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404章 爱

    吴念来到门口,从猫眼看出去,有两个穿着西装得男人。

    她心里有种不好得预感,没有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吴小姐,我们知道你在里面,开门吧,是沈先生让我们来得。”外面得人说道。

    吴念拧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沈先生?

    外面得是沈亦衍得人。

    逃避就是心虚,她打开了门,“沈亦衍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沈先生让我们来接你,具体有什么事情,你还是当面问沈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吴念关上了门,跟着他们一起走,上了车,他们没收了她得包,给她戴上了眼罩。

    吴念早就料到是这种结果。

    沈亦衍从来就不是省油得灯,他是踏着多少人得尸体才坐到现在得位置,狠厉程度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她很淡定得靠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看破生死,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,碰到再大得危险还能处之泰然。

    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,十几秒一个绕弯,绕过了七个,据她所知,A市没有这样的路段,所以,她可能在某个地下的沈亦衍的秘密基地。

    车子绕过弯后,又开了十分钟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有人拿掉了她的眼罩。

    “得罪了,吴小姐,请跟我来。”穿着黑色军装的男人冷冰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吴念下车,跟着穿着黑色军装的人走,经过好几个门后停下。

    这个门前驻守着八个士兵。

    吴念估计是沈亦衍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侍卫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沈亦衍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。

    侍卫打开门。

    吴念看到书桌前的沈亦衍,他正低头审阅着文件,看到吴念过来,合上文件,放在公文夹中,命令道:“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原来在屋里的一男一女从房间中出去,并且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屋里,就他们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沈亦衍站起来,轻描淡写的问道:“要喝什么酒?”

    吴念微微扬起嘴角,平和道:“红酒。”

    沈亦衍亲自走到酒柜前,打开了一瓶拉菲,又拿了两个酒杯,放在茶几上,倒酒的时候说道:“我没有想到刘爽有一个这么厉害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吴念在沈亦衍对面的沙发上坐下,“我也没有想到,爽妞会招惹到一个总统。”

    沈亦衍把酒杯递给吴念,“严格的说,我是你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吴念接过沈亦衍手中的酒杯,“更严格的说,我从来就不想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沈亦衍挑眉,“那我还要谢谢你,要不是因为刘爽要救你,就不会留在我身边,也不会生下我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正竭尽全力弥补我犯下的错,总统大人早就猜到了吧。”吴念仰面,一口把杯中酒喝掉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对付顾凌擎?”沈亦衍眸中掠过一道寒风。

    “顾凌擎不是你一直要对付的吗?不因我改变。”吴念淡淡然的说道,放下酒杯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,顾凌擎是无坚不摧的人,但是他有一个弱点,就是你,现在看来,你才是那个真正无坚不摧的人,既然如此,我们做笔交易吧。”

    吴念望着沈亦衍那双过分凌睿的眼睛,“我不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交易要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刘爽。”沈亦衍沉声道。

    吴念心里咯噔了一下,拧起眉头,狐疑的看着他,压根就不信。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千方百计的把她留在身边,明知道她一旦曝光,我就会身败名裂还留着她,骂我千百遍,她还能安然无恙的活着。”沈亦衍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苏桀然爱我吗?”吴念反问。

    沈亦衍抿着嘴唇盯着吴念,沉默了十秒,说道:“你认为苏桀然不爱你?”

    “我在他身上看不到爱,只有占有和毁灭,同样,我在你身上也看不到爱,只有占有和毁灭。

    你看你这里,铜墙铁壁,就连你的书桌都用复合材料做的,那是因为你知道你的处境会有多危险。

    我敢保证,一旦刘爽的身份曝光,第一时间死的不是你,而是她,在斯蒂芬那里的那场谋杀就看出来了,你觉得你的手下是主谋吗?”吴念凌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敢保证,只要我沈亦衍活着,她就肯定不会死。”沈亦衍承诺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爽妞从小就认识,你应该和我一样了解她。

    她单纯,简单仗义,直来直往,做事冲动却善良,从不会设计和阴别人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约束,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,只要自己想,就一定要去做,潇洒而自然。

    你看你现在给她的是什么!

    约束的生活,没有自由的生活,每天苟延残喘,行动也不能自由,还要骨肉分离,像是养在笼中的金丝雀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还要背负小三的罪名。

    你要是一名普通人还好,可你是总统,会被记入史册,她就会被写成红颜祸水而臭名昭著。

    所以,她宁愿失去一切,都要去自由的飞翔。”

    沈亦衍咬牙,眸中锋锐,确定的说道:“那我就折断她的翅膀,至少,金丝雀的生活只要主人不倒,她就不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爽妞会恨你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沈亦衍把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地上,握住吴念的肩膀,深深的看着她,“我爱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毁灭她,在我看来,有妇之夫,没有权利跟别的女人说爱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没有碰过我妻子,刘爽是我唯一的女人,总有一天,我会让她名正言顺的做我的妻子,但不是现在,我有我的责任和家族使命,如今羽翼未丰,还有很多人虎视眈眈,我一旦衰败,跟着我陪葬的就有成百上千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更不应该拖累爽妞,她是无辜的。”吴念怜惜刘爽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要跟你谈条件,我放刘爽走,但你必须告诉我她在哪里?等我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去找她,我相信,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会比我更爱她,也只有我可以给她真正的幸福,毕竟,小宝是我的儿子,我不觉得其他男人会真心爱小宝。”沈亦衍眼中流淌过水雾。

    吴念审视着沈亦衍,脑子里闪过很多复杂的想法,也从五年前开始回忆了……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