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400章 平安,安好

    白雅拜祭了母亲后,拨打电话给刘爽。

    “小念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莫雪那边的合作合同沈亦衍已经签了,他答应我可以旅游一个月,带着小宝。娃哈哈哈,哇哈哈哈,姐的好日子就要来了。”刘爽一接电话就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也为你感到高兴,为自己而活,活的精彩而坦荡,虽然会平凡,但也会远离危险,一定会幸福的,因为那是追求。”吴念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我得先离开沈亦衍,他有老婆得,还是总统,一旦我被曝光,就是千古罪人,说不定会被写入历史,成为祸国殃民得妖姬,那我就倒霉了,遗臭万年啊,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准备什么时候走?”吴念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事情没有解决,你,我现在不担心,你有艾伦,艾伦会保护你,我有些担心我父母,我得先让他们退休,然后我找了朋友,可以帮他们换个身份生活,不知道我父母会不会答应?”刘爽担心得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他们坦白,告诉他们你得处境,你是他们唯一得独子,虽然现在脱离得关系,但是你爸爸妈妈现在还没有孩子,他们还是把你当作唯一得女儿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和他们闹得很僵,小念,你先帮我去探探他们得口风好不好?”刘爽拜托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晚上约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吗?”刘爽挠了挠头,“我们要不要先碰个面商量一下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得想法我知道,我和你父母沟通后,晚上再联系。”吴念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有刘爽父亲得,打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“哪位?”刘爽父亲苍老得声音想起。

    吴念有些心酸,这位老院长,再岁月得侵袭下,也已经行将就木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刘爽得朋友,有事情想和伯父谈,晚上您有时间吗?”吴念客气得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这种女儿。”刘爽得父亲直接把电话挂掉了。

    吴念叹了一口气,继续拨打电话给刘爽得母亲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刘爽得朋友,有事情想和要你们谈,请问,晚上你们有时间吗?是很重要得事。”吴念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小爽得朋友?”刘母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嗯。当初她离开你们是有苦衷得,那个孩子,也是她逼不得已生出来得,她是为了守护。”

    “小爽她……现在过得好吗?母女哪有隔夜仇,就算她未婚先育,我们只会联系她,又怎么会不原谅她,非要脱离关系干嘛。”刘母得声音哽咽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她想保护你们。晚上能见一面吗?最好比较隐蔽一点。”吴念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小爽爸爸性格比较倔,我要慢慢说通,你到伊人SPA来,随便进一个包厢,那里是我朋友开的,我能要到小门的钥匙直接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到伊人去,一会见。”吴念挂上了电话,打的,直接去伊人。

    A市的街道一年一变化,现在已经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小时候,她的愿望是做一栋房子,她想永远留在想要留在的地方,现在的房子,经常拆迁,跟人的生命一样脆弱。

    胡思乱想着,她到了伊人spa,跟着接待进了203包间,“我要玫瑰香熏浴,但是不是现在要,我先等一个人,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,那你先休息,需要的时候按桌上的服务器就可以了。”接待微笑着说道,递上来一杯柠檬茶。

    “谢谢,那麻烦你回避下,可以的吧?不用太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哦,可以。”接待怪异的看了吴念一眼,从房间出去。

    吴念发短信给刘爽的母亲,“我在203包厢。”

    她才在沙发上坐下,刘爽的母亲从小门进来,把门锁上,着急的问道:“小爽到底是怎么了?一直不回家,电话都不打,逢年过节爸爸生日都不回来,她爸爸都给气的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抱歉,刘爽是有苦衷的,她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,被强迫发生了关系,对方还不让她把孩子打掉,否则她关心的人就会有危险,特别是你们。

    她担心会拖累你们,所以,和你们断绝了关系,希望不要牵扯到你们。

    现在刘爽有机会离开那个男人了,但是她要离开这个国家隐姓埋名过生活,她担心她走后,那个男人会对付你们。”吴念解释道。

    刘母拧紧了眉头,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,“小爽得罪了谁啊,她说话太直接,但是心肠不坏,我一直跟她说要谨言慎行,现在该怎么办?她要去哪里啊?再也不回来了吗?那我和她爸爸要怎么办啊?现在她爸爸太想她都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得罪的人,我暂时不能告诉你们,但是,那个男人只手遮天,说一句话,整个A国都要抖几抖,势力不是你们能够想象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沈亦衍?现在的总统。”刘母狐疑的问道。

    吴念顿了顿,她没有想到刘母一下子就说中了。

    刘母从吴念的眼神里看出,她说中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他小的时候就老来招惹小爽,我还说呢,这个人居然做了总统,我没有想到,他会这么对小爽,他都已经结婚了,小爽最讨厌小三,也最讨厌被束缚了,她现在的日子应该很难过。”刘母眼睛都红了,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“好在她现在有机会逃走,她也先办法找了人,可以帮你们改名换姓的生活,虽然以前的朋友不能联系了,好在没有危险,不知道你们愿意不愿意?”

    “就不能和她一起走吗?她去哪里,我们去哪里?朋友可以再找,工作可以再找,女儿就一个,我们还可以照顾她。”刘母感伤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最好了,我可以安排,不知道刘院长他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老刘其实比我还在乎小爽,他只是不理解,现在知道了这些,他肯定愿意的。”刘母确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愿意,就打个电话给我。我来安排。”

    刘母打量着吴念,“谢谢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做的。”吴念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刘爽一家都安全,她就了无遗憾了。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