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408章 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

    “地中海贫血,已经送去国外治疗,不过,医生说,最好的方法是造血干细胞移植,我父母的血液不合适,小新的血液不合适,我的血液也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呢?”吴念的眼神黯淡了下来,“我的骨髓换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也不合适。”顾凌擎审视着她说道。

    吴念的脑子里有种空荡荡的感觉,海风吹在脸上,更有一种悲凉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,快乐比伤痛少,挫折比顺境多。

    在她身上没有发生过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难道是她上辈子作孽太多,报应在了自己的孩子身上。

    顾凌擎的脸上闪现过一道异样,“如果想要救他,我们最好再生一个。”

    吴念抬头,平静的看向顾凌擎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太平静了,平静的,没有一丝感情。

    顾凌擎咬牙,嗤笑一声,讽刺道:“当然,你不想救他,我也不强求,或许,等上几年可以找到匹配的人,你可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难受孕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,救不救,你的自由,反正孩子已经跟你无关,你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他”顾凌擎疾言厉色的说道,转过身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。

    吴念定定的站在门外,心里有股疼痛慢慢的流淌进了四肢百骸之中,痛到麻木,以至于,定在原地,不能动弹。

    她,一直以来都苦苦寻找着自己的孩子,只要有一点消息,就会去尝试。

    一醒过来,第一件事就是好确定顾凌擎的安全,当她知道她孩子还活着的消息,当时就激动的哭了。

    她昏迷了很久,用药很痛苦,生不如死的折腾。

    她知道,她不是为了见顾凌擎,因为她从跳海的那刻就决定不再拖累顾凌擎,她是为了见见自己的孩子,照顾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如今,在顾凌擎的眼里,她是多么冷血的一个母亲。

    她又怎么会见死不救,只是……

    她走到门口,敲门。

    等了几秒,门里没有动静,狗汪的一声,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顾凌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下一个孩子可不可以救小延,所以,最好是不要放弃找匹配的人。”吴念说道。

    顾凌擎明白了她的意思,冷着脸,沉声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吴念抱着狗狗进屋,屋里有床,有沙发,有电视,有电脑,有饮水机还有跑步机。

    “你,怎么来的?我没有看到外面有船。”吴念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飞机。”顾凌擎言简意赅道,在沙发上坐下,瞟向对面的沙发,示意她坐。

    吴念抱着狗狗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时间有空,先去医院检查下身体,确定下排卵的日子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间都有空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幽幽的看着她,“对于我来说,和你生孩子不过是为了救我儿子的命,我们之间没有感情牵扯,等生下了孩子,孩子也是我的,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你同意吗?”

    吴念点头,“我也相信,孩子跟着你比跟着我好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的眼中掠过一道厉光,带着憎恨以及厌恶,“你需要多少钱作为补偿?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他是故意要让她难受,才会打击她的自尊和人格,不过,她确实难受了,“我有钱,多谢顾先生的慷慨,我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你这种人需要什么?亲情,友情,爱情?你可以看着邢霸天去死,可以亲手送走刘爽老死不相往来,更可以决绝的割断曾经的爱情,什么都不需要,你是怪物吗?怪物也不会你这么冷血吧?”顾凌擎讽刺道。

    吴念抬起下巴,讳莫的看着他,极力隐忍着眼泪。

    她不畏惧流言,不怕蜚语,不在乎其他人的伤害,也无所谓生死。

    顾凌擎说的话,却可以直击她的灵魂。

    她可能,真的是一个怪物,生出来的那刻就是天煞孤星,身边的人,爱她的人,她爱的人,没有一个有好结果的。

    “顾先生不是我,当然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,你也不用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?”吴念冷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认识你之前,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任何一件事情,认识你后,我做的每件事情都很后悔。”顾凌擎锋锐的说道。

    每件事都后悔吗?

    吴念的坚强都被他击溃了,变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她知道,再呆下去,生下的就只有脆弱和哭泣。

    这些,没有必要再呈现出来。

    她垂下了眼眸,站了起来,冷声道;“我今天就会去医院做检查,结果出来了会通知顾先生。”

    她迫不及待的转过身,眼泪夺眶而出,不受抑制的流着,落在了狗狗的身上。

    狗狗或许也感受到了主人的痛苦,汪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吴念揉了揉狗狗,快速的上了船,进了驾驶室,放下了狗狗,操作着电脑。

    顾凌擎说,她是一个怪物,她是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他认识她后,没有一件事情不后悔。

    是啊,他认识她后,好像没有一件事情是好的。

    即便她曾经努力过,挣扎过,结果,还是没有一件事情是好的。

    如今,她的孩子,也生病了。

    小延活着的时候,她没有尽过做母亲的责任,如果小延死,她不会让他孤单的死的,或许,死后,她可以照顾好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吴念泪流满面的设计好了归航的经纬,屏幕发出警报的声音,她才发现,因为走的着急,梯子没有收回来。

    她按了键,梯子自动收回,轮船也启动了,开始了返航。

    她站在驾驶室的窗口看向那幢房子。

    顾凌擎没有出来,清冷的,好像那幢房子没有人居住一般,正如,他的心里已经没有了她。

    吴念静静的哭泣着,仰面,望向蓝天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命运,是否是注定的呢?

    注定了贫穷或富有,健康或病痛,幸福或悲哀。

    如果是注定的,为什么,她是这种命运,她从来就没有主动伤害过别人……

    吴念太难受了,蹲在了地上,身体蜷缩在了一起,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汪,汪,汪。”狗狗朝着她叫着。

    吴念坐在了地上,把狗狗抱在了怀里,流着眼泪说道:“顾凌擎,没有我,你以后一定会幸福的,你幸福就好,那就好。”
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