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恐怖灵异 > 顾少的独家挚爱

第415章 不准生气,也不准再离开!

    她当初取名字的时候没有想到这点,只是觉得小晴这个名字听起来很阳光。

    不过,她确实一直深爱着他。

    白雅微微扬起嘴角,手也轻轻的搭在他的腰上,“我们以后,都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会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去做饭,做好了喊你。”白雅轻柔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般会在书房,下午我们去拎结婚证。”顾凌擎沉声道。

    白雅的眸中闪动着波光。

    还记得上次结婚的时候,他们两个人都很开心,结婚的当天,周海兰就回来了,留给她的是痛苦,以至于,她的病情不可抑止的爆发了。

    如今,她精神类的疾病有效的控制了,但,还有些心有余悸,“你打算让你父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这看你,你想让他们知道就让他们知道,你不想让他们知道,我永远不让他们知道,即便有了孩子,也只是我们的孩子。”顾凌擎承诺道。

    白雅很感动,眼中迷蒙上薄薄的雾气。

    顾凌擎,总是以她为第一,她能感觉的出来,他对她真的很在乎。

    曾经,她是不想认祖归宗的,因为怕改变别人的人生轨迹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既然要和顾凌擎在一起了,孤儿的身份离他太远,即便他们有决心在一起,但是,这个不是两个人的事情,而是两个家庭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需要一个体面的身份,来使两个人之间的障碍变少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唐先生会不会是她的爷爷。

    她换过骨髓,正常情况下,骨髓和血液,以及免疫系统里的DNA发生改变,其他地方比如器官,肌肉里的DNA是不会变的,到时候,应该有仪器可以提取。

    对了,卵子里的DNA应该是没有改变的,到时候通过提前卵子就可以进行亲子鉴定了,如果可以,还能培育试管婴儿,那样,小延被救的机会也大。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顾凌擎看她入定了,问道。

    “顾凌擎,我在想,我受孕率低,我们可以通过试管婴儿的方式要孩子,一下子要好几个,那样小延也容易得救。”白雅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小新也是这种方式生下来的,他看起来也没有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人人都用这种方式获得孩子,那世界不是要乱套了。”

    白雅握住顾凌擎的手,“我们是救小延才逼不得已这么做的,再说,我们也在用自然的方法受孕,反正多几个孩子又不是养不起,对吧?”

    顾凌擎目光深邃的看着她,“小雅,答应我,不管发生什么事,都不会离开我了,也不许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白雅凝望着他的眼睛,有种预感,快要从脑子里蹦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延没病。”顾凌擎说道。

    白雅愣了愣,松开了顾凌擎的手,打量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脸上也有几分不自在,“我不那么做,你肯定会离开我远远的,或许,会永远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骗我的啊。”白雅明白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,他把小延放在国外不让她见。

    她顿时气恼,一拳打在顾凌擎肩膀上,“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?你还骗我,不让我照顾小延,顾凌擎,你这么做很过分。”

    顾凌擎握住她的拳头,放在手心中紧了紧,无奈的说道:“那你不过分吗?看到我装作看不到,即便在荒岛上碰见了,你想的是立马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准备一直让我生孩子?”

    “生孩子不是我的目的,不过,为了留住你,我是准备一直说孩子匹配不上的。”顾凌擎坦诚。

    白雅抽出自己的手,背过脸。

    顾凌擎在她的身后抱住她,“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,你不肯和我在一起,面对我的时候也有其他打算,还不准备告诉我,即便我生气,辱骂,没有分度的伤害,你都铁了心要离开。

    白雅,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还是青年,马上就要步入中年,人生短短数十载,我不想在浪费无谓的时间去追逐,我们好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白雅听着耳边他的声音,渐渐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相比顾凌擎,她做的错事更多,给人转身的余地,自己才有大路可走。

    她不生顾凌擎气,转过身,抱住了顾凌擎,头靠在他的胸口,“那能不能让小延回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延生病是假,但是别人投毒是真的,我担心我没有很多的时间好好照顾他,所以,把他送去国外,让他的养父养母去照顾,你要去看他,我可以带你去,但是等我安排好。而且,暂时最好不好,免得别人跟踪道。”

    “下毒?是周海兰吗?”白雅担心。

    顾凌擎摇头,“不是,我的人密切盯着周海兰,不是她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新?”白雅想到那么小的孩子救学会下毒,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是,他和周海兰我都有人盯着。”

    白雅担心了,“那会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查到了母亲那边的一个老佣人,但那个老佣人已经自杀了,我查了老佣人的家人,他们在三个月前都已经移民去了x国,我托我那边的朋友去查了,没有查到老用人的家人,我怀疑,他们可能换了身份消失在人海,更有可能是被杀人灭口了。”顾凌擎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那会是谁呢?为什么要害小延,小延还那么小,没有结仇什么人,如果要对付你,为什么又不冲着你来?”白雅觉得满脑子的疑团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不清楚,无法下手查,就像小延之前失踪一样,无从查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是怎么找到小延的呢?”白雅诧异。

    “那段时间我天天喝酒,胃出血去了医院,有人把小延送过来说是我的儿子,我做了亲子鉴定,我也让小延和你母亲做了亲子鉴定,确定是我们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那些人是怕你死了,才把小延送到你身边?”

    “我曾经也这么认为,但是,老首长已经死了,一切线索中断,所以,我怀疑要毒死小延的是另外一批人,至于动机,目的,为什么这个时候动手,一无所知,最安全的,就是我暂时把小延保护起来。”顾凌擎解释道。
Back to Top