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407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?”吴念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还是见面再说吧。”艾伦犹豫道。

    吴念听他语气很沉重,有些着急,“既然开口了,你知道,如果你不说,我肯定每天晚上都会睡不着的。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我祖母调查过你,她查到你去了一家疗养院,见了一个已故的人,而那个已故的人,跟我祖母的朋友长得一模一样,你在坟前很伤心,她想知道你和那个已故的人的关系。”艾伦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母亲,她是我的母亲白冰,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,尝尽世间的苦,得了无法看的好的精神疾病。”吴念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“那你?可能是我祖母朋友的后辈?”艾伦的语气很是遗憾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我母亲已经死了,我换过骨髓手术,DNA已经发生了改变,可能大脑,脾脏中的DNA没有改变,但是,提取也不方便,另外,即便证实了我是你祖母朋友的后辈,对我来说,也不会改变什么,我并不像参与其他人的生活中去。”吴念解释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爷爷一直想要找到你呢?毕竟你是他最爱的妻子的唯一留下来的血脉,他一只觉得亏欠他的妻子,他会弥补你的。”艾伦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弥补,他的妻子已经死了,再多的弥补除了让他心里好受一点,他的妻子感觉不到,在他妻子活着的时候不对他妻子好一点,等妻子死了,才想起来要对她好,已经晚了,既然他做了亏欠的事情,那就一辈子亏欠着吧。”吴念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要求你见呢?”艾伦沉声道。

    吴念垂着眼眸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艾伦要求,她肯定不会见。

    她知道一旦认了,就会牵扯出很多的人,事,物。

    她也会搅合的别人的生活一团糟。

    她不想。

    但是艾伦要求……

    她扯了扯嘴角,她拒绝不了他,因为他的帮助,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十月十五号,你爷爷会和我祖母一起过来A国,到时候见。”艾伦声音明朗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挂了。你把刘爽的地址给我这边发过来。”吴念说道,挂了电话,躺在躺椅上看着蔚蓝的天空,白云时而变成白马的模样,时而又变成了美人鱼的模样,变化多端,从不定型。

    艾伦的短信发过来。

    她坐了起来,给沈亦衍打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已经消失了呢?”沈亦衍阴阳怪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出海了,海上没有信号,抱歉。”吴念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在哪里?”沈亦衍暴躁的质问,呼吸都是不平稳的,通过电话传达到吴念的耳中。

    “别忘记了你答应我的,一,在你没有恢复自由之前不能打扰爽妞的生活,二,如果爽妞找到了爱人,你就应该成全,三,不要欺负她。”吴念再次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说完了?说完了说她在哪里吧?”沈亦衍冷声道。

    吴念眼眸沉了沉,沈亦衍并没有答应,不过,他如果反悔,她会让他永远找不到爽妞的。

    “我把地址发给你,希望你能够信守承诺。”吴念说道,挂上了电话,把艾伦的短信转发给了沈亦衍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轮船就该靠岸了。

    她去厨房做了蛋炒饭,番茄肉丝汤,随意的吃了一点。

    到了岸边,补充了干净的水,新鲜的蔬菜,水果,又买了两只会生蛋的母鸡,一只贵宾犬,一些狗粮,玩具和一个带房顶的狗窝。

    她重新出发去荒岛。

    她在顶上用凉席圈了一个圈,把母鸡放进去,用稻草做了一个锅,盖上竹匾。

    狗窝就放在船头,在狗窝里放了玩具,晚上直接设置了全自动起航,定位荒岛。

    她回房间睡觉,设置好了闹钟。

    早上五点二十,狗叫的厉害,闹钟还没有响呢,吴念就被吵醒了。她感觉到船晃悠的厉害,下床都走不稳,晃晃悠悠的,打开门。

    海上的风浪很大,没有下雨,天空微微泛起了白色。

    她关上门,去洗手间刷牙洗漱了,披上了一件妮子外套,走到了床头。

    狗看到她,叫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吴念把它抬了出来。

    它身上很脏,她把狗狗带进了洗手间,放在水池里洗澡。

    狗狗一开始很抗拒,一只挣扎着,还试图咬吴念的手。

    她给了狗吃了几口狗粮狗才安稳了起来。

    吴念帮狗洗了澡,拿吹风机给它吹毛发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叫什么名字好?小晴,这个名字怎么样,听起来,很阳光。”吴念对着狗说道。

    “汪汪。”狗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吴念给狗吃了一块饼干,“那你就叫小晴了,你也很喜欢的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汪汪。”狗狗又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吴念又给狗吃了一块饼干。

    狗在人的怀里安稳了很多,不再像之前那样乱叫了。

    因为风浪的影响,船到目的地的时间拖迟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她到荒岛的时间是八点了。

    太阳已经出来,风浪变小了,她还诧异的发现,之前那个紧闭的铁门开了。

    她可以看到里面是一个院子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一口井,一个遮阳伞,伞下是一张桌子,一张躺椅,躺椅上还有一条毛毯。

    里面的三层楼房留下有三间房,楼上有好几间房,再楼上,还有好几间房。

    她惊奇又诧异,观察了下四周,没有猛兽出入,遥控下了梯子,抱着狗狗从船上下来,慢慢的走到了那幢房子面前,敲门,问道: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汪汪,汪汪。”狗也跟着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她。

    吴念即紧张又害怕,再往里面走了走,喊道:“有人吗?”

    “咔。”的一声,门推开了。

    顾凌擎深沉的看向她。眼神之中没有一点意外。

    或许,他在听到她声音的时候早就认出她了。

    吴念心跳飞快的。

    他说过,不要再见面的。

    她之前有想过,这个房子会是他造的,但是她没有想过,他和她闹翻了,还会来这里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吴念道歉道,转过身。

    “小延生病了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吴念停下脚步,诧异的看向他,担心道:“生了什么病?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