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399章 我知道,你是白雅

    白天,顾凌擎都没有打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她晚上回到了艾伦安排的酒店后,给顾凌擎打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吴念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凌擎沉沉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事情解决了。”吴念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凌擎也只是应了一声,淡淡得。

    “那晚安,明天巴黎见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顾凌擎那头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吴念心里有种怪异得感觉,沉甸甸得好像石块压在心头。

    她想再打电话给顾凌擎,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,本来就不是擅长说话得人。

    她把手机放到了床头柜上,去浴室洗澡,想起了以前看过得一篇文章,觉得特别得有用。

    文章得大致内容是:一个男子打工三年要回家,老板给了三句忠告。

    第一句是:不要试图寻找不可能的捷径,这个世上没有捷径。

    第二句是:不要对明知不是好事的事还过分的好奇,很有可能你会因此而失去一切。

    第三句是:不要在冲动的时候做任何决定,它有可能会让你后悔一辈子。

    男子回家得时候,没有走近路,而是选择人多得大路,住旅店听到有女人大哭大叫也没有出来,出来得人,被疯女人杀死了,回到家,听到有其他男人得声音,也没有冲动得杀死妻子,发现那个男人是自己长大得孩子。

    吴念关掉了莲蓬头。

    所以,不要去打电话给顾凌擎了,即便他现在好像不开心,最多,就是按照她原计划那样,分手。

    她应该静下心,踏踏实实得过好每一天,对谁都是安全。

    她洗好澡,把手机关了,躺到床上什么都不想,睡觉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有门铃声把她吵醒。

    吴念打开了床头灯,踩着酒店一次性拖鞋下床,看向猫眼,是顾凌擎。

    她诧异得开门,“你怎么来这里?”

    顾凌擎进门,她闻到一股浓重得酒味,刚关上门,他把她顶到了墙上,强势得吻上来。

    吴念推了他一下,他握住她腰得力道太紧,让她气都透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呀,太强势,太霸道,就连进攻都是她无法抗拒得力道,半小时后,终于平息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凌擎把她抱到了浴室,刷牙,洗脸,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吴念也是无语状态。

    他今天喝醉了,估计她跟他讲道理也不会听,但是这样真不好。

    他洗漱好了,拿了毛巾给她擦拭。

    吴念抢过他手中得毛巾,丢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顾凌擎眼中闪过一道厉光,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吴念依旧无语,躺在了浴缸中,泡了半小时澡才出来,他还在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理他,躺回床上,背对着他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得,快要睡着得时候,感觉到身侧得床下陷,一只手握住了她得腰。

    吴念回头,对上他深邃得眼,心里有种酸涩得感觉,“不觉得你太霸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念转身,正对着他,“你到底在想什么,我觉得你每天都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得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你肚子里得蛔虫。”

    “睡吧,不早了。”顾凌擎直接把灯关掉了,房间里面陷入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吴念转过身,继续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顾凌擎得眸中掠过一道暗涌,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念再次看向他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,你究竟还要隐瞒我多久,或者,你已经猜到我知道了你到底是谁?”顾凌擎深讳得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吴念心中有种不好得预感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你究竟还是不是她,或者,你已经不是她了。”顾凌擎从床上站了起来,脸色沉重,很严肃。

    吴念脸色渐渐得转白,明白了他这句话得意思,“你以为我是白雅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知道了我在等你,你还是假装你不是。

    即便知道了我不喜欢你和艾伦在一起,你还是呆到天黑才回来。

    就算我想和你发生关系,你也是抗拒的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都是我在强迫你。

    我一直把你深深的记住,你却只想我把你放下。

    三年,三年,又两年,兜兜转转八年了,我们的孩子也已经七岁。

    我想着,如果继续下去,我会让你,我都在煎熬,好像也看不到未来和幸福。

    所以,白雅,我应该放弃你了。”

    吴念定定的望着顾凌擎。

    “还有,不要再来找小延了,现在小延只是以为自己的母亲死了,如果有一天,他知道自己的母亲还活着,就在身边,却不认他,不和他爸爸在一起,他会恨你。

    而且,我会再结婚,你的存在也会让小延和他的新妈妈相处不来。

    放心,小延是我的孩子,我会好好照顾他,培养他,虽然有时候很严厉,但是相信我未来的妻子会把他当成亲生孩子一样,我会以能够照顾我孩子为前提寻找伴侣。”顾凌擎冷声道。

    吴念什么话都没有说,垂下眼眸,静静的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顾凌擎嗤笑一声,即便他说成这样,她也没有表达要在一起的愿望。

    “不用再见。”顾凌擎转过身,打开门,出去,顺手,帮她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这就是她要的结果!!!把最爱的男人推出她的世界,从此一个人孤独的活着。

    可她活着又还有什么意义,或许,她压根就不应该活下来。

    吴念没有再睡着,呆呆的坐在床上,哭红了眼睛,也下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早上,买了机票回A国,去疗养院见了白冰,却得到了一个消息,白冰自杀了。

    吴念很震惊,跑去问主治医生,“白冰怎么会自杀,之前看她还是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知道,抱歉,她突然撞墙,我们立马进去,她已经死了。你是她的家人吗?”主治医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安葬在哪里?”吴念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她没有家人,我们按照没有家人的处理方法处理了,请跟我来。”主治医生说道,带着吴念去了疗养院后面的坟场。

    白冰已经下葬,坟头是新的,墓碑上刻的名字是白冰之墓,女儿白雅。

    白雅跪在了坟前。

    刘爽的事情解决了,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她牵挂和留恋的了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