全都是她的错,她是水性杨花,她玩弄爱情!!!

    吴念的眼神也冷了下来,凝下脸色,“你以为自己是备胎那就是备胎。你要那么认定我也改变不了你的想法,现在我要换衣服了,请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握住她的肩膀,把她推到墙壁上,眼中腥红了几分,“你就这么不在乎我吗?我这么认为你连解释都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我,我怎么解释都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怎么相信你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锋锐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吴念目光萧凉的看着他,“既然你不相信,我又何必多言。你如果要结束关系,那就结束吧,”

    顾凌擎抿着嘴巴看她,黑色的瞳孔中闪锁着,呼吸渐渐的变得不平稳,全部落在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结束是吧?”顾凌擎追问道。

    吴念的心里流过酸楚,但是,本来就没有准备开始,结束,也不会太纠结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做梦,不可能。我在外面等你。”顾凌擎出去,背影看起来有些颓废。

    吴念发了一会呆,叹了一口气,眼中迷蒙上水雾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罪,要拖累多少爱人,才可以获得释放。

    她擦了擦眼泪,看向镜子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不是说整容,改名,都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和原来的轨迹吗?

    为何,她觉得兜兜转转,还是回到了起点呢?

    擦了擦眼泪,用冷水泼了泼脸,擦干脸上的水,眼睛里有些发红,她闭上眼睛,深吸一口气,缓了缓,再睁开,恢复了平静,换上衣服,出去。

    顾凌擎吸了三只烟,正在吸第四只。

    吴念过去抢走他手中的烟,拧灭了烟头,“吸烟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搂住她的腰,把她抱到了怀里,低头吻上她的嘴唇,狠狠的,用力的,凶猛的,澎湃的。

    强大的雄性气息混合着成熟的烟味冲入她的五脏六腑,吴念压根无法招架。

    按照她对顾凌擎的了解,现在这个时候,她要是推开他,他会吻的更深,她更加招架不了,只能让他吻着。

    顾凌擎吻了五分钟才放开了她,眸中带着痛色,问道:“你是学心理的,你告诉我,现在我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世界上最挠人心扉的是两种感情,一种是得不到,一种是已失去,事实上,跳出这种魔障,会发现世界上有很多更优秀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么想的吗?所以,会很快的忘记一段感情,即便那段感情是多么的刻苦铭心。”顾凌擎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想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这么想?”吴念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和你在一起,平平淡淡的生活,每天不需要发生很多的事情,只要一起吃早饭一起吃晚饭,睡在一张床上,可以一起讨论孩子的学习,成长,讨论生活中遇到的麻烦事,一起白头那就好。”顾凌擎沉声道,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要求的真不多,不要让他一直在等待就好。

    吴念也红了眼,好不容易控制的情绪拨动着,眼泪流出来。

    她向往顾凌擎说的那种生活,那才是一个家,一个无论漂泊多远,都会想回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人这一辈子,孤独的来,寻寻觅觅,孤独的成长,孤独的工作,只为找到一个可以守护的人,那就不会再孤单,灵魂也有了归属,等到死的时候,也不会觉得这一生白过。

    可,她怕她留在他身边,只会让他灭亡。

    他灭亡了,她的世界全部会崩塌。

    她只想,静静的呆在他身边,照顾他,照顾小延,那对她来说,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顾凌擎看她哭了,所有的怒气,怨言,不甘,都化作了怜惜,亲吻着她的眼泪,“小念,我们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吴念点头。

    顾凌擎再次亲吻了她一下,“饿了吧,先出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吴念摇头,“我点到房间来吃吧,一起在外面吃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危险是什么?”顾凌擎敏锐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其他人发现我们的关系。”吴念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被别人发现我们的关系后呢,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。”顾凌擎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说这个话题了。”吴念要从顾凌擎的腿上下来。

    顾凌擎搂着她,没有让她下来,“吴念,你就是一个胆小鬼,碰到一点事情就喜欢在龟壳里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不知道我的过去,我性格的养成,我是胆小,胆小有什么不好,死在前面的都是胆大的以及没有自知之明的,我就是这种性格,你要喜欢就喜欢,不喜欢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松开了吴念。

    吴念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没敢看顾凌擎,拿起了内置电话,给前台拨打电话过去订餐。

    听到砰的一声,看向门口,顾凌擎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的心沉了下来,挂上了电话,无力的躺在了床上,伤感的看着白白的天花板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